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稱把戒尺還給老師 暴力教育引憂慮

近期,《新任教育部部長突然發聲:必須把戒尺還給老師!》的文章在網絡流傳,引發網友熱議。專家認為,中共並不是真的在恢復傳統文化,不過是為了強化教育領域強權,是一種暴力教育。

圖為2020年5月6日,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第六中學一名高年級學生戴著口罩在教室里休息。

近期,《新任教育部部長突然發聲:必須把戒尺還給老師!》的文章在網絡流傳,引發網友熱議。專家認為,中共並不是真的在恢復傳統文化,不過是為了強化教育領域強權,是一種暴力教育。

文章稱,今天99%的老師是不敢打學生的。與其等待孩子將來被社會敲打得頭破血流,不如從小教孩子有所敬畏,敬畏生命,敬畏尊長,敬畏規則。

記者查詢發現,此文最早出現在今年2月,濱州市教育局網站。而早在2018年、2019年,中共黨媒新華網就發文宣傳「把戒尺還給老師」,倡導教師的「懲戒權」。

對此,有網友表示,計生負作用之一是產生了大面積的獨生子女。家裡的寶貝,誰敢碰!也有網友表示,不贊同把戒尺還給老師。「教育孩子就必須需要戒尺?需要打罵?訓誡尺度如何把握,訓誡方法的多樣,打罵應該是下下下策。」

一位自述有班主任經歷的教師網友表示,他主張與孩子溝通、講道理,遇事一起面對解決,共同承擔,共同進步!「見過太多在父母打罵聲中成長起來的孩子,往往青春期更易叛逆,小時候沒有能力反抗,青春期變本加厲,或者蠻不講理,或者不願意與父母溝通!」

一名大陸的中學老師告訴記者,現在的孩子考學壓力大,個別學生叛逆,心理狀況有點問題,會做出極端的舉動。學校也出過一些事,所以有些老師就不敢放手去管。現在家長都有維權意識,有嚴厲的老師讓學生站在教室外面,學校里就不允許。

「倒不是成風不敢管,學習、紀律該管的還是得管。各個學校學生素質差別也大,有的學生養成不好習慣的,老師更難管;學習基礎差的,知識上也不好教。」她說。

呂女士曾經在大陸某小學執教多年,她認為讓老師拿起戒尺是對的,只是一種懲戒,讓他記住對與錯。現在孩子好壞不分,不好管了,應該採取點什麼措施。師者,傳道授業解惑,首先是傳道,教他做人,知道對錯。

呂女士當時班上有近40個男孩,幾乎都挨過她的打。但她也愛孩子,有的孩子父母離異沒人管的,她領回家20多個,帶著一幫一幫的孩子包餃子。學生現在長到三四十歲,還記得在老師家吃過餃子。

她說,「小孩子十幾歲對老師是有依賴的,你打重了有的學生也是恨老師,但是一般來講你為他好他還是知道的。」

「現在也不敢打了,都是獨生子女了。我那時候是90年代,到2000年教育部規定嚴禁體罰。有不負責的老師樂壞了,教育部不讓管,他就放羊。負責任的老師還是會管嚴一點,也不敢真打。有個老師用教鞭懟了一下孩子,父母告到教育局,老師差點下崗,從一線調到後勤了。

「能打孩子的時候,說實話也是(因為)家長不管。現在都獨生子女,家長都護犢子,你給打壞了要你命。孩子還是應該管,弄得老師不敢管了,最後害的是孩子。」

專家:中共的教育是洗腦的工具

2021年3月1日起,《中小學教育懲戒規則(試行)》施行,明確確有必要的可實施教育懲戒。根據懲戒規則,對不服從、擾亂秩序、行為失范、具有危險性、侵犯他人權益及其他違反校規校紀的行為,可實施教育懲戒。

懲戒包括批評、訓導、訓誡、停課休學等,「一節課堂教學時間內的教室內站立」乃至「安排專門的課程或者教育場所,由社會工作者或者其他專業人員進行心理輔導、行為干預。」

懲戒規定禁止以擊打、刺扎等方式直接造成身體痛苦的體罰。

實際上,大陸學校不時傳出虐童、老師打學生的視頻和消息。中共此舉引發教育人士憂慮,「老師有這個德行運用好戒尺來規範孩子嗎?若拿來用於打擊、報復那些自由思想的孩子,那就更糟了。」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借五四運動反抗權威,破壞傳統文化,文革的時候更是把知識分子踩在腳底下,鼓勵學生鬥老師,那中共現在所謂把戒尺還給教師,它是要強化中共暴力極權文化下的一種教育,或者說是暴力教育。它並不是真正的是恢復傳統。

李元華認為,中共的教育是失敗的。最主要的原因,它是一個洗腦工具,從小要洗腦,對中共暴政絕對服從。中共說讓教師重新拿起戒尺,其實是把中共那種暴政思維去移植到教育領域。

他指出,中共並不是從做人、從教孩子講道德、健康成長這個角度去教育孩子,而是要讓孩子服從於專制暴政,或者去給孩子灌輸一些不符合世界普世價值的一些觀念。

比如,那種戰狼思維,不知道對他國的友善,也不知道對他人的友善,而且中共把鬥爭哲學從小灌輸給孩子,還有無神論,這應該說是對孩子的一個最大的戕害。

「如果你是灌輸的是錯誤的東西,或者說你教給孩子的是不正當的東西。或者說你不能一視同仁,那賦予教師這種權利是不行的。」他說,「因為中共的教育本來就是強制性的了。你一邊洗腦,一邊還要讓他服從於這種強制的命令,不管對與錯,那麼完全是違背人性的。」

他表示,傳統意義上的撲教是出於對教育的嚴肅性的認識。現在重提戒尺教育,可能是看到了長期以來獨生子女那種溺愛,教師屈服於權貴,孩子不能管。或者說孩子家長一味地去賄賂教師,這麼一種扭曲的現象。

「那這種扭曲的現象如果不從根兒上去治理,光把戒尺給教師,我想教師一定會選擇性『執法』,他也看誰家的孩子可以打,誰家的孩子不可以打。比如說把教育部長上級的孩子交給教育部長,教育部長也未必敢打啊。」李元華說。

他指出,如果真正恢復傳統當然是好了。「中共本來就是迫害傳統的,它是懼怕傳統文化的,所以它才去搞反右、文革呀等等直接迫害中國傳統文化的政治運動。這種所謂的把戒尺還給教師,等於是強化中共在教育領域裡面那種強權,或者說因為網絡時代相對來講它覺得對人的管控失效了,那麼它希望用更嚴厲的方法去管理人。」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15/1803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