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沉雁評烏戰:好心當作了驢肝肺

作者:
如果拜登和布林肯成功阻止了老俄的冒險行動,如果老鵝頭不發動這場侵烏戰爭,現在局面是個什麼樣子?現在局面是,老鵝頭也許能重回G8,也許再蹲克宮20年,也許每次世界巨頭聚會都站C位,也許壽終正寢享盡舉俄哀榮,烏克蘭在哪裡我們也許還是不知道,澤連斯基是誰我們現在依然不曉得。不是也許,而是一定。但現在一切都晚了,世上沒有後悔藥。老鵝頭在克宮進入倒數計時,壽終正寢也別想了,過街老鼠人人唾罵的國際通緝犯。

據說驢肝肺烹出來的味道很差勁,在動物下水市場價格也最便宜,所以從古至今就有了"好心當作驢肝肺"的諺語,它常用來形容"熱臉貼冷屁股"的人際交往出現的尷尬。

下午醒來看見一個海外讀友的留言。有關布林肯訪華行程,英國廣播公司(BBC)和華盛頓郵報分別用了兩張布林肯抵京下機時灰濛濛天空的背景圖片(如上圖),這位海外讀友就此問我能否寫一篇評論文章。

評論?豈敢!我沒有熊肝,更沒有虎膽。內事我一概不評,尤其這種通天大事我更不敢評。好像烏戰還能嗶嗶兩句,

我就隔山掏火摟草打兔子說兩句吧。美國這個國家,自從它誕生起,儘管各方面都能在短短兩百年間突飛猛進成長為世界無敵的巨無霸,但是,美國政府尤其美國總統要員們,是一群在全世界活得最沒面子的苦逼政要,對外交往尤其與美國意識形態迥異的國家交往,從來都是"熱臉貼冷屁股"或"好心當作驢肝肺",次次都是顏面掃地,次次都是灰溜溜夾著尾巴逃跑了。

具體說到布林肯,在美國歷屆的國務卿中,布林肯是最沒面子的一個國務卿。我們還是把話題焦點放在烏戰上吧。

2021年7月12日,俄羅斯政府網站發布了一篇老鵝頭親筆撰寫的長文《論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歷史統一性》,文章迅速引發全世界政治敏感者的高度關注。美國國防部、國會山、白宮等眾多要員們瞬息就從這篇長文中嗅到了火藥味。

2021年10月中旬的某天上午,華盛頓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正在召開一個氣氛異常凝重的安全會議。出席會議的有美國總統拜登、副總統哈里斯、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聯席參謀長米利、中情局長伯恩斯、情報總監海恩斯。

會議由參議員兼白宮安全顧問沙利文主講,結合衛星圖像、截獲的通信資料和人力情報資源,沙利文詳細介紹了俄軍在俄烏邊境的部署情況。之後,米利將軍神情嚴肅地概括:"我們評估,俄軍將從北東南三個方位向烏克蘭發動戰略攻擊,攻擊時間暫時不詳"。

最後目光聚焦在臉色蒼白的拜登總統身上,拜登一字一咬牙:"必須阻止老鵝頭,但我們不能單獨行動"。會後,中情局長伯恩斯被派往了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情報總監海恩斯被派往了布魯塞爾歐盟總部。

伯恩斯在莫斯科吃了閉門羹,但還是與在索契度假的老鵝頭通了電話。伯恩斯直奔主題:"我們知道你想幹什麼,但如果侵犯烏克蘭,你和俄羅斯將承擔嚴重後果。"老鵝頭不置可否"既然如此,那你來莫斯科幹嘛?"伯恩斯隨後將拜登給老鵝的親筆信留在了克宮,悻悻地灰撲撲地離開了莫斯科。

2021年12月7日,拜登與老鵝頭進行了視頻通話。拜登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對老鵝頭勸阻:"有話好好說,烏克蘭短期不可能加入北約,如果你一意孤行,這對於你和俄羅斯而言都是一場災難。"但老鵝頭卻在視頻里冷冷地露出他標誌性的寒光閃閃老鷹眼:"我是被迫的,俄羅斯有權利保衛自己的安全而採取行動"。啪,視頻斷了線。在視頻的另一頭,拜登傻傻地用大拇指指甲似乎在掏牙縫裡的殘餘物。2022年1月4日,美國副國務卿舍曼在日內瓦與俄副外長亞布科夫就安全領域舉行單邊會晤,希望藉此能降低俄侵烏的安全威脅。但亞布科夫在整個會晤過程中都是"嗯"、"哈"、"喔喔"眼神遊離地應付。美國安全發言人就亞布科夫的表現認為,"莫斯科現在只是外交表演,甚至連表演都極不認真。"

派往與莫斯科接觸的所有白宮要員都是熱臉貼冷屁股掃興而歸,拜登"必須阻止老鵝頭"的所有努力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但拜登實在不想衝突,再加之阿富汗混亂撤軍已經讓自己剛剛入主的白宮顏面掃地。死馬當做活馬醫,拜登不得已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向全世界公開"俄將侵犯烏克蘭"的情報信息,以期阻止老鵝頭做最後一次努力。

2022年1月19日,白宮玫瑰園草坪雪後如洗,拜登及其幕僚神情嚴肅,四百多家媒體長槍短炮瞄準了發言台。拜登一臉無奈又略帶虛張聲勢地說:"所有情報都指向一個結論,俄軍正在謀劃戰略進攻烏克蘭。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已經準備好了,讓俄羅斯為其冒險行動付出巨大的代價。"拜登著重強調:"這對於老鵝頭及其俄羅斯將會是一場不可逆轉的災難。"

"不可逆轉的災難"。這話已經夠重的了。拜登從此就放棄"阻止莫斯科"的努力了嗎?那不是拜登的性格,更不是美國的性格。就像邱吉爾所言:"美國人不把所有錯誤犯一遍,是不會做出正確決定的。"下面該輪到國務卿布林肯熱臉貼冷屁股顏面掃地了。

2022年1月21日,瑞士日內瓦,天空也是灰濛濛的。經過明里暗裡多方斡旋,可以說白宮是求爹爹告奶奶丟盡了所有的顏面請求與莫斯科再做一次接觸溝通,終於,終於在這一天,國務卿布林肯與俄外長拉夫羅夫在日內瓦見面會談。布林肯當面給拉夫羅夫一番激烈陳詞和警告,拉夫羅夫與副外長亞布科夫一樣"哼哼哈哈"做了一番外交表演,場面好不尷尬。

但布林肯還是不甘心,當正式會談結束後,布林肯又將拉夫羅夫拉進另一個空蕩蕩的小會議室。雙方都沒有幕僚隨從礙事,布林肯一改一本正經的外交辭令,改用輕緩柔和的語氣與拉夫羅夫語重心長:"謝爾蓋,告訴我吧,你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真的是關於俄羅斯的安全關切嗎?關於北約對俄羅斯的安全威脅?還是老鵝頭有近乎宗教般的信念,即烏克蘭從過去到現在,都是俄羅斯母親的一個組成部分?"

沉默,沉默,空氣凝固了。拉夫羅夫一個字也沒回答,轉身,拉門,揚長而去,將一個史上最冷最冷的屁股甩給了布林肯,布林肯火辣辣的熱臉瞬息也換了人間。畫風是下面這樣的。

希拉蕊訪問利比亞,到蓬皮襖訪問萬景宮,再到布林肯訪問……。我發現美國國務卿這個角色專門就是為好心當作驢肝肺和熱臉貼冷屁股做拉練的角色。

有一首歌叫《為了誰》,唱得真好。"泥巴裹滿褲腿,汗水濕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卻知道你為了誰。為了誰,為了秋的收穫,為了春回大雁歸。"

仔細想一想,布林肯熱臉貼冷屁股究竟為了誰?

他當然是為了世界和平,為了聯合國憲章得到遵守,為了基於規則的世界秩序,為了美國價值觀不容袖手旁觀,為了烏克蘭弱善不受侵犯。就僅僅如此止步了嗎?

再仔細想一想,如果拜登和布林肯成功阻止了老俄的冒險行動,如果老鵝頭不發動這場侵烏戰爭,現在局面是個什麼樣子?現在局面是,老鵝頭也許能重回G8,也許再蹲克宮20年,也許每次世界巨頭聚會都站C位,也許壽終正寢享盡舉俄哀榮,烏克蘭在哪裡我們也許還是不知道,澤連斯基是誰我們現在依然不曉得。不是也許,而是一定。但現在一切都晚了,世上沒有後悔藥。老鵝頭在克宮進入倒數計時,壽終正寢也別想了,過街老鼠人人唾罵的國際通緝犯。

這下就知道了,布林肯和美國要員們無數次好心被當作驢肝肺,無數次熱臉貼上冷屁股,無數次只要有一線希望就盡百倍的努力,為了誰?為了自己,為了朋友,也為了敵人。為了給世界貢獻良善和美好,為了不屈的信仰,為了上帝的榮光,為了燈塔的光芒四射,為了春回大雁歸。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沉雁視界 白堤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24/1918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