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百年皇帝夢 最大復辟狂

作者:

1908年,慈禧太后老死,光緒皇帝駕崩,乳臭未乾的愛新覺羅•溥儀登基,這是滿清王朝和中國封建社會的最後一位皇帝。今夕2008,屈指一算,正好一百年了。小皇帝抱上龍椅嚇得尿流。雖「宣」告天下,正「統」繼權,年號宣統,好不威風,遺老遺少磕頭如搗蒜;然僅過三年,世襲家天下就真的被「掀桶」了——皇室衣缽掀了個底兒朝天!公元1911年10月10日,農曆辛亥年間,在孫中山「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理想感召下,武昌首義,應者如雲,革命浪潮勢不可擋,迅速席捲全國。受西方民主薰陶、懷共和理想的國父中山先生,領導中國人民經過多次武裝起義的挫折,無數先烈拋頭顱、灑熱血,其中有不少愛國華僑,他們為國為民的無私付出,奠定了革命勝利的基礎,才使武昌起義一舉成功。理論上講,中國97年沒有皇帝了。面對黎元洪篡權、袁世凱竊國、軍閥混戰、陳炯民叛亂等複雜局面,國父力挽狂瀾於既倒,繼續進行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終於建立、捍衛了偉大的中華民國。接班人蔣介石先生1927年北伐成功後,神州天際露出共和曙光。無論時間過去多久,國父和先總統彪炳千秋的光輝業績,將永遠載入華夏史冊,是後來者的指導,是前進者的路標。

一百年來,做著皇帝夢的大有人在:張勳復辟,「辮子軍」不堪一擊;袁世凱稱帝,83天短命;日寇扶植宣統當滿洲兒皇帝,二戰後成了俘虜。史料上看,好像沒有一個復辟成功的。但從實質分析,有一個擅「陽謀」巧劫掠的人成功了,此人便是毛澤東。換言之,毛澤東盜取了辛亥革命及八年抗戰的勝利果實,閹割了共和制度的精髓,用充滿血腥的「無產階級專政」開路,以虛偽的「新民主主義」偷換「三民主義」內核。先期,還混進過國民黨任職,除台灣省外,毛澤東讓封建帝制在大陸捲土重來。不是筆者譁眾取寵,請看毛政權和封建帝王的雷同之處,即可知掛社會主義招牌以共產主義理想誘惑百姓的共產黨,確實是在翻新販賣封建主義陳貨。所以,筆者稱毛澤東為吾國百年來最大的復辟狂,是言之有據的,並非空穴來風。可怕之處還在於,幽靈仍在中國大陸或明或暗地四處遊蕩,又不時沉渣泛起……本文目的就是溫故知新,批判毛澤東,警醒眾國民,懲戒21世紀復辟皇帝夢的封建衛道士。

從中央集權的封建統治開始,視天下為己有,謂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毛澤東武裝建政後,也把鮮血浸泡的960萬平方公里土地視為己有,從首都到邊陲,從中央到地方,各階層、各黨派、機關團體、學校醫院、各行各業,都有一個黨員當頭,大權獨攬,別人休管。什麼民族自治、地方特色、宗教信仰,一律不認,全由共產黨一手遮天。儲安平抱怨了一句「黨天下」,立刻打入另冊,永世不得翻身。農民賣命奪權不久,就被合作化收去了剛到手的土地。全世界只有中國還在憲法中明確規定土地國有,實際就是黨有。包括城鄉房屋下面的地基亦不例外,所以,才有諸多強拆悲劇,造成不少群體性事件,警民互為寇讎,富錦農民收回上級霸占自己土地按戶分配,就是抗暴信號。

皇帝是「真龍天子」,高踞廟堂之上,專供臣民朝拜,放個屁都香。毛澤東是「北斗星、紅太陽,照遍山崗和海洋」,把民間「白馬調」篡改為個人崇拜頌歌,1970年中國第一顆衛星上天不去搞科研,讓「東方紅」翱翔宇宙的目的,就是傳誦「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啟眼看文革時期的天安門廣場上,「紅海洋」何其「壯觀」,高呼「萬歲」專搞打砸搶!歷史上,哪個皇帝能一次接見幾百萬、調動億兆黎民為之癲狂?「早請示、晚匯報」等於早朝聖、晚頒旨,勝過宗教儀式;唱頌歌、讀「語錄」,山呼萬歲、萬歲、萬壽無疆!請罪等於廷杖,下鄉無異流放,把百姓生死置諸度外,將「毛思想」的殺人鴆酒包裝成玉液瓊漿。可憐莘莘學子糊裡糊塗當了毛澤東打倒政敵的急先鋒,等到迷途羔羊甦醒時,早已虛擲了一生中最寶貴的時光。如此下作,只有流氓皇帝想得出來,毛澤東就是流氓加皇帝、皇帝加流氓。

歷史上有過文字獄,毛澤東卻嫌太少!南宋大文豪蘇軾一生沉浮,多為詩詞肇禍,其中以「烏台詩案」為最;知識分子吟誦「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抒情,竟然掉了腦袋。毛澤東呢?發現了「小說反黨」玄機,常以反黨為口實,恣意殺害知識分子,一點不比皇帝差勁。延安被殺的王實味,無非批評高層腐敗;把民主革命時期的好朋友胡風收監,並牽連大批青年才俊,無非是胡風用日記對文藝工作表達己見;反右就是預設陷阱了,所謂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的戰術,運用得滾瓜爛熟,鑄成百萬知識分子的千古奇冤,至今未得補償。文化大革命亦發端於文字獄,從揭露《三家村夜話》、《海瑞罷官》、《清宮秘史》等藉口開始……陸續揪出一個又一個政敵,徹底打倒,踏上一隻腳,乃至肉體消滅,包括法定享有豁免權的國家主席劉少奇。後來運動失控,毛語錄雖然是金科玉律,卻又各取所需,紅衛兵和造反派同室操戈,打家劫舍殺人放火,隨意搗毀文物古蹟,中國陷入十年浩劫,錯過了全球知識爆炸、經濟騰飛的黃金時代。在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中,言必稱毛著,事事背語錄,杜絕古今中外除馬列外的一切著述,批判除毛詩外的一切文學遺產,八個樣版戲對八億人催眠八年……日前,現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稱文革為十年內亂,比過去定性更直截了當;但書記講話上網不久被刪除,說明還有極左勢力對著幹,要徹底摒棄毛澤東還有不小阻力。

假如被毛澤東推翻的「舊社會」也興文字獄的話,早在學生時代就叫囂「糞土當年萬戶侯」的潤之同學,早該身首異處了。也怪蔣公手軟,讓毛得以售奸,中國倒退了幾十年。

大凡皇帝身後都有諡號,毛澤東沒咽氣就有了,這便是文革中喊得震天響的「四個偉大」。偉大不偉大不能自封,要讓事實說話:共產主義本是空想烏托邦,毛澤東「實用主義」按需曲解馬列著述,片面強調武裝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國際歌」的歌詞都翻譯得不準確;其理論根據莫若魔術師變戲法,時而東、時而西,臉不紅、筋不脹,手法勝過川劇變臉,麵皮比故宮城垣還厚。這算什麼偉大導師?違反自然規律大躍進,砍伐森林全民煉鋼,讓糧食爛在地里,卻推出「天災」說辭,餓死國人幾千萬;朕即法律,迷戀人治,冤魂遍野,民不聊生,人大、政協、民委、工會、宗教……都是聾子的耳朵,成了擺設,算什麼偉大領袖?打日本游而不擊,坐山觀虎鬥,本已陷入絕境的流寇借屍還魂後;一俟羽翼漸豐,發動內戰,裹脅窮人自相殘殺,最先使用人肉炸彈,圍城餓死近二十萬長春百姓;侵朝戰爭讓收編的國民黨部隊打頭陣,清除異己,一箭雙鵰,大搞人海戰術,計有百萬「志願軍」死亡、高出對手十四倍;空喊多年的「一定要解放台灣」自覺沒趣,降調誘和,算什麼偉大統帥?跟「帝修反」較勁,和聯合國打仗,張牙舞爪輸出革命,逆世界潮流而動,孤立得只剩「金家父子」和歐洲「一盞燈」,泱泱大國長期徘徊於國際大家庭之外,差點被開除球籍,算什麼偉大舵手?可笑的是,而今外人不怎麼吹捧毛澤東了,就在年前毛澤東生日時,他那傻子兒下的崽——軍銜校官、學位博士的呆子孫兒毛新宇,自己上陣來吹,說什麼毛岸英駕駛坦克攻克柏林……大約明年12月毛酋過生時,就該說你們毛家子弟扔原子彈迫使日本投降了。

凡獨裁者,偏好殺功臣,漢代的韓信宋朝岳飛、明末袁崇煥……都無好下場。原因很簡單,功臣是皇帝登上寶座的開路先鋒,也是帝王家天下的基石,如果動搖,家天下很難保持穩定。毛澤東呢?戕害功臣比歷代皇帝有過之無不及,自井岡山始、終其一生。王佐和袁文才首先在贛西羅宵山脈占山為王,1927年毛煽動秋收起義的隊伍被政府軍打散後,爬上井岡山借房子躲雨;但在與南昌起義的紅軍隊伍會合後,為了清除異己,找藉口殺掉王袁二人,自己成了山大王。1934-35年,第五次反圍剿徹底失敗後,江西瑞金紅色割據的政權土崩瓦解,敗軍之師被迫長征逃竄,盡往少有人煙的山溝溝鑽,哪裡是什麼北上抗日?一路損兵折將,狼狽潰退到四川時,只剩疲憊之師一兩萬人了,是張國燾在紅四方面軍基地殺豬宰羊、送武器、贈給養,才挽救了垂死掙扎的江西紅軍,毛卻反污槍多、人多、資格老(也是1921年建黨12人之一)的張國燾要「另立中央」,逼張就範。不得已,張國燾最後流亡到海外。長徵結束,毛澤東好不容易在延安落腳,旋即製造矛盾,挑撥離間,出演「捉放曹」先啟用劉志丹,在掌握了各路紅軍帥印後,又派劉志丹去背水一戰送死。通過一系列暗算,終於實現喧賓奪主的狼子野心。由於窮鄉僻壤的陝北麇集了大批毛共分子,缺衣少食,日子難熬,靠種鴉片脫貧,還好意思唱「花籃的花兒香」——那是害人的罌粟花呀!前蘇聯解密檔案,對毛共販賣鴉片的具體數字精確到幾斤幾兩。也是天賜機緣,斯時日寇擴大侵略我國的全面戰爭,全國抗戰呼聲日甚,共產黨乘機煽動「反蔣抗日」,計誘張學良兵諫,才在不毛之地得到喘息,讓危如累卵的毛共絕處逢生。毛澤東驚魂甫定,再搞陰謀,為擠垮共產國際派來的「正統」黨領導,悄悄給王明下毒,使其長期臥床不起,最終也被迫交出了權杖。

毛澤東詭計多端、蛇蠍心腸,史達林相形見絀,殺人魔王也說毛逼人太甚、太過分了。上下幾千年,三皇五帝到如今,巍巍中華數百個皇帝中,哪一個有毛澤東狠毒?哪一個有毛澤東缺德?集宮廷政變之大成者,聚天下罪孽於一身者,熔天下權謀於一爐者,非毛莫屬也!

篡政建國後,先整東北王高崗饒漱石,再罷開國元勛彭德懷。1966年發動文革,首打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繼批王力、關鋒、戚本禹、再罷楊成武、余立金、傅崇碧。走馬燈似陣前換將,卻始終讓老婆擔綱,目的是樹立毛的絕對權威。在扳倒能力和威信漸漲壓倒「紅太陽」的劉少奇時,林彪當急先鋒;可在完成對毛的造神運動後,將接班資格寫進「黨章」,這也算是林彪的「陽謀」了;毛澤東卻藉口林彪想當國家主席,違拗聖旨,再用「甩石頭、摻沙子」等特務手段反過來迫害文革「功臣」,遍訪各大軍區抓槍桿子,逼上梁山的林彪父子被迫孤注一擲,失敗出逃,摔死在蒙古溫都爾汗。幾十年來,經過反覆清洗,共產黨內奪權有功的軍政負責人幾乎無一倖免,毛澤東誅滅功臣的恐怖手段,超過歷朝歷代「清君側」的廣度和深度。

天意難違,毛行將就木,抓一個榆木疙瘩當接班人,倒是沒人覬覦龍座了,可是,王洪文卻是個扶不起來的阿鬥;「駕崩」前夕,只能將「玉璽」交給華國峰。還說:「你辦事,我放心!」殊不知死後不足一月,毛澤東屍骨未寒,看似「老實巴交」的華國峰就在元老派操縱下一舉翻天,毛的老婆被判死緩,自己客觀上已是反革命親屬,應該載上帽子的「領袖」。

毛澤東早在東躲西藏造反初期,竟置恩師女兒結髮妻子楊開慧母子於不顧,有閒心把賀子珍搞上手,長征一路生了一路,基本是在擔架上完成長征。《毛著》情不自禁說「長征是播種機」,對他自己而言,這話真的恰當!賀子珍還沒甩脫,又違背組織決定將上海灘三流影星弄上床,賀子珍一氣成疾,被送蘇聯療養,其實是讓老色鬼放開手腳「大干快上」。淫棍是個土包子,只知道紅燒肉解饞,偏要去嘗鮮女作家和洋妞,多次被「正房」捉姦,淫夫蕩婦沒少在窯洞裡幹仗。建政後,中南海北戴河、滴水洞,四處設行宮,汪東興拉皮條,文工團供「資源」……尤其不可理喻的是,只許毛酋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在全國範圍大搞禁欲主義。黨員夫妻黨來配,出身不好棒打鴛鴦!百姓結婚要開證明,未婚同居就是流氓,不判刑也勞教。如果按同一標準量刑,毛澤東應該第一個終身勞改——不!應該槍決。

歷史上,溥儀投靠日本做滿洲國兒皇帝,汪精衛當漢奸叫南京政府,他們賣國求榮,實屬可恨,都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但還沒見過毛澤東那樣無恥的兒皇帝,自己當主席的國中國竟然直呼洋名,把中國名字都賣了,瑞金不是有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麼!難道江西省是蘇聯國土,韶山沖山旮旯蹦出來的胚子,莫非是你「洋爸爸」播種?臨死不說見祖宗,要去見大鬍子洋爸爸馬克思。兒皇帝汪精衛、溥儀遇見毛澤東,小巫見大巫,也會自嘆弗如了。

綜上所述,毛澤東是吾國近百年來最大的封建帝制復辟狂,罪證確鑿,絕非危言聳聽啊!

來源:《黃花崗》2007年第4期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黃花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28/1808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