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烏軍第80空突旅殺俘事件始末

封面:當地時間18日,梅德韋傑夫在社交平台Telegram上發文稱——那些射殺俄羅斯戰俘的烏克蘭士兵必須受到嚴厲懲罰。

一、震驚世界——烏軍殺俘事件

近日,一起殺俘事件震驚了世界。

11月17日,一段視頻開始在網絡迅速傳播。視頻是一名烏軍第80空中突擊旅的1名士官拍攝的。在視頻中,只見一個小院內的空地上趴著10名俄羅斯士兵,雙手抱頭。顯然,這是1個步兵班的俄軍集體向烏軍投降,而烏軍士兵在拍攝視頻以記錄戰果。

在視頻的第10秒左右,突然,從戰俘們背後的小屋的側門突然衝出一名俄軍,他手持一支AK74自動步槍,朝拍攝者方向猛烈射擊,這名士官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並未及時作出戰術動作迅速側滾尋找掩蔽。在視頻中,只見射擊中的AK74被白色的發射藥煙霧所包圍。

在電光火石之間,即使穿著防彈背心,但AK74突擊步槍在10米距離內發射的彈丸動能極高,因此,這名拍攝計程車官當場陣亡。同時,有另一名烏軍士兵受傷。

因為拍攝者於此時陣亡,所以,視頻到此也就中斷了。但接下來發生的事,震驚了全世界。

幾乎與此同時,在意識到襲擊反殺正在發生後,在一旁監視的一名烏軍機槍手下意識地立即開火,近距離的機槍火力強度,遠在突擊步槍之上,因此,俄軍的火力瞬間被壓制。在AK74槍手首先被打死後,這位殺紅眼的烏軍機槍手也許是驚恐過度,竟然將趴在地上未敢動彈的10名俄軍士兵連帶著全部射殺。

第一個視頻:一隊俄軍向烏軍投降。沒想到其中一名俄軍詐降,突然朝烏軍開槍。烏軍隨後也大開殺戒,把所有投降的俄軍都殺死。 pic.twitter.com/GPBgksKsLJ

—📚淺醉📕(@CalmCanC) November20,2022

趴在地上的俄羅斯戰俘背後的小屋的側門突然衝出一名俄軍,手持一支AK74自動步槍開火

事後,第80空突旅的對外解釋是——俄軍詐降。然而,此事一旦在俄羅斯境內傳開,俄國內民意群情激奮,紛紛要求克里姆林宮干預此事。

因此,在一天之內,俄羅斯政府迅速介入,以普金、梅德韋傑夫為首的精英群體紛紛發聲並表態。

梅德韋傑夫當時時間18日在社交平台Telegram上發文稱——那些射殺俄羅斯戰俘的烏克蘭士兵必須受到嚴厲懲罰。

普金則會見了俄羅斯軍事情報首腦,隨後,他指出,烏軍第80空突旅,作為一個犯罪組織,必須被消滅,所有殺害戰俘的烏克蘭軍人,必須被找出來、嚴懲。

18日,俄新社報導稱,俄國防部的調查結果是,烏克蘭士兵蓄意殺害了至少十多名俄羅斯俘虜,「犯罪分子「所屬部隊是烏軍第80空中突擊旅。

俄羅斯國防部的聲明中,還嚴厲指責烏克蘭軍隊違反了日內瓦公約。稱:

「在基輔政權似乎全面遵守戰俘權利的背景下,沒有人能想到「悲慘的例外情況」——烏克蘭武裝部隊計程車兵蓄意向逾10名俄羅斯士兵的頭部開槍,將其射殺。而俄方則根據《關於戰俘待遇之日內瓦公約》對待本周投降的烏克蘭戰俘。

澤連斯基及其跟隨者必須為所有受折磨和被殺害的俘虜,接受歷史和俄烏人民的審判。」

必須注意到,俄羅斯國防部的聲明稱:「在基輔政權似乎全面遵守戰俘權利的背景下」。這個表述極不尋常,它等於變相承認了烏克蘭軍隊在總體上對待戰俘的文明態度。

同日,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也發表聲明稱:

「這段「令人震驚」的視頻是「烏克蘭新納粹分子所犯罪行和烏克蘭違反國際人道法的證據」。「

扎哈羅娃說,俄方要求國際組織譴責這一令人髮指的罪行並對此進行徹底調查。烏克蘭武裝部隊的每一個殘暴行為都應受到懲罰」。

在烏克蘭方面,則公開譴責俄羅斯的聲明「顛倒黑白。「烏克蘭人認為,之所以烏軍將俄國官兵全部擊斃,這是因為俄軍使用卑鄙的詐降,因為他們的非常規手段在先,所以才被擊斃。關於詐降——網絡上流傳的這段視頻證據確鑿。

扎哈羅娃

二、俄烏之戰——俘虜的那些事

烏軍第80空突旅,是烏克蘭軍隊的一支准王牌部隊,該旅的前身,是在1993年建立的獨立第39空降旅。到2013年,波羅申科對烏軍進行編制體制大改革,該空降旅由於沒有作戰飛機可用,因此被改編為第80空中突擊旅。

裝備方面,撤裝了之前的傘兵裝備和車輛,編入了上百輛BTR輪式裝甲車和一個營的師屬火炮,1個坦克連,目前的第80旅主力,包括3個裝備BTR-80輪式裝甲車的空突營。

除了3個摩步營,該旅還轄有1個偵察連、1個防空飛彈連、1個裝備T-80BV坦克的坦克連、1個工兵連、1個狙擊排、1個衛生連、1個通信連和1個冰雹火箭炮連、D-30型122牽引式榴彈炮連(前蘇軍步兵師師屬火炮)和2S1型122自行火炮連組成的炮兵群。

在戰爭爆發之初,烏軍第80空突旅駐紮在烏克蘭西部邊境城市利沃夫,作為總預備隊控制在後方。3月份,南線俄軍占領赫爾松後,向造船工業中心尼古拉耶夫衝擊,一時間,這個要地有失守的危險,甚至可能威脅到烏克蘭僅剩的唯一出海口敖德薩

因此,烏軍總參謀部下令動用總預備隊增援南線,3月16日,第80旅緊急開往尼古拉耶夫,部署在2個國土防衛旅身後充當預備隊,嚴密監視俄軍是否有攻擊敖德薩的徵候。

到夏天,由於南線戰事緩解,烏克蘭總參謀部將這支預備隊秘密調動到頓巴斯戰場的北頓涅茨克方向,在伊久姆戰場投入戰鬥,打退了俄軍第1近衛坦克集團軍的進攻。此後的2個月裡,該旅與俄軍進行反覆爭奪戰。沿北頓河河岸進行了反覆的拉鋸式戰鬥。

提到該旅,不能不提到今年5月的一場經典教科書式戰鬥,即著名的俄軍第41集團軍強渡(北頓河)戰鬥。

當時,俄軍第74摩步旅強渡北頓涅茨克河,大量裝甲車輛擁堵在河岸等待過河。隨後,俄軍這個旅的人馬被烏軍遠程炮兵群的彈雨所覆蓋,大量戰車摧毀,導致俄軍2個營級戰鬥群尚未見到敵人,尚未作出任何反應,就被就地打垮。基本喪失戰鬥力。

而這一戰的烏軍參戰部隊,就是第80空突旅。

因此,烏軍這個旅跟俄國人的梁子算是結下了。事實上,對克宮而言,陣亡11名步兵,根本不值一提。俄國人的真正目的是:

一、抓住澤連斯基和烏克蘭軍隊的小辮子按在地上隨時摩擦。

二、可以對沖戰爭開始以來因為虐殺戰俘而被烏方和國際社會指責的困境。

3個月前,在盛夏的奧列尼夫卡監獄,有50多名烏軍戰俘被大火燒死在營房中。烏方指俄故意殺害,俄軍指烏克蘭自己的炮擊導致了戰俘死亡。經過調查,雖然最終沒有定論,但從房間內的鐵架上下鋪床沒有移位等跡象看,普遍認為,俄國人的嫌疑比較大。

在7月29日,俄羅斯媒體發布了一段視頻,顯示被重度毀損和焚燒的監獄營房中,數十具被燒焦的遺體橫陳其間。

奧列尼夫卡監獄在東烏克蘭,位於奧列尼夫卡鎮以東大約3000米,建在在一個隔絕的區域中。自該地區於2014年落入俄羅斯之手,其被用作一個戰俘拘留營。

自五月以來,大約2,000名在亞速鋼鐵廠被俘的烏克蘭戰鬥人員被扣在奧列尼夫卡。其許多人屬於在馬里烏波爾戰役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的亞速團,這個組織被指曾在2014年——2021年間在烏克蘭東部迫害俄族民眾,俄羅斯軍隊反覆發誓要處決所有亞速戰鬥人員。

然而,在亞速團主動投降後,這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於是,這些戰俘被送往距離前線僅十多公里的該監獄。一個月後,俄國人宣稱,這些亞速團官兵死於烏軍的炮擊。

烏克蘭戰場已經是萬木蕭條

三、東北往事——富錦殺俘事件

1945年7月,蘇軍從遠東向中國境內的日本關東軍發起大規模地面攻勢,孱弱的日軍架子師團一觸擊潰,很快,盤踞東北數十年的關東軍土崩瓦解。

在蘇軍占領東北期間,被俘日軍騷亂甚至暴動的事件多次發生,其中,發生在黑龍江富錦縣的日俘暴亂,差點取得成功,如果不是最後一個環節的失誤,幾乎就要把蘇軍給反殺。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歷史文化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22/1832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