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不結婚和嫁錯人,哪一個更可怕?」過來人坦白,意料之外

作者:
好的伴侶,一生都在彼此療愈。

知乎上看到一個話題:

「不結婚和嫁錯人,哪一個更可怕?」

網友們紛紛留言,說出了自己的親身經歷。

和想像中不同的是,不結婚好像沒有預想中的那麼瀟灑,而後悔嫁錯人的人,又羨慕那些圍城外的人。

其實,婚姻並沒有那麼可怕,關鍵是要遇到對的人。

曾經要一個人去解決的問題,現在可以兩個人一起面對;

曾經只能獨自體會的快樂,如今可以和另一半一起分享。

對於婚姻,越來越多的人都不願意將就。

前段時間發布的《中國人口普查年鑑2020》,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

2020年,中國人平均初婚年齡漲到了28.67歲。

而在2010年,中國人平均初婚年齡是24.89歲。

10年的時間裡,中國平均初婚年齡推後了近4歲。

有人說,現在的年輕人何止晚婚,有的甚至都不願意結婚了。

讓人忍不住發問:「這屆年輕人究竟怎麼了?」

其實,許多年輕人口中的「我目前不決定結婚」,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是「在我還沒弄明白之前,我不會輕易結婚」。

那些嘴上說著「智者不入愛河」的年輕人,其實遠比我們想像中更清醒、更篤定。

當代年輕人婚姻觀:

不輕易結婚,不隨便離婚

網上有人曾問過一個問題:年輕人不結婚是不負責任嗎?

下面有個回答直戳人心:

與其說年輕人不負責任,不如說他們太想負責了。

我身邊有很多年輕人對婚姻都有自己的看法,他們不會輕易將就,更不是為了結婚而結婚。

比起老一輩結婚看重門當戶對,他們更看重三觀和精神上的共鳴。

之前有一項針對90後的調查:你認為婚姻中什麼最重要?

調查結果讓人意外,三觀遠遠超越了性格外表、經濟條件、學歷水平,穩居第一。

綜藝《90婚介所》,是一檔面向年輕人的交友節目。

節目裡一共設置了四個房間,分別是:過去、未來、興趣與價值觀。

這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價值觀房」。

年輕人會用聊天的方式,來確認對方究竟是不是那個「對的人」。

比如,他們會討論「在你心中誰更重要」的問題:

「如果你男朋友說不喜歡貓,你會為了他放棄養貓嗎?」

還有關於孩子的生養問題:

「婚後到底要不要孩子?什麼時候要?生了誰帶?」

年輕人之所以這么小心翼翼,就是怕行差踏錯,耽誤了自己和對方,也辜負了婚姻。

如果草率進入婚姻,婚前那些模糊不清的問題,婚後都有可能成為讓婚姻分崩離析的炸彈。

結婚從來都不是一件小事,而是深思熟慮後的選擇。

巴菲特說過:

「你人生最重要的決定,是跟什麼人結婚。在選擇伴侶上,如果你錯了,將讓你損失很多。而且,損失不僅僅是金錢上的。」

選擇什麼樣的人結婚,等於選擇了一種什麼樣的生活方式。

同樣,婚姻也是需要經營的,它需要兩個人以成熟的心智、理性的頭腦、赤誠的真心一起守護,年復一年。

對婚姻有全面、充分的認知,才是對自己、對婚姻更好地負責。

不願結婚的孩子背後

都站著不相愛的父母

如果留心觀察生活,你會發現:

離婚似乎成了一件很普遍的事情,但其實,和年輕一輩相比,上一輩的人往往不輕易離婚。

因此有人感慨:

「上一輩的人什麼東西壞了都會想要修,現在則是什麼壞了都想著換。」

難道老一輩的愛情比年輕人更堅定、更動人嗎?

或許只是因為老一輩在面對缺點時更懂得「容忍」。

作家畢淑敏說過:

「婚姻是需要忍耐的,長久的持續的充滿定力的忍耐。

「忍耐一個任性的姑娘成長為幹練的妻子,忍耐一個辦事不牢的小伙子成為堅如磐石的漢子,忍耐孩子在啼哭和不斷摔跤中長大。

「忍耐彼此的白髮和倦怠,忍耐性格的摩擦和裂變,忍耐孤獨與風寒。」

很多過來人都會說,婚姻拼到最後就是一個「忍」字,但這並不意味著婚姻需要無底線的包容。

微博上曾有個討論:你從父母的婚姻中學到了什麼?

點讚最高的回答引用了電影《春潮》中的一句台詞:

「不想嫁爸爸那樣的男人,不想做媽媽那樣的女人,不想生自己這樣的孩子。」

心理學家阿德勒認為,孩子對親密關係的模式,很大程度上都是來源於父母。

如果父母的關係很糟糕,孩子對親密關係就會生出牴觸心理,沒有自信可以去經營好一段關係。

前幾天,和朋友們聚餐時談論起關於「催婚」的話題。

很多人都被家裡人催得「頭大」,尤其是朋友曉敏已過30,但至今也沒談過戀愛。

面對父母的強勢催婚,她很無奈地說:

「我對婚姻有種很深的恐懼感。

「我爸出軌,我媽經常和他吵架。他們還會在我面前講對方的壞話,甚至有時候會逼我站隊,要我一起幫著罵。

「可就算這樣,我媽還說是為了我,才不去離婚。大學畢業以後,他們還要催我結婚。

「婚姻的意義,有人用了一輩子還沒理清,卻還想讓下一輩『重蹈覆轍』。

「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相濡以沫的愛情,但我不相信自己能遇到。」

愛與被愛原本是人世間最美好的事,可沒有見過愛的孩子,對愛會有本能的恐懼。

而那些在愛的浸潤中長大的孩子,會懂得如何去愛自己,也懂得如何去愛別人。

楊絳在《我們的錢瑗》中記錄過這樣一件事。

有一次她和錢鍾書帶女兒去飯店吃飯,女兒看到鄰桌的一對父母在吵架,很感慨地說:

「我一直覺得父母恩愛的小孩很幸運,因為她見過好的感情是什麼樣的,從而擁有了對健康的愛的敏銳嗅覺,然後就知道怎麼往正確的方向跑。

「所以我特別感激爸爸媽媽,因為你們相親相愛、琴瑟和鳴,所以我覺得自己是個幸運的孩子。」

相愛的父母,才能養出對愛有底氣、有嚮往的孩子。

那些在父母相愛氛圍中教育出的孩子,也會用愛來回饋生活。

好的伴侶,一生都在彼此療愈

前段時間,看了一個關於「幸福」的演講。

演講者是哈佛大學醫學院的教授,他們花了76年跟蹤研究724個人,發現幸福的人生最終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即良好的人際關係,讓我們更快樂、更健康;那些50歲時對自己的親密關係最滿意的人,80歲時最健康。

羅永浩曾在接受採訪時提到自己的婚姻生活:

「我有很多中年婚姻不太好的朋友,他們真的完全沒有排解渠道,就只能抓著朋友喝酒。但我很清楚,抓著朋友喝酒解決不了回家以後的孤獨,回去到天亮還是睜著眼睛。

「我不一樣,我到家我有老婆。

「只要聞著她身上的味,比如頭髮上的味,我就幾乎感覺到我在吸入一個治療性的藥劑,就好像『吸貓』一樣。」

人生難闖,婚姻不易,但好的伴侶,可以彼此療愈。

《人世間》中,鄭娟和周秉昆就是如此。

兩人初見之時,是鄭娟最落魄的時候。

未婚夫死了、母親年紀大了,家裡還有一個失明的弟弟,而自己因為被強暴,未婚先孕。

在她最無助的時候,是周秉昆伸手抓住了她,將她從泥濘中拽了出來。

後來,周秉昆攤上了事兒,是鄭娟挺身而出,為周秉昆撐起了一個家。

他們不僅在患難時不離不棄,也能在日常的相處中體會到對方微妙的心思。

劇中有這樣一個細節。

當周父帶著一大家子走親訪友地拜年時,一臉驕傲地強調了大兒子和女兒都是北大學生。

身為家裡最小的兒子,周秉昆聽到這句話一臉落寞。

其他人都沒有留意,只有鄭娟立刻覺察到了他心裡不是滋味,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給予他無聲的支持。

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說過:

「婚姻回應了一種普世的恐懼:一個孤獨的人大聲呼喊,卻發現沒有任何人在那兒。

「它給予了人們一個有關陪伴、理解和安全感的希望:會有一個人關心你。」

這可能就是婚姻最大的意義。

或許很多人經歷過不完美的原生家庭,或許我們也時常感到孤立無援。

生活雖然沒有那麼多驚喜,但和相愛的人在一起,便能治癒所有的落寞和憂傷,給予彼此關愛和力量。

正如周國平所說:

「一切終將黯淡,唯有被愛的目光鍍過金的日子,會在歲月的深谷里永遠閃著光芒。」

祝願我們都能遇到對的人,有個溫暖的家。

從此山河遠闊,人間煙火,無一不是你。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16/1776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