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遭受最殘忍的「Λ」型地錨迫害 李希望被迫弓腰在地上 腿一點卻動不了…

—天津濱海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 鐵窗血淚(5)「地錨」

在天津濱海監獄遭受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李希望(已被迫害致死)、周向陽、滑連有。(明慧網/大紀元

天津法輪功學員李希良於2021年11月再次被非法關押到天津濱海監獄。他弟弟李希望在此監獄被用酷刑「地錨」殘忍地奪走了生命。李希良曾給中共天津政法、司法部門寫申訴信——《我幸運地醒來了而弟弟卻沒有》。

2021年11月,李希良被關在十監區一分區的隔離室——長3米、寬1.2米的「小號」里一個多月。他根本吃不飽,中餐兩個饅頭,早晚餐各一個饅頭,菜是白水煮幾片菜葉,有時沒有鹽。

2021年12月19日,他被調到十監區二分區,即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嚴管區」。在第十天的晚上,他在廁所里摔了一跤,被送到醫院裡打點滴,他的嘔吐物中有暗紅色的東西,在監獄醫院裡被隔離了15天後又回到監獄。

在這期間,有犯人說李希良快不行了。後來有十監區二分監區的犯人說,煉法輪功的又死了一個。目前還無法了解詳情。

本篇揭露天津濱海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地錨」酷刑的罪行。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所有的關押場所都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尤其是監獄。天津海濱監獄更是如此,實施罰站、坐小凳、毆打、高壓電棍電擊、獨居地錨、澆涼水、野蠻灌食、謾罵、體罰、關禁閉、強制勞動等種種迫害,其中以「獨居地錨」最為殘忍。

濱海監獄的監區一進門有一個單獨的三層樓,在一層樓建有「獨居」(也稱「小號」),為專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所用。「獨居」是在禁閉室的大房間裡隔斷出好多小房間,一長排。每個「獨居」長3米、寬1米、高約1.6米,沒有窗戶、陰暗潮濕、密不透光。在那裡,法輪功學員遭到「地錨」的折磨。

據不完全統計,二十年(截至2019年)來超過150人次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朱文華、李希望等在監獄被迫害致死,吳殿中、任東生等被迫害致殘、致瘋,任東生最終離世。

天津市濱海監獄原名為港北監獄,2011年更名為天津市濱海監獄。

李希望被用「地錨」折磨死

天津法輪功學員李希望。(明慧網)

李希望生前是位個體業主,心胸寬廣、忠厚,樂於助人,2001年被非法判刑8年,被劫持到港北監獄。

監區長張仕林曾指使人把李希望的雙手銬在柱子上,人趴在地上,兩腳戴最重的腳鐐,一腳高一腳低地半空綁在兩個柱子上整整28天。該監獄在1990年前是男子勞教隊,從那時起用這種刑法至今,沒有人能熬過五六天的。獄警見對李希望無用,之後把他關進禁閉室的「獨居」一年多,吃喝拉撒睡都在裡面。

李希望出獄後一年多再次被非法判刑,2011年7月又被關進港北監獄。為讓李希望轉化(放棄信仰),獄警楊波把他的手反銬上,銬上「地錨」迫害,持續了39天,最後致使他暈倒。獄警用涼水澆他,用銀針扎他,他也不醒,把他抬回監室,他一直處於癱瘓狀態。獄警楊波還稱:「這回殘疾了,看他還怎麼煉法輪功?」。監獄還不讓他家人去探望。

李希望的手腳腕上已血肉模糊,鮮血淋漓。

遭受地錨酷刑的人,兩隻被手銬在一隻腳踝下的地環上,手腳緊鎖;另一隻腳被緊緊銬在另一個地環上。雙腿之間的角度達到130度,令受刑人雙腿撕裂般疼痛。

中共酷刑示意圖:「地錨」。(明慧網)

李希望身體稍微恢復一點後,就被戴上48斤重的手銬腳鐐。為了抵制迫害,他開始絕食。

監區長張仕林又與下屬合夥行惡,對李希望進行最殘忍的「Λ」型地錨迫害。獄警用鐵板製成的管桶,將李希望的兩條腿至臀部像樁子一樣直立固定在地上,兩腿不能彎曲,再用手銬將他的兩隻手銬在地上。李希望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點卻動不了,被獄警「錨」了十多個小時,到7月29日半夜零點,李希望離開了人世。

當時,他被關進天津濱海監獄才十天,時年49歲。

李希望離世後,監獄極力隱瞞真相,假裝把他送進醫院搶救,醫院裡的一個犯人護理說,李希望當時他臉青紫,圓瞪雙眼。監獄欺騙李希望家人說他死於「心力衰竭」。認識李希望的人都知道,李希望生前身體非常強壯,從未得過心臟病

周向陽被「地錨」錨了97天

周向陽(明慧網)

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49歲,北方交通大學畢業,後獲得投資經濟學位,還考取全國首批造價工程師職業資格,成為當時全國僅有的60位造價工程師之一。

周向陽於2003年5月被綁架後非法判刑9年,被劫持到天津港北監獄;2015年3月2日,再次被綁架,遭非法判刑7年,又被關進濱海監獄,2022年3月1日出獄。兩次陷冤獄,他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

2012年4月,周向陽第一次出獄後,曝光了監獄對他實施的「地錨」酷刑迫害。

2005年他被推進了「獨居」,他被強迫躺在一塊長2米、高20至30厘米厚的木板上。因室內寬度才1米,他的雙手不可能伸直,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手被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著腳鐐,被鎖在地上。

周向陽頭頂上的板凳上坐一個包夾犯人,他的手稍微移動,包夾就用腳踩著他的胳膊。同時,一個犯人控制他的腰部,另一個控制他的腳,不准他動。他每天24小時保持這樣的姿勢,只能睡三個小時,其餘的時間一閉眼就被打罵。他的胳膊、腿、腰疼痛難忍,且持續地疼。他說,「這種痛苦遠遠超過高壓電棍電擊造成的傷害」。

同時周向陽還被犯人侮辱、拳打腳踢;有時犯人把厚書往他小便上砸;有的犯人把他使勁拽起,使他腰部疼痛難忍,失聲大叫。如果獄警宋學森、張世林在室外沒聽到他的慘叫聲,就會給犯人施壓,「還想不想減刑了?不想干就回工區幹活去。」

在周向陽絕食絕水七天的情況下,獄警們仍不停止對他進行折磨。當他從「地錨」上下來的時候,他所躺的木板上留下一個清晰的人形。

除了「地錨」迫害,他還遭受掐乳頭至流水、掐生殖器、用手扣肛門、拔眼毛、掐指甲蓋、擠肋骨胸骨、撬牙、灌尿等酷刑折磨。他的生殖器被掐至流膿,紅腫變形。樓道里經常聽到他痛得大喊的聲音。犯人們告訴他,這是大隊長叫他們幹的。

滑連有:我「幸運」地活著出來了

滑連有(明慧網)

除了「地錨」酷刑外,濱海監獄如同中共其它監獄一樣,使用各種殘忍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天津法輪功學員滑連有出獄後寫下了他在獄中遭受酷刑的痛苦經歷。

滑連有有是周圍人公認的好人,但兩次被冤判入獄,累計冤判刑期12年。2014年1月28日,他在絕食反迫害617天後,被濱海監獄獄警用擔架抬回家。2016年4月14日,他再次被劫持到濱海監獄,遭種種酷刑迫害,於2019年4月23日第二次回到家中。

2016年4月14日上午,他被送進濱海監獄,不僅被犯人拳打腳踢,還遭「熬鷹」(不讓睡覺)酷刑,陷入昏迷狀態,被送進監獄系統里的新生醫院。

在監獄裡,他的手腳還被犯人用布條24小時捆綁在床上,犯人常隔著外用接尿器用力掐捏他已經潰爛的陰部。他的腳趾三年沒剪趾甲,被包夾踩得腫脹劇痛,腳趾變形,呈黑紫色。

在他絕食抗議期間,給他灌的食物中經常被加入大量的鹽、肥皂、石膏粉、髒物、藥物等異物;有時還灌很燙的食物,燙得他的食道、胃灼熱,令他痛苦不堪。

給他灌食的鼻胃管被固定在其嘴唇上,前額上,繞幾圈,就如同勒上「緊箍咒」一樣。包夾犯人說,「你已成了試驗品」「能活著出去就是奇蹟」。

在濱海監獄裡許多法輪功學員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例如:

法輪功學員吳殿忠被4個犯人包夾,罰坐小凳子。有一次,一個包夾踩住他的腳用力把他的頭往下按,這時候他的後背發出「喀」的一聲響,他頓時感到渾身無力,上身失去了知覺。他的脊椎壓縮性骨折,自此生活不能自理。

法輪功學員朱文華,被4個犯人劫持到五監區二分監區的儲物室里,從下午一直到晚上遭到持續7個小時用刑,被活活折磨致死。

法輪功學員任東生被關在「小號」里,數次遭受「地錨」的迫害。犯人還用鞋踩住他的腳趾使勁碾,直到把他的腳趾甲被碾掉。犯人給他戴手銬、腳鐐,故意把飯放在地上,他要想吃飯、喝水就得用嘴叼,被迫用手抓著吃。當他母親接他出獄回家時,任東生已變瘋,在經歷數年瘋癲生活的折磨後離開了人世。

……

(案例源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815/1789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