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俄高級將領罕見批評對烏戰爭 還是在國家電視台上

近日,俄羅斯退役高級軍官米哈伊爾·霍達雷諾克(Mikhail Khodarenok)在做客俄羅斯國家電視台一檔評論節目時,罕見地對俄軍事行動進行言辭激烈的批評。鑑於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特殊的宣傳地位和廣泛的受眾群體,有媒體認為,這次的播出」事故」可能是「經過授權的」,或是俄羅斯真正潰敗前當局給民眾的一劑預防針。雖知勝利依然遙遠,但在俄羅斯的精英階層,「主戰」仍是最有影響力的觀點。有專家指出,普京和「主戰派」的意見正相互裹挾著,掙扎向前。

俄高官罕見批評對烏戰爭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5月17日報導,前俄羅斯高級軍官霍達雷諾克在國家電視台上,發表了罕見的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軍事行動的批評,他警告說,情況會變得更糟。「我們不要喝『信息鎮定劑(information tranquilizers)』了,烏克蘭軍隊道德或心理崩潰的消息會不時流傳,就好像他們計程車氣面臨崩潰一樣。」退役的霍達雷諾克上校在俄羅斯「第一頻道」節目中說,「這一切都不接近現實。」

雖然節目主持人極力阻止霍達雷諾克按照自己的思路去評論,但這位退役上校還是不顧地指出,烏軍只要動員預備役就可以馬上武裝100萬人。「考慮到歐洲援助將全面生效,100萬烏克蘭武裝士兵可以參戰,我們需要看到近在眼前的現實,要在我們的行動和戰略計算中考慮到這一點,」他說,「更為可怕的是戰鬥意願,烏克蘭打算戰鬥到最後一人。」

霍達雷諾克也評論了俄羅斯被更廣泛孤立的問題。「現在軍事和政治方面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完全處於地緣政治孤立之中,」霍達雷諾克說,「全世界都在反對我們,即使我們不想承認這一點。」

他還敦促周圍的人「現實一點」。「沒有人會在烏克蘭帶著麵包、鹽和鮮花迎接俄羅斯軍隊,」霍達雷諾克說,「現實會給你沉重的一擊。」

統一輿論的裂縫

西方媒體評論稱,一直以來,俄羅斯民眾被灌輸著「俄羅斯擁有強大軍事實力」和「烏克蘭軍隊不堪一擊」的觀點,霍達雷諾克上校的言論標誌著普京在俄羅斯的政治宣傳撕開了一道裂縫。

一方面,通過電視台的宣傳,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俄羅斯人看到霍達雷諾克的評論。另一方面,鑑於俄羅斯國家電視台的特殊宣傳地位,BBC提出了另一種可能性,這是否為俄羅斯潰敗前普京給民眾打的一劑預防針?

根據英國國防部的情報評估,俄羅斯可能已損失在烏克蘭戰爭初期部署地面部隊的三分之一,並且俄軍在烏克蘭東部地區頓巴斯的攻勢「明顯落後於計劃」。「雖然俄方最初取得了小規模進展,但是上個月俄方未能在領土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同時還保持高水平的損耗。」英國國防部在社交媒體推特上表示,「俄羅斯現在可能已損失2月部署地面作戰部隊的三分之一。」

英國國防部還表示:「很多作戰力量無法迅速替換或重組,這很可能繼續阻礙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在目前情況下,俄羅斯不太可能在未來30天大幅加快推進速度。」

「主戰」仍是主流聲音

事實上,霍達雷諾克的呼告在俄羅斯精英階層中仍是少數聲音。自俄羅斯出兵烏克蘭以來,根據對待戰爭的不同態度,俄羅斯的精英階層被分為三類:「沉默派」「和平派」和「主戰派」,其中主張衝突升級的「主戰派」成為「音量」最高、最引人注目的一個群體。

俄羅斯資深內政評論員安德烈·佩爾采夫(Andrey Pertsev)在俄政論網站Riddle刊文對俄羅斯精英階層的三大派別進行了評析,他指出,呼籲結束戰爭的「和平派」毫無疑問是少數群體,他們的代表主要是在葉爾欽時期崛起的寡頭,包括阿布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傑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等。「沉默派」雖然在俄羅斯精英群體中占多數,他們的代表是大多數聯邦中央高級官員、國營企業和國家相關企業的負責人,「他們往往意識到戰爭的災難性經濟後果,但卻無法挺身而出」。

而「主戰派」的代表則是車臣共和國領導人卡德羅夫(Ramzan Kadyrov)、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俄羅斯航天局局長羅戈津(Dmitry Rogozin)、「統一俄羅斯」黨總委員會書記圖爾恰克(Andrey Turchak)和商人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等政治家,他們因位高權重,且符合普京政權的「極端鷹派立場」而享有廣泛的話語權。「卡德羅夫和圖爾恰克可以說都是主戰派的先鋒,他們毫不留情地攻擊主和派和沉默派的成員,演講也在俄羅斯社會煽動了反西方情緒,讓普京立場得到進一步的強化。」

安德烈·佩爾采夫認為,「主戰派」的態度是受利益驅使而形成的,並非為了民族國家。「主戰派的成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他們都在職業生涯中達到了天花板,渴望得到晉升或扭轉下滑的趨勢,」安德烈·佩爾采夫說,「所以與沉默派的成員不同,主戰派的代表積極追求自己的利益,因為他們沒有什麼可失去的。」

梅德韋傑夫,資料圖

主戰派成員之一、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就是這種模式的典範。2012年,他從總統變成總理。2020年,他又從總理變為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這是一個迄今尚未明確的職位。在2021年的國家杜馬選舉中,梅德韋傑夫也未能獲得議長的位置,這一嘗試被普京本人阻止。「現在,與戰前的情況相比,這位安全會議副主席正順風而行,可能再次成為總統的寵兒,成為普京可能留給俄羅斯的那種鷹派。」安德烈·佩爾采夫說。

有專家指出,衝突升級是好戰的政客們手中的工具,他們已經把普京逼到了絕境:只要俄羅斯人支持戰爭或對戰爭漠不關心,總統就不能表現出任何軟弱。如果主戰派提高賭注,普京也必須提高賭注。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周末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1/1751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