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濠仲:第一個美國「弱化」契機被俄國拿去 中國在等第二個

作者:
普丁看似以「反北約東擴」鎖定烏克蘭,但到了2014年普丁併吞克里米亞,就又再把烏克蘭問題套上「基輔為俄羅斯國家的發源地和前身」,以及開始加大力度傳銷「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不僅是兄弟般的民族,還是單一的、團結的民族,也是同一文明的一部分」。至此,不只烏克蘭,包括西方國家也才恍然大悟,「反對北約擴張」雖是俄羅斯覬覦烏克蘭的可見因素,「普丁的歷史敘事」,才是烏克蘭危機的真正核心所在。

即倘若今天美國因為中國不開心,裴洛西就取消了台灣行,對台灣來說,那其實反而是更危險的。(美聯社)

重新釐清俄羅斯終究入侵烏克蘭的原因,或可借為觀察美國現在怎麼看待中國,以及是否對什麼樣的情境才是在鼓勵中國武力犯台,已加入不同評估。

就俄羅斯而言,促使其「非拿下烏克蘭不可」的理由之一是「反對北約擴張」。早在2007年,普丁就曾藉由慕尼黑安全會議,對由美國和北約在歐洲主導的「單極世界」表達強烈不滿,尤其反對再有東歐國家加入北約。隔年,俄羅斯就以入侵喬治亞「實踐」它對北約的警告,並因此遏制了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計劃。

但縱使阻攔了烏克蘭加入北約,俄羅斯卻也沒有打算放過烏克蘭,因為就算烏克蘭沒加入北約,沒有挹注北約東擴,沒有協助強化美國在歐洲主導的「單極世界」,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也有「歷史問題」要解決。

於是,普丁看似以「反北約東擴」鎖定烏克蘭,但到了2014年普丁併吞克里米亞,就又再把烏克蘭問題套上「基輔為俄羅斯國家的發源地和前身」,以及開始加大力度傳銷「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不僅是兄弟般的民族,還是單一的、團結的民族,也是同一文明的一部分」。至此,不只烏克蘭,包括西方國家也才恍然大悟,「反對北約擴張」雖是俄羅斯覬覦烏克蘭的可見因素,「普丁的歷史敘事」,才是烏克蘭危機的真正核心所在。果不其然,入侵克里米亞後,在烏克蘭加入北約尚無明顯進展下,普丁就已開始調兵遣將部署烏東。

但俄羅斯何必從2014年「拖到」2022年才正式攻打烏克蘭?道理就在「非拿下烏克蘭不可」是普丁的心理狀態,但也必須有外在環境配合,於是在多個條件看似同時發生下,才鼓舞了普丁放手一搏。

這些條件包括:歐洲方面,前有英國脫歐,後有東歐國家波蘭和匈牙利都和歐盟出現爭端,加上川普執政期間和歐洲盟友多有不睦,以及在歐洲極具影響力的梅克爾下台等等,歐洲愈是亂糟糟,就愈自顧不暇,俄羅斯自我發揮的空間就愈大。加上歐洲各國軍費開支和平時作戰準備都大幅減弱,再變相為普丁創造進攻烏克蘭的有利條件。更何況普丁自2014年入侵克里米亞,在遭逢美、歐等國經濟制裁的同時,即已持續在國防、糧食和其他關鍵環節採取進口替代政策,且直接對歐洲基礎設施、能源提高投資。也就是說,它早已為下一步入侵烏克蘭可能受到的經濟制裁做了很多準備。

美國方面,則應該是讓普丁嗅到了「最好機會」。諸如美國內政陷入混亂,前有2020大選的全國騷動和疫情重創經濟,後有拜登施政不順,許多內政議程都躊躇不前,且民調持續下滑,對外則是自阿富汗倉皇撤軍,尤其在許多世局劇變之下,美國都不再如過去一樣,足以發揮決定性的作用。如此一來,普丁似乎遇到了美國「最虛弱的時刻」,對他來說,若成功拿下烏克蘭,或許還能一舉推翻美國在歐洲長期以來的軍事主導地位。

進而,先是「反北約東擴」,接著是要實踐「俄烏同源一家」,最後就又晉級到要「重挫美國」,因為前兩項因素都不足以達成普丁「重返俄羅斯榮光」的願望,只有能徹底壓制美國,俄羅斯才有真正再起的可能。此外,2024年也是普丁的另一任期關卡,像俄羅斯這樣的國家,普丁若沒有在那之前把自己的國內威望拉回到入侵克里米亞時的水準(超過80%的民意支持度),其實是會讓他這樣的獨裁者感到非常不安(入侵烏克蘭前,普丁民意支持一度跌到六成),打下烏克蘭,同時讓美國難堪,即使因此付出國內經濟衰退的代價,對普丁的繼續執政仍是穩賺不賠。

俄羅斯終究入侵烏克蘭,美國和歐洲不能說沒有得到教訓,無論「北約威脅論」,還是「烏克蘭是俄羅斯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都只是「會不會有戰爭」的次要問題,想要打仗,何患無辭,但唯有美國在國際上浮現出弱象,才會促成獨裁國家無所顧忌發動戰爭。戰爭會被誘發,甚少是基於什麼「強烈動機」,真正要打,看的都是「機會」。對中俄這兩個國家來說,「美國的存在」就足以鼓動他們發動戰爭,但只有美國出現「軟弱」跡象,才是他們發動戰爭的「機會」。

從俄羅斯看中國,從普丁看一樣欲求終身執政的習近平,獨裁者的心理有些其實是頗為一致的。即倘若今天美國因為中國不開心,裴洛西就取消了台灣行,參照烏克蘭戰爭何以被開啟的前車之鑑,對台灣來說,那其實反而是更危險的。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09/1787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