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美的老員工的帖子:年輕人的苦日子剛剛開始

「時代的洪流中,我們總會在某一刻,忽然意識到命運的不可抗拒;正如我們懼怕黑暗,但夜晚還是會如期到

這是一個網際網路上的悲情故事。

5月21日在美的集團董事長方洪波和一位剛剛被優化了的老員工在內部論壇上隔空對話。

已經流傳了多日的美的大規模裁員信息,經此已經實錘。此前傳說的數字高達50%,被方洪波斥為「無中生有」。

雖然方洪波和美的官方都並沒有披露具體的數字,但從如此嚴肅的對話和其後媒體披露的細節來看,肯定不會是輕描淡寫。

老員工的帖子裡寫道:

「挺突然的,一下子就接到了被優化的通知。……這些年最對不起的就是家庭,尤其是父母和老婆。」

76歲的父親癌症,在疫情期間,由75歲的老母陪著排隊看病,其間的艱辛,不論可知。2009年孩子出生,出差在外,老婆獨自去醫院生產。

「第二感覺對不起自己的身體。」

2019年做實驗受傷,為了趕工加班沒有治癒,於是落下了後遺症。

「現在想想,還是太善良。房要供,娃要養,打碎牙齒和血嘗。」

最後他留下了一首詩:

世人皆贊春花好,春光也曾綠葉妝。世人都夸後浪新,轉眼後浪成前浪。

▲方洪波的回覆(圖/網絡)

方洪波回覆說:

「認真看了,有些傷感,同時也深感慚愧。」

「時代的洪流中,我們總會在某一刻,忽然意識到命運的不可抗拒;正如我們懼怕黑暗,但夜晚還是會如期到來。」

他解釋在2020年的疫情之後,公司一直堅持,但現在卻面臨了更大的壓力和衝擊,不得不做出艱難的選擇。

他也留下了一句感性的話:

「借用很多年前張愛玲的一句話,『像不會再有明天一樣努力,像明天一定會來一樣夢想。」

這場對話的悲情之處在於,它像是一次你死我活的愛情:我們之間彼此愛戀,卻竭力在摧毀對方。

是什麼讓他們走到如此地步?

(一)

在隨後《21世紀商業評論》的報導中,一位美的內部員工,給了美的裁員更加詳細的信息。現在已經是第二輪(裁員),第三輪將在6月,裁掉1/3的人很正常。

「沒有絕對安全的部門,比例不一樣而已。」以後每個月都有,後續可能還有4、5輪。

據說,在2021年底,方洪波為首的管理層,就已經做出了「未來三年是寒冬」的預測。所以美的核心,是恢復盈利。

因此,這次美的裁員,按照官方的說法,是裁撤掉了非核心業務,而只留下了核心的業務。

然而這篇報導很有些溢美方洪波的意味在裡面。它的意思是說,十年前,方洪波進入美的時候,就曾經大刀闊斧地重組美的,砍掉了許多冗餘的項目,一路帶領美的,創造了今天的營收超越3000億的豐功偉績。而這次,方洪波依舊雄心勃勃,通過裁員和優化,依然能夠超越三年寒冬的經濟周期。

但是這篇文章作者和方洪波大概都忘了,10年前,中國是世界經濟體系中的重要一環,供應鏈結構如日中天的時候,疫情尚未發生,封城從未聽聞,中國製造蒸蒸日上,國民手上的可支配收入正在沖向頂端。

方洪波還沒有真正吃過虧,他顯然並沒有歷經滄桑的俞敏洪那樣明達世事。

在和清華大學心理學系主任彭凱平的對話中,俞敏洪說道:

「現在城市的孩子,如果失業了或者找不到工作,他們立刻連房子都沒了,因為很多人沒有房子,租房子住。即使回到家鄉,可能在家鄉也沒什麼資源的。」

俞敏洪自己大概沒有那麼大的憂慮。據說到2月份他的帳面上還有44億美元。但是5月中旬的時候,他要求管理幹部迅速節流,「否則撐不了多久,新東方可能就完蛋了。」

可是關鍵問題是他開不了源。已經拋頭露臉的直播,場均營收都不到20萬。

(二)

不管俞敏洪自己前程如何,似乎他對於年輕人的擔憂,還有一定的道理。

就業和失業的形勢,似乎空前地嚴峻。有許多調查和數據,都一再說明了這個問題。

2022屆大學畢業生的數量高達空前的1076萬,而迄今為止的簽約率,男生只有22%,女生只有10%。四月份的數據更加嚇人,16-24歲的年輕人失業率高達18.2%,是有記錄以來最高。

圖/財新數據

但是這些中老年人的擔憂在年輕人看來,簡直就是杞人憂天;俞敏洪所說的退路更加像是一場毫無意義的玩笑。

事實上,年輕人對於職業的認知,已經超越了以上所有企業家和曾經的職場成功者最狂野的樂觀。

華東政法大學和復旦大學聯合所做的一個長達5年之久的社會調查,針對大學生就業觀,從2015年到2020年進行了觀察。

試舉大學畢業生的一些職場觀吧。在選擇工作的標準前四項,發展空間、收入、能力提升和個人興趣優先。追求物質財富的積累和實現財富自由的願望更加強烈。所以,他們對於工資預期在過去五年裡有了大幅提升,首份工作的月收入期望在8000以上的,從11.8%,上升到了33.9%。

那麼他們將如何實現這一目標呢?體制內。

理想就業方向的體制內偏好。選擇公務員、事業單位和國企的比例到達了42.9%,將近一半了。網際網路+民企,不過區區13.1%。

這個調查還有一個結論:工作的目的是為了家國責任和個人理想。

有機構調查說,2019年Z時代的人均可分配收入就已經達到了3501元,而同期全國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561元。

也就是說,年輕一代人手上的現金,比他們的父母還多。這些錢從哪裡來?

一方面我們看到的,是獨身子女時代父母傾其所有的供養;另一方面,他們完全大喇喇地告訴我們:網際網路、大廠、遊戲,等等這些平台已經足夠供他們養活自己了。

這印證了一個江湖傳說:靈活就業人數超過了2億人。

(三)

但是不知道大家都聽到了網際網路大廠的風聲鶴唳沒有?

從2022年年初就已經開始,在3月和4月開始逐漸推高的裁員大浪,風口浪尖上的,全是這些網際網路大廠。

美團的裁員從原本的優選事業部,已經蔓延到了到家、到店、搭計程車、團好貨、企平、美團平台等幾乎全線所有工種。

字節跳動創新業務線一整條消失;快手不僅涉及電商,連算法、商業化、遊戲等核心業務線都開始優化……京東、滴滴、愛奇藝、B站、喜馬拉雅、有贊、微盟,凡是你聽說過的大大小小的網際網路公司,全部中招。

所有的大廠小廠都在斷臂求生。

一種是斷臂,價值滑滑梯。在納斯達克上,中概股全面腰斬,甚至跌去90%,100多家企業的所有市值,都趕不上蘋果一家,然後大多數公司都被列入了預退市名單。

另外一種是求生,就是裁員,試圖通過收縮業務線減少支出,來獲得生存空間。

有人指責說,這些網際網路大廠其實是通過裁員,來提高利潤率。這就搞笑了。許多正在裁撤的業務線本來就是屬於擴張型的,現在經濟形勢緊張,裁掉虧錢的部分,以求能夠擴大核心業務的利潤率,這有錯嗎?難道要整個公司都處在虧損狀態,才是正常的?

大廠都撐不住了,背後其實有更多的小廠,早就不行了。

▲5月,空蕩蕩的南京路(圖/網絡)

微信公號「獸樓處」前兩天發了一個稿子《他們都沒做錯什麼》,說的就是在這場大潮中中小企業的困境,許多都已經倒閉了。但是他們都沒做錯什麼,只是因為時代的大潮。這篇文章起源於知乎上一篇瀏覽量近千萬的帖子:《請問今年真的有很多私營企業破產,很多人失業嗎?》

其中有600多個回答。在這些回答里,從珠三角到長三角到東北,一些中小型的民營企業家在告訴一個事實,我們倒閉了,我們撐不下去了。一個60多人的企業,變成了初創時劉關張三人的狀態;一個曾經年收入過億的外貿企業,老闆每天的工作,都是研究疫情新聞。

網際網路大廠不是傳說中的聚寶盆,你往裡面丟一個金元寶,不需要任何加工就能夠往外湧出更多金元寶。它們需要許多消費者真金白銀往裡面填錢:需要廣告商投廣告,需要玩家儲值,需要消費者購買。

中小業主沒有收入,工人沒有了工作。社會資本在不斷流失,社會工作崗位在不斷消失。錢都不是大風吹來的,消費者手上的可支配收入減少了,網際網路的營收之道自然也會幹涸。

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市場原理。

但是年輕人不懂,他們以為網際網路平台會源源不斷發錢給他們。

(四)

到最後,只有那些經歷了世事滄桑的中年人知道輕重。

《經濟觀察報》寫下了《疫情下失業的中年人》。他們在脈脈的失業樹洞中看見了600位失業者,其中有營運、程式設計師和財務人員。

他們尋找了三位特別的失業者,一位劇團解散了四次的演員,最後當了外賣老哥;一位在服裝廠和地磚加工廠工作的農民工,再也沒有了固定工作;一位曾經叱吒泰國的導遊,當了網約車司機。

智聯招聘去年的數據,35-50歲的中年人求職同比增長了45%,而職位只增長了5%。

有些東西丟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了。而今年呢?

2022年第一季度,上海新車銷量為14.58萬輛。4月份為0。

到最後,都會幻化成美的裁員對話:我覺得對不起,你覺得很慚愧。我再也無力負擔家庭深覺對不起;你因為斷臂求生愧對千萬無助的員工深感慚愧。

至於那些樂呵呵地看著資本家、剝削的大廠和沒有大局觀念的中小企業紛紛坍塌的年輕人,大約也沒有什麼能阻擋他們荷爾蒙衝動所帶來的樂觀主義精神。

但是有一點我還是和俞敏洪有共同的看法:他們連退路都沒有。

至於我們,我們起碼看見過風景。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連清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5/1752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