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史詩級強文】李承鵬:記一段正能量科學幻想和終將告別的春天

作者:
李森科老師致力於人定勝天的物種改造,嫁接蘋果和柿子就能得到蘋果柿,嫁接西瓜和南瓜就能得到西南瓜。按照這個理論:土撥鼠和鱉結合,就會生出土鱉,沙皮狗和比目魚結合,就會生出著名的品種,沙比。

蘇聯有一個天才科學家叫李森科,堅信世界上分兩種科學:科學和無產階級科學。他否認了境外反動科學家孟德爾-摩爾根的基因遺傳說,發明了「獲得性遺傳理論」,這個意思就是:

如果持續進行外部物理干預,就會獲得你想要的遺傳結果。比如讓你爹天天練腹肌,即使你沒來得及遺傳,只要堅持下去,兒子也會遺傳腹肌,漸漸的兒子兩塊,孫子就是四塊,重孫子就是六塊,一代一代堅持不懈,你重重重孫子……剛一呱呱落地,好傢夥,兩排槓鈴齊嶄嶄地長在肚皮上。

李森科老師致力於人定勝天的物種改造,嫁接蘋果和柿子就能得到蘋果柿,嫁接西瓜南瓜就能得到西南瓜。按照這個理論:土撥鼠和鱉結合,就會生出土鱉,沙皮狗和比目魚結合,就會生出著名的品種,沙比。

大家知道,最後一個物種現在已蔚為大觀,像連岳一樣爬滿社交平台。

離題了。李森科畢業於一家農業學校,從未系統學習過遺傳學。他聽父親說霜凍的種子可以增產,就下令農民種植冷凍過的種子,雖然實踐證明這純屬扯淡,但他深受史達林喜愛,火箭般成了蘇聯科學院院士、列寧農業科學院院士、烏克蘭科學院院士並當上院長,被稱為蘇聯科學界「紅衣主教」。

有三百多位蘇聯科學家站出來指出「獲得性遺傳理論」的荒誕,但李森科老師只用輕輕一招就解決了這場科學爭論:把他們丫流放到西伯利亞去……有些諷刺他的報紙還沒上街頭報攤,就被李森科發現並把總編閃電般送到了西伯利亞。

這就是最早一批的閃送業務。

有一次他又在會議上宣揚「獲得性遺傳理論」,有個叫朗道的愣瓜站起來請教:「您的意思是,如果我們割掉每一代牛的耳朵,總有一天能培養出不長耳朵的牛?」李森科回答:「正是這樣」。朗道恍然大悟:「很好,既然如此,為啥每個女性生下來都有處女膜呢?」

「為啥每個女性生下來都有處女膜呢」……人們腦子嗡嗡想了幾秒鐘,對,和現在你一樣,爆發哄堂大笑。

當然,這是段子。李森科繼續推廣著「獲得性遺傳理論」,繼續流放反對他的科學家……直至蘇聯解體。

當科學遇上政治,就是楊志遇上牛二。

每當我看到「葉財德」這名字,就會條件反射聯想到某個順德電鍋廠或者福建紅木家俬的土老闆。這名字實在有畫面感,我甚至幻覺他一邊嘩嘩包漿著小葉紫檀手串一邊大談企業如何把握機遇縱深發展……對不起,是我膚淺了,「這個北漂青年前兩年還是豐臺區社區醫生,現在已經以國務院防控專家身份與上海市領導們平起平坐,出台硬隔離等政策,決定2500萬上海人生死……這故事太TA媽勵志了」,「有個脊椎病患者吃了多年藥都未好轉,痛苦難忍偶然來到小葉的診室,小葉只用三針就治好了他,從此小葉神奇的醫術就得到大家的認可」。這麼牛逼的情節只能從金庸小說那兒看得到,還必須是胡青牛這種頂尖高手。

據悉:北京奧運前夕博爾特被一輛大卡車撞飛,正面臨高位截肢痛不欲生的時候,葉醫聖飄然而至,只用了三針,博爾特忽然就站起身來撒丫子開跑,一路從牙買加跑到北京,交警攔都攔不住,最終他奪得奧運冠軍。

這幾天,上海正向病毒發起最後的偉大總攻,有包括而不限於吳、梁、葉這樣的科學家們,一定會創造奇蹟,你看:北蔡南新六村地上全是消毒片,大白們拎著桶到處撒,打開下水道蓋子直接往裡倒。人們上午還擔心汽車輪胎被腐蝕,晚上已無暇顧及輪胎們了,因為下水道冒出白煙,房間裡充滿刺鼻的味道,頭疼,喉嚨痛,刺眼睛,孩子們開始嘔吐,很多人出現症狀。九條命的貓咪都上樹了,洪荒以來的老鼠們都嚇得竄出來……

比起護士被活活憋死在自家醫院門口、小提琴手疼得從樓上跳下來、小孩因等待核酸被魚刺卡死、活著的老人被送去火葬場、死去的人因沒有核酸證明被拒拉殯儀館……撒幾粒消毒片其實已並不叫人悲傷,最多發出幾聲無恥的笑聲。

畢竟著名專家李稻葵說了:過去兩年防疫,已讓每個中國人增加了十天壽命。

把李稻葵關十年吧,可以增加五十天壽命。

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婊子,科學是任人解釋的……嫂子。

有居委會嫂子表示「不讓一隻陽性蒼蠅飛過去」,嫂子肯定把病毒當成性騷擾的廣場舞大爺了,堅守節烈就能消滅它。按說病毒不是生物而是蛋白質、離開宿主存活時間很短、奧密克戎致死率比流感低已是醫學常識,可網上卻那麼多人點讚嫂子並買一贈一再次聲討廖曉暉、張文宏繆曉輝這種50萬行走。

很奇怪,這個國家,私人看個腳氣都恨不得掛個頂流專家號,這麼重大公共防疫問題卻相信居委會嫂子。你說國人到底是惜命,還是草芥人命。

常有人感嘆:五四運動帶來了德先生卻沒帶來賽先生,是我們百年來的悲劇。這話流行很久,乍聽有理,可從洋務運動就開始注重西方科技和火器,「中體西用」不正是重西技而拒夷禮?看過文藝復興、工業革命就知道,賽先生的前提是德先生,沒有真正的德先生,一定沒有賽先生。卻一定會出現大量的李森科先生。

大白們破門對電腦衣物字畫粗暴消殺、百歲老人被拖走、兩歲小孩被隔離、為照顧癌症母親企圖居家隔離的男子被反剪著雙手押走……縱觀這兩個月的上海,看著看著就哭了,哭著哭著又笑了:他們為了儀式感,下令業主一起往下水道灌注二氧化氯,鐵管子就起化學反應了,嗤嗤冒著白煙啊,狗都熏暈了;還有一天,他們居然抬走了漸凍症患者,是的,漸凍症,這真是科學界偉大奇蹟。不少上海市民跑出來惡意普法和科普,可人民日報早就說過:企圖以「法治」來削弱黨的領導是痴心妄想。所有的科學問題也都是政治問題,企圖用「科學」反對正確指導就是白日做夢。

別以為領導不懂法律和科學,別以為史達林會真信李森科。史達林生在農奴家庭(後父親成為鞋匠),小鎮旁邊就是農田,赫魯雪夫生於貧農家庭,從小親眼看過種地。他倆要是相信冰凍的種子埋在地里小麥會增產,就該相信冰糖葫蘆埋土裡能長出更多的冰糖葫蘆。別誤會趙高真以為那是一隻鹿,他只是看你服不服。別以為太陽照耀畝產兩萬斤,老人家只是看誰更忠心。

老白說,「我們馬戲團馴獸只有三個步驟:一,減少食物供給,餓著它們;二,有因為飢餓鬧事的,關起它們,用高壓水槍沖它們;三,情緒穩定的,就適當獎勵它們。很快,就能得到一群聽話的它們。」老白半輩子跟野獸打交道,卻比我們都懂人性。

你看,在家裡封一個多月被允許放風的歷史學者蕭功秦,就寫了一篇文章大談《放風的喜悅》:「這種出奇的寧靜,倒還別有一番趣味,我拍了張街景作為留念,這是上海建城一百多年以來未遇的奇觀,解封之後就再也看不到了」,開始我以為他在反諷,後來發現特麼不是,他依依惜別後便嚴肅批評了對現狀不滿的極端思維者,把批評他的人比做殺人如麻的羅伯斯庇爾、波爾布特,並教育人們要樂觀,「我每天總是在高高的垃圾堆上,看到美麗的太陽升起,不懂苦難中的浪漫和瀟灑,也無法理解真正的人生。做一個樂天知命的人,超越左右極端」,蕭教授站在垃圾堆上教育別人要樂觀看太陽時,肯定沒有想起那些死去的人。

天吶,蕭教授從大學教授變成馬戲團的寵物,居然只花了第一個步驟,馴教授比馴獸還省人工,這真是馴獸史的一大奇蹟。

美中不足的是,蕭教授只是片面教育人民要樂觀,建設性明顯不足,為什麼不站在科學角度為防疫獻計獻策,我有一些正能量的科學暢想,如下:

一,鑑於排隊做核酸存在交叉感染風險,隨著惡意普法和科普,人群聚集亦有群體事件風除,且人工成本太大,擠壓了利潤空間。開發一款電動牙刷,每日刷牙自測核酸,即時上傳結果。該牙刷由官方指定渠道銷售,其它牙刷視為非法,此舉將大力創收。

二,鑑於存在少數不刷牙惡習者和牙掉光的老年人,第二步就將開發出全民電子假牙,植於每人嘴中24小時監測,如一遇陽,電子牙便自動咩咩蜂鳴並輔之以電流,屆時滿大街會出現面部肌肉痙攣咩咩怪叫的傢伙,請不要驚訝,我們只是用科技手段迫其羞愧難當痛疼難忍自動跑去方艙,且只有方艙有解除電流的密碼。對了,本產品付款分月費、季費、年費,為避免有人蓄意破壞產品,押一付三,並收取一定磨損費和漫遊費。

電子假牙尚不夠深入人體,核酸未必準確,第三期將開發出劃時代的經典產品:電子菊花栓。該產品具有檢測准、隱匿性強、採樣方便等諸多優點,也規避了肛拭的不雅畫面,一,具體方法:視個體差異塞進菊花5-8公分,24小時檢測24小時上傳。為避免個別人逃避安裝,即日起乘坐飛機高鐵大巴地鐵及各種消費只能憑此掃碼,屁股一撅,掃碼成功。不安裝者不得食,亦不得屎。鑑於人體排泄通道具有一定腐蝕性,設計之時就考慮到更換機制,分月拋型、季拋型、年拋型以及終生固定型,標配、升級配、豪華鑲鑽薰香配。該產品屬於自費,但四大銀行誠摯提供按揭,在房地產日益低迷之際,房貸讓位於肛貸,形成真正的肛性需求。

二,不要以為此發明就是終極目標,錯,最終我們會開發出一種晶片羊水,只要婦女一懷孕就注射該款羊水,奈米級晶片會進入胎兒正在生成的大腦、血液、肌肉,不僅具有百分之百的檢測效果,且可以促使其分娩後思想正確、表情陽光。未經批准,再餓也不會在陽台上敲盆子,更不會高唱《國際歌》,且伴其一生將自動生成各種加強針、超強針、極品超強針。其實疫苗概念已落伍,我們的理念是用晶片管理人性、改寫人性,最終超越人性。

按照李森科的理論,子子孫孫後,獲得性遺傳,寶寶一出生便露出胡錫進般的詭異微笑,問:粑粑,我要看新聞聯播。

慢慢的,我們就成了優質變種人。

回到現實……昨天,走在大街上,陽光刺眼,忽然想起有人說她幻覺路旁電線桿子是一根根做核酸的棉簽,不由得嗓子一緊,又心中一凜,聽保全大哥正大聲訓斥一個年輕人,「說你呢,往前走」「不是得保持兩米距離嗎」「哪兒特麼那麼多廢話,往前走,再走」。

人們低著頭默默排隊,茫然無措卻井然有序,他們已經習慣這樣沉默向前走,低頭看手機,統一而默契,他們只比1937年胸前戴著黃色六角星的人們多一部智慧型手機。

手機上正彈出新聞:嚴控非必要出境。

非必要不出戶,非必要不出小區,非必要不出國,非必要不出生……心頭竟生起藏密音樂,裊裊傳來《心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非必要不出生,非必要不出事,非必要不出工……」,足夠躺平。

可是你無法躺平,李稻葵說:為了保住產業鏈,應該讓工人們吃住在廠子裡,一邊生產一邊隔離。看,韭菜不夠用,專家恨不得韭菜不需要光合作用。

越來越多的人發現生活不再滋潤,越來越多的人叨念起「潤」。那句虛擬的「你吃了嗎」,漸漸被務實的「你潤了嗎」代替。老闆們見面也不再計算打了幾個小鳥球,而是小心翼翼算計:

「你現金流還能撐多久」

「下個月吧」

「那,把房子抵押了吧」

「其實……上個月已經抵押了」

「找你女朋友幫忙撐一段時間吧」

「她,已經走了」

《花樣年華》說:很多事總是不知不覺就來了。其實很多事也總是不知不覺就走了,你的錢甚至比你的女朋友還先離開你。

我的一個做外貿加工的朋友,疫情期間廠子遭遇大火,損失幾千萬。但不准上報保險公司這麼多損失,因為上了一定數額,當地官員要被追責……他只能自我承擔,一時欲哭無淚,一時間,望著那一把熊熊大火,不由得想起一件事:林沖火燒草料場。

林毅夫說:中國經濟遲早要超過美國兩倍。

如果還有《史記》,太史公還活著,當記下以下兩段對話,一段是訓誡李醫生:「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明白了嗎?!」「明白」

另一段是大白訓斥陰性年輕人的,說:「你要不配合,會影響你三代。」「我這是最後一代了,謝謝。」

兩段共48字的對話,寥寥地竟寫出了漫長的防疫史,從明白……到活明白。

有一個小小的消息,中國已經取掉明年主辦亞洲杯了。這並非一則足球新聞,不知你是否活明白。

陳寶成兄弟傳來幾頁書紙,上面是李慎之先生的回憶:「那是1949年,剛解放上海的時候,天氣挺暖和的,我們進了上海,秋毫無犯,甚至晚上我們大兵都是睡在大馬路上,一點都沒有打擾到市民的生活。那時候心中充滿理想,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一個全新的未來,就要開始了。你可知道,那一天早晨,在上海的馬路上醒來,看到陽光的一瞬間,對未來中國充滿希望的感覺嗎?」

那是1949年4月初,行將敗落的南京胡適打開機艙門,見竟無幾人,淚流滿面。

一瞬間,胡適明白,那是他終將告別的春天。

(全文完)2022年5月15日李承鵬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6/1749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