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中共的和尚方丈的官員朋友圈

—方丈的官員朋友圈

作者:

還有一次去找他,就是因為拍電影《棲霞寺1937》。那時候他在仙林大學城做管委會副主任,聽說他們仙林大學城是單獨核算,我就想看他們能不能捐助一點錢。後來也沒捐成,他做事非常謹慎。他說以政府名義出資不妥,我來給你想辦法找個企業家贊助,後來找了個房地產老闆,贊助了二十萬。

南方周末:後來他做了秦淮區區長後,你們還見面嗎?

釋傳真:見過幾次,每一次都感覺他很累的樣子,一個細節是,他的眼睛乾澀,經常點眼藥水,估計總熬夜

馮亞軍做了秦淮區區長之後,很想推動大報恩寺在原址重建,但我一直在努力想把大報恩寺重建到牛首山。他跟我說,傳真法師你為什麼不幫助我搞大報恩寺呢?你為什麼不讓在原址重建呢?我對他說,我們倆是朋友,我們不帶有任何的政治觀點和利益觀點,因為大報恩寺做好了,也不一定是我去做方丈,我是從整體佛教著想。

到後來我對他說,你不能把大報恩寺看成是秦淮區的,即使你把它爭到秦淮區了,說不定哪天就把你調走了,作為老朋友我希望你高升,反過來說,我覺得在這方面你沒有必要去糾結。在這件事上我們有爭論,但他從來也沒有反感過我。他說,傳真法師,這個事情我們暫時就不談論了,從他內心裡他還不想接受。

我能理解,當官的人考慮的是現實利益,如果能在一年之內把大報恩寺建起來,能帶動周圍的商業開發等等,馬上他的政績上來了,有可能他會更快地提拔走。馮亞軍這個人低調、平實、謹慎,他後來在河西新城犯了錯誤,我認為恐怕就犯了「聽話的錯誤」。

南方周末:你身為方外之人,更能夠看到官場和人性的複雜一面?

釋傳真:對,記得當年的市委書記王武龍,落馬前曾來寺里參觀,我給他講佛家的因果報應一說,王武龍臉色突然一沉,身邊一位隨行者立即打斷我,但沉默片刻,王武龍說,讓法師繼續講。我就接著說,人如果做了壞事,能不能消業障?我講了有幾個方法,像你們有權在位的,可以在政策上、在經濟上去做一些善事。他說我想給廟裡做個善事能不能算,我說可以,你看棲霞寺千佛岩在「文化大革命」時遭到了很大的破壞,是不是可以推動一下重修?他問要多少錢,我說專家預算過估計要1800萬。他說1800萬太多了,我一個人做不了主。我問他,你能做得了多少主?他說給300萬行嗎?300萬我可以批。後來他讓我找他秘書傅成領了300萬。

「平安落地才是阿彌陀佛」

南方周末:經常有官員到你這裡來,你跟他們聊什麼?

釋傳真:我常常跟來聊天的官員說,做官啊,第一有文化沒文化要學會聽話;第二,得過且過太陽出來暖和;第三,有一些矛盾就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佛教講有人的地方就有煩惱,就有欲望,對不對?官場的欲望可不少,人與人的衝突也不少。

南方周末:你這三句話,官員能聽得進去?

釋傳真:這些年,經常有各路官員來我這,聊聊天,開解一下,現在叫心理諮詢,對吧?做官來說確實有問政的這種情況在裡面,怎麼來做官?怎麼來做人?怎麼來處理上下級的關係?很多官員根本就沒有正經的休息天,手機24小時開著,隨時叫你隨時到,這是做官最痛苦的一點。

南方周末:這些官員私下裡面,比如說要結婚、生孩子之類,想取個良辰吉日,也會來跟你請教嗎?

釋傳真:也有,比如一位副市長的女兒結婚什麼的,選日子還是叫我給他選的。

我對一些官員說,過去講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現在改革開放,做一天和尚要學會睡一天覺。做領導的也是,我認為不會睡覺的領導不是好領導。那個鐘也不能隨便去撞,為什麼?你去撞了,別人可能會說你是逞能。

南方周末:怎麼理解?

釋傳真:就像楊衛澤,很多人說他拿報恩寺重建來做他的政績、來逞能,對吧?所以鍾也不能隨便撞,我們佛教的鐘是有規矩的,有快有慢、有緊有松。太急了,不是好事。

多年前,一位高官老夫妻倆來找我,男的對當時系統內的改革很多不理解,在猶豫要不要找領導交交心。我就勸他,你不要去談,你已經六十多歲,眼下最該講究平平安安退休,平安落地才是阿彌陀佛。後來他說「法師,阿彌陀佛」。回頭想想馮亞軍,就是太要強,最後沒能平平安安落地。

南方周末:類似的勸說還有嗎?

釋傳真:還有一次,某部門的一把手找我說,他的一位副手,因為在夜總會嫖娼,被警方臨檢時抓了,讓他去派出所領人。他很猶豫,一來覺得此時丟人,二來是,那個被抓的副手,是個小人,一直與他不和,平日裡常打他小報告。他問我,師父你看這個怎麼處理?我說,你要抱著治病救人的心態,你單位先花個幾千塊錢把他帶出來。帶出來他心裡就有數了,他的把柄在你手裡,他出去之後永遠會聽你話;第二個,你稍微地放點小風出去,讓大家知道他曾被抓的事兒,如果他在哪個地方再講你壞話,你的人緣就來了。

南方周末:你在和這些官員打交道的時候,一般有什麼樣技巧,或者是一些尺度?

釋傳真:我跟當官的打交道,我會保持我自己出家人的人格尊嚴,就是說佛教講我們有人格、有僧格。我並不去拍你的馬屁或者去討好。我很早就開始創立了一個「一桌兩制」,同一桌飯,你吃葷、我吃素,因為跟領導打交道,如果全部吃素他們接受不了。

有的領導願意來找我開解還是好事,不是壞事,人都有迷糊的時候,對不對?我認為你完全可以這樣寫,真的有的官員私下裡去找大德高僧去問政、去開解,反而是好事,使他在迷知當中能夠找到一個更好的智慧去解決社會問題、解決人生問題、解決政府的管理問題。能到廟裡來,他是有敬畏感的,還是可救藥的幹部。

我認為不要跟三種人過不去,第一,不要跟和尚過不去,和尚是方外之人,化緣為生;第二,不要跟三歲小孩過不去,三歲小孩天真幼稚、童真,不要因為一句話講得不好就過不去;第三個,不要跟要飯的過不去,要飯的是社會的最底層。

好的領導,一定要有一種積極的態度,特別是做了一把手,要警惕顛倒妄想、忘乎所以。再大的官,畢竟也是人,需要聽到各方面的意見,才能獲得客觀的對事物的把握。官員很多時候也有無奈,需要排解。我認為目前需要建立一個良性的、道德的信仰機制,樹立人們的信仰觀念,這樣我們這個國家才能長久自然地向前發展,經濟不能代表一切。

釋傳真和楊衛澤。(南京市佛教協會網站/圖)高官另一面

南方周末:像跟這些重要領導人見面的時候,包括座談,你會有什麼顧忌嗎?或者有什麼準備?

釋傳真:我們出家人是方外之人,講過頭了一句話,或者少了一句話,我認為也是無關緊要的,人的智慧都是有限的。

我這個人很多時候說話不注意,接待大領導的時候也一樣,這讓陪同的人很緊張。有一次,我接待一位國家領導人,我說像您這樣的大官應該從上面多抓幾個貪官。他問我,師父你知道「自律」這個詞是從哪兒來的嗎?我說我不知道。其實我也是裝糊塗。這位領導說,傳真法師,「自律」這個詞還是來自佛教。從這個往下,我們就談了貪污腐化、因果報應的問題,談了很多,超過了預定的參觀時間。

(有刪節)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23/1779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