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名家專欄:醫生和護士不是種族主義者

作者:
《紐約時報》還是作出結論說,較高的死亡率是「種族主義的影響」,因為少數族裔母親「受到不同的待遇,獲得干預措施的機會也不同」。這大謬不然。 那麼罪魁禍首是什麼?肥胖、青少年早期懷孕和高血壓是死亡率上升的主要原因。這些問題需要我們注意。 但許多活動人士熱衷於用種族主義的旗號來謀取政治利益,而不願認真對待導致死亡的原因。

戴著醫用口罩的年輕女醫生和護士坐在醫院的走廊里。

大紀元專欄作家Betsy McCaughey撰文/曲志卓編譯

醫生和護士不是種族主義者。他們是日常英雄。但左翼活動人士及其媒體盟友,包括《紐約時報》,將黑人患者的健康狀況不佳歸咎於醫護人員。這是一個低級的攻擊,也是一個謊言。

周日,《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基於對美國人口普查數據的分析的頭版報導。該數據顯示黑人婦女在分娩期間死亡或失去新生兒的頻率高於白人婦女。即使是富裕的黑人婦女和她們的嬰兒死亡率也更高。金錢並不能使他們免受更糟糕的健康結果的影響。

實際數據分析本身並沒有將黑人母親的遭遇歸咎於種族主義,也沒有包括任何證據,一絲證據都沒有,證明照顧孕婦和新生兒的醫生和護士是種族主義者。

即便如此,《紐約時報》還是作出結論說,較高的死亡率是「種族主義的影響」,因為少數族裔母親「受到不同的待遇,獲得干預措施的機會也不同」。這大謬不然。

那麼罪魁禍首是什麼?肥胖、青少年早期懷孕和高血壓是死亡率上升的主要原因。這些問題需要我們注意。

但許多活動人士熱衷於用種族主義的旗號來謀取政治利益,而不願認真對待導致死亡的原因。紐約州衛生專員瑪麗‧巴塞特(Mary Bassett)就是其中之一。巴塞特敦促民眾支持國家賠償,認為賠償「可以使我們更快地結束種族健康不平等」。這太荒唐了。

由紐約中西部計劃生育協會(Planned Parenthood of Central and Western New York)和羅切斯特黑人護士協會(the Rochester Black Nurses Association)贊助的Zoom演講指責護士故意不接聽黑人患者的呼叫按鈕,並警告「醫院存在著三K黨」。

有些黑人婦女本來就不願意在產前和產後尋求醫護人員的幫助。像這樣的謊言可能會嚇到她們,使其無法獲得她們需要的產前和產後護理。

《紐約時報》的文章從未提及嬰兒死亡的真正原因。第一個原因是肥胖。根據國家生命統計(National Vital Statistics)的數據,肥胖母親所生的嬰兒在一年內死亡的風險要比一般人高出55%,而肥胖在黑人人口中最為普遍。

少女懷孕是另一個主要的嬰兒殺手。黑人和拉丁裔青少年生育的可能性是白人青少年的兩倍多。不幸的是,青少年通常不尋求產前護理。她們骨盆結構還沒有完全長成,胎兒無法完全生長到足月,因此她們的嬰兒往往早產。「與白人女性所生的嬰兒相比,這些風險因素使有色人種女性所生的嬰兒死亡率更高。」凱撒家庭基金會(the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報告說。

這些早產兒中有這麼多能夠倖存下來,這證明了在婦產科服務中工作的醫生和護士的專業知識和公正的英雄主義。他們盡其所能地拯救嬰兒,在此過程中花費了巨大的資源。

儘管如此,仍有近44,000名嬰兒在出生後的第一年死亡。相比之下,官方的孕產婦死亡率為每年861人。

孕產婦死亡率被拜登政府和自由派媒體炒作為「危機」。白宮宣布採取「全政府方法」來對應。事實上,這個數字並不大。當然,即使是一位母親的死亡也是悲慘的。但與每年死於「在醫院被感染」的99,000名患者相比,861名孕產婦死亡的數字相對較小。

醫療保健專業人員有比被灌輸反種族主義更緊迫的任務。

然而,拜登政府要求醫療保險支付的醫生表現出「對反種族主義的承諾」並提交「反種族主義計劃」,否則將受到低薪的懲罰。2021年11月19日《聯邦公報》(the Federal Register)第65,969頁的醫療保險規則(The Medicare rule)實際上模仿了伊布拉姆‧肯迪(Ibram X. Kendi)在他的《如何做一個反種族主義者》(How to Be an Antiracist)一書中的概念,即對歷史上發生過的歧視的唯一補救措施是現在(對其它族群)進行歧視,並優先考慮某些族群。

這是否意味著醫生必須給其它族群,比如白人、亞洲和拉丁裔患者更少的時間和更少的專家轉診?這樣的想法在醫學上站不住腳。

這種在醫學上推動反種族主義的做法不會挽救黑人嬰兒或其母親的生命。醫生和護士會做他們一直在做的事情,尊重每個病人,無論膚色如何。他們是英雄。

作者簡介:

貝茜‧麥考伊(Betsy McCaughey)博士是一位政治評論員,憲法專家,聯合專欄作家,也是幾本書的作者,包括《歐巴馬健康法:它說什麼以及如何推翻它》(The Obama Health Law: What It Says and How to Overturn It)和《下一次瘟疫大流行》(The Next Pandemic)。她也是前紐約州副州長。

原文「Doctors and Nurses Are Not Racist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222/1869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