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正在發生的中國中產階級消亡史 海底撈的現況

—海底撈的現況 是正在發生的中國中產階級消亡史

海底撈離我剛下的這個電梯有近乎一整個商場對角線的距離……也就是說,海底撈的拉客,已經要從這麼遙遠的地方開始了。吃海底撈的人消失了,或者說,正在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而這個群體,正是我們國家曾經一度蓬勃發展的中堅力量:中產階級。一位海底撈辭職了的小哥偷偷跟我說:你知道嗎?我們的老闆已經悄悄捲款潤去新加坡了。

而就在前兩天,在我的一臉震驚中,她的朋友圈開始出現了三無減肥藥、中老年保健品和男性大力丸……

這感覺就像親眼見證著一個豪門貴婦怎麼被迫一步步走入民間,怎麼一步步變賣家產,怎麼一步步……隱入塵煙。

即便我曾經因為各種原因不怎麼喜歡這個小姐姐(可能是認識她的時候我太窮了吧,覺得她太刺眼),但對她與生活的這整個掙扎過程我依舊興不起一點幸災樂禍的念頭。

畢竟她已經是為數不多還在用力掙扎的人了,她雖然做了大量她當年自命不恥做的事情,可更多的人已連塵煙,都難見了。

對於包括小姐姐在內的,塵煙化了的這部分人,他們的需求出現了明顯的退行,什麼要被愛?什麼要被尊重?什麼天邊的月亮?我不需要!我只想知道明天的六便士,今天去哪裡能扣出來。

貴婦人都上街賣大力丸了,貴公子們送送快遞,跑跑滴滴,沒事再在被動居家期間給自己加練一個輕斷食,沒毛病。

於是在他們的眼中,海底撈原本萬金難買的用戶體驗光環褪去,剩下的印象就只有:你們家的一盤牛肉,別家38,你們家58,搶錢啊!

當然,這兩年的特殊日子,也讓不少人一飛沖天。

比如從事幾乎所有防控上下游相關行業的(以下簡稱某某行業),比如從事所有新能源車/晶片上下遊行業的;比如在Web3.0這個全球賭場裡壓中了雙色球的,以及某行某業到底掙了多少錢,沒人知道。

我當然也沒有條件能知道這麼高度機密的數據,只是我一位做房地產的朋友前些日子吃飯的時候跟我說:

黃老師啊,我發現某某行業真的很掙錢。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因為我發現我的一個客戶最近突然變得特別好說話。

以前要加個預算,要改個設計什麼的找他,十個裡面九個他有問題,剩下的一個即便他同意,預算上也要三砍四砍,而且動不動就要他們工程隊自己墊資先干,真是葛朗台想拜師學藝,黃世仁振臂高呼內行。

順帶說一句,這位大哥平時生活也摳搜得很,最愛帶家裡人吃的就是海底撈。

結果最近,這位大哥變得特別好說話,不管什麼改動報上去,他都是好好好,我沒意見。

起初我們以為這位大哥是不是良心發泄,半夜夢到自己因為太摳被放到狗頭鍘上了。

結果後來才知道,大哥原來投資了某某產業,現在那個產業一周的利潤就這個房地產項目全周期的利潤,那他當然啪的一下就不上心了。

我有點酸酸地說:你們這個是小項目吧?

我的朋友臉色一正:我們這個項目總投資3.2億。

所以對於踩中風口的這群人來說,海底撈的這點附加價值,他們已經看不上了。

畢竟海底撈服務再好,硬體條件在那擺著,火鍋這個餐飲形式的上限在那擺著,服務員也大都不會講法語英語或者古希伯來語,所以真要上大台面,它還不夠格。

因此這幫真成了爺的人,自然也不去海底撈了,他們要去那些人均1000以上,甚至要儲值個十幾二十萬才能達到准入門檻的私人會所去怒刷一波自我實現感。

順便說一句,今年在中國的各種一線奢侈品(LV/迪奧/香奈兒之類),價格全面暴漲了超過50%,個別單品漲幅甚至超過100%,這背後的原因我想你也看明白了:

因為他們原本的很大一塊目標用戶,中國的中產階級,正在消亡。那定價方面也就不要考慮他們能不能跳一跳就買得起了,而直接考慮富豪階級能不能買出身份的尊貴感吧!

某種意義上海底撈沒有像一線奢侈品那樣放棄中國的中產階級,也因此,這家火鍋,他正慢慢涼了。

時代洪流里的自處與修行

若說這兩年的大起大落給我帶來的感覺是什麼,總結四個字:不講道理。

行業的興盛,不講道理,行業的衰敗,也不講道理。

一飛沖天的禽類里,有雛鷹,有鸞鳥,可也有大量不知哪裡擠上來的野雞野鴨。

而在懸崖邊苦苦掙扎的,有飽食終日難經風雨的野豬,有傷痕累累本就岌岌可危的細狗,可也有曾經威風凜凜要振一國雄風的虎豹麒麟。

大家在無理由地來來回回里,都覺得身心俱疲,因為不知何時,無常,已經變成了我們的日常。

就像某地的健康bao:念所致,彈窗起,打熱線,無人應,教你什麼叫「人生終要會言棄」。

就像某座魔幻的城市,有些人今天叫你上街擺攤,明天就因為違法經營罰你個傾家蕩產;接著後天又苦口婆心地來到你家門口說:快上街啊,支持支持我們工作啊~

你想著這鴻門宴我不能去,於是推脫說:不好意思啊,沒人買單,生意難做。

他們轉身就對著整個城市大罵:你們這群混蛋,惡意不消費!拖垮我國經濟!

他們的聲音在城市上空盤旋,很快消散,其實也沒有幾個人聽到。因為在時代的洪流面前,個體的力量顯得史無前例的渺小,他們也都慢慢明白:

過好自己的小日子,不被無意義的道德與情懷所束縛,儘快擠到那些還有飯吃的餐桌上才是硬道理。不求著別人來救自己,才是最好的自救。

就像海底撈,以前是覺得有事沒事總得去吃一次,聽聽生日歌,享受一次帝王般的服務,這樣的生活才有意義,奮鬥和努力才有方向。

現在想想,在家裡自己點根蠟燭,耳機里放一遍海底撈的生日神曲,只要你認可,帝王的生活不也就這樣?乾隆是帝王,溥儀也是嘛……並沒有什麼差別。

所以也只有這最後的人的自由,才是對抗這一切無常的終極武器:我選擇幸福,所以我幸福。

就像是推著石頭上山的西西弗,就像是蹲在監獄裡等著被槍斃的莫爾索,就像是一位海底撈辭職了的小哥偷偷跟我說:

你知道嗎?我們的老闆已經悄悄捲款潤去新加坡了。

這消息真假我不知道,但我想我們都做了我們的選擇,而中國的中產階級,選擇了消亡,而這一切,也只能是最好的安排。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黃河清說商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015/1816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