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一線採訪/上海招工更難武漢廠再現倒閉潮

中國歐洲商會主席伍德克日前警告,動輒封城對中國經濟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圖為2022年5月16日,上海歷經6周以上的封鎖。

中國多個城市封城或半封城造成的損傷,正在深入影響中國經濟各個層面。上海封城導致外地人大逃亡;武漢因為物流受阻,服裝廠面臨疫情以來二度倒閉潮;廣州動輒封路封區,曾經熱鬧的商業街商店緊閉,墮胎稀少。

歐盟商會主席:封城損害不可逆轉

今年3月中旬開始,Omicron病毒疫情波及中國28個省市,深圳、吉林、上海等中國多座城市先後採取封城或半封城手段。近日,中共官方公布的4月份中國主要經濟數據全線走弱,多項指標出現負成長。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周一(5月16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當局動輒封城的做法,會給中國經濟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害」,這種長期損害會「深入到中國經濟的脈絡」,將導致供應鏈逐漸搬離中國。

他提到,在封城痛苦的影響下,上海這樣一個有著310萬家企業和店鋪的城市裡,可能只有幾千家企業在運作,其它全都關門。與此同時,上海的車流量下降了80%以上,處於半封城狀態下的北京下降了30%。

他認為,更有意思的是,整個4月和5月都沒有被封的省份,比如廣東,車流量也下降了15%,顯示封城對供應鏈的連鎖反應、對經濟的影響是很嚴重的。清零所造成的危機感甚至超過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和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

外地人大逃亡上海招工更加困難

上海市政府宣稱全市已有16區達到社會面基本清零,遭到上海市民駁斥。18日,有上海網民說,「(官方)能不能就別要死面子了,每天發布一些假消息,只有在這座城市裡的人才知道,一切還是老樣子。」

另一位上海網民說,「新聞上工廠復工快遞恢復,大家可以解封出小區,一切生活都開始恢復了秩序,但實際上,大家還是關在家裡。」

上海市民王先生告訴大紀元,上海封城並未結束,當局所謂的清零都是假的,「它說零就零了,它還準備開慶功大會呢,已經在彩排了。」「外地朋友打電話給我說,解封了,你可以去玩了,我說現在小區都出不了,還去玩呢。」

「復工復產也是騙人的,只有幾個國營大廠可以復工了,做做樣子。」王先生說,「許多在上海打工的外地人在逃離上海,他們都說上海不是嚮往的地方,拿到通行證,就要回家鄉了。」

他認為,外地人離開,對上海的影響肯定很大,一些基礎工作沒人做,生產線上工人也不夠,「他們都走了,上海消費能力肯定是降下來了,也招不到工人。你廠怎麼開?私人老闆都開不了工。特斯拉的零配件廠(供應商)哪裡招人?」

王先生批評說,兩三年之間,中共先後把香港、上海經濟搞壞了,「不只外國人失望,外地人失望,連本地人都對上海感到失望。」

物流受阻武漢服裝廠停工倒閉

今年3月中旬開始,受各地封控措施的影響,服裝行業大規模停工停產,亦面臨20年來的行業寒冬。武漢周邊的服裝廠,也面臨停工。

武漢市民柳先生5月上旬告訴大紀元,武漢疫情好轉,已經解封,相關防控措施已經放鬆,每隔二天,做一次全民核酸,但是工商活動還恢復不了,工廠發不出薪水,只能遣散員工。

「武漢市將軍路一帶,前些時後封得很厲害的,封的基本上都是工廠,以服裝廠最多,(上個月)18號發工資,到現在都發不出來。」

柳先生說,「由於上海、杭州、東北也好多地方封了,貨發不出去;發出去的貨,款回不來;不回款,物流也退不了貨。好多服裝廠都停工停產,都沒有恢復生產,無能力恢復,都遣散了工人。」

柳先生5月18日告訴記者,武漢全市服裝廠大約有六七千家,主要做內銷,兩年前疫情封城期間,倒閉了數百家,一直還沒緩過勁來,這一回因疫情停產的廠商恢復生產的少,可能又要倒掉一批,但詳細的數字,政府也不會公布。

核酸檢測成了武漢市民的日常,不做核酸變灰碼。圖為2022年5月16日,武漢市某核酸檢測站。

廣州動輒封控商店門鋪生意蕭條

北上廣深四個中國的一線城市,從3月開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疫情影響,廣州和深圳影響相對較短,上海、北京受影響時間持續較長。

經營海外市場的中國跨境電商SHEIN,目標是吸引海外年輕消費族群。他經銷的衣服主要來自廣州的服裝製衣廠。一名供應商告訴大陸媒體,廣州可能有一半服裝廠都在做SHEIN,但是利潤被壓得太低,生意不好做,近期很多服裝廠倒閉了,「現在國內的服裝行業更難做」。

廣州市民朱先生告訴大紀元,現在的深圳和廣州兩座城市,和他2008年、2009年時的印象簡直不可同日而語,當時廣州非常的繁華,滿街都是人,深圳最重要的電子商品集散地「華強北」,那裡更是摩肩接踵、人擠人。

他提到,當局現在動輒封路封區,只要發現一例陽性患者,就把整個小區給封掉,即便繁華的商業區也是如此。越秀區商店街北京路、珠光市場上個月封了一次,5月初又封了一次,白雲區也前後封了一個月,最近剛剛解封。

「鬧市區、商業發達的地方,店鋪有的是一整排關掉,很可怕的,就算沒關門,那些店鋪也沒生意,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它用這種手段封控,搞得滿大街店面,有的就算開著,裡面已沒人,餐飲業前一段時間受影響最嚴重。」朱先生說。

5月16日,疫情封控措施下,廣州店鋪關門,商業蕭條。(受訪者提供)

5月16日,廣州原來熱鬧的老街,商店緊閉,墮胎稀少。(受訪者提供)

廣州越秀區北京路附近一間賓館告訴記者,該店因為疫情原因還沒正常營業,預計可能要到六月初才會營業。

北京路另一間賓館人員說,該店正常營業,沒有關,但是,就是沒什麼生意,「反正就是便宜一點開唄,天天要做核酸,常規化的核酸,進出都要24小時核酸,共產黨就是這樣嘛,搞得這麼緊張。」

5月16日廣州某核酸檢測點。受訪者說,百業蕭條,只有檢測行業最興旺。(受訪者提供)

朱先生說,現在當局推行常態化核酸檢測,如果不做,不讓上班,綠碼變成黃碼,「甚至把你隔離起來,什麼邪惡的手段都有,反正你儘量發揮想像力,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中共)做不出來的,什麼花樣、瘋狂的、奇葩的點子都有。」

「再折騰幾年,經濟全部會崩掉,很多人失業下崗,也有很多農民工都回家了,再加上如果因為制裁,和西方全面脫鉤,那國內真的會很麻煩。」朱先生說。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9/17505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