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實在是讓習當局無地自容 承認這些還不是最丟臉的

—屢施強心針 難救中共潰敗經濟

2023年2月6日,中國東北遼寧省瀋陽市,一個街邊勞務市場,零工站在工種招牌邊等待僱主。

中共口頭不承認經濟失敗,但行為上已經承認,並且是在過去六個月中承認了兩次。

第一次是在今年早些時候,作為「清零」政策的風向標,北京取消了封鎖和隔離。中共領導層曾希望,讓人們自由地旅行和消費,將啟動中國奄奄一息的經濟。即使有這樣的期望,中共領導層還是為2023年設定了5%這個較低的年增長目標,這個目標遠低於COVID-19之前的平均水平。

一段時間內,消費開始上升。儘管一些消息背後已經潛藏著經濟衰退的跡象,但還是有一些人,尤其是中共政府,認為新政策將會讓經濟重上軌道。現在,這些潛藏的跡象已經成為現實,中共不得不推出新的刺激計劃。顯然,這等同於承認(至少是默認)原來的政策已經失敗。

按照最新的經濟刺激政策,當局已指示中國人民銀行(PBOC)再次降低基準利率,用來刺激消費者的借貸,鼓勵私營企業的投資。中國房地產業曾經占經濟總量的30%,但在向這個衰敗的行業注入大量資金後,無論供需雙方,都沒有見到什麼起色。另外,北京還啟動了屢試不爽的積極財政政策,即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

2021年9月24日,一名男子路過恆大上海開發的一個樓盤廣告。(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但這些措施全數都精準回擊了過去數年中共的另外一些政策上,實在有些讓中共及習近平無地自容。2022年初,習近平譴責私營企業沒有像他希望的那樣聽黨的指揮,現在他把這些企業主稱為「我們中的一員」,並鼓勵他們投資。他和他的黨曾批評房地產行業的投機,並採取了一些抑制政策。這些政策讓大批地產企業陷入困境,其中的典型是恆大。現在,這個最新的刺激計劃包括放寬規定,允許人們購買一套以上的住宅,換句話說,允許投機。

對中共來說,承認這些還不是最丟臉的。儘管依然半遮半掩,承認過去靠基建拉動經濟的失敗,是中共更丟臉的事情。在過去,地方和省級政府不得不為北京的大部分宏偉項目提供資金,但多數項目未能獲得足夠的回報,以至於現在許多省級和地方政府面臨著償債困難。作為對這些失敗的默認,中共決定依靠中央政府為新一輪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為此,它正在發行約1萬億元人民幣(1400億美元)的特別國債。

目前看,北京的最新舉措還沒有取得什麼效果,至少不足以獲得預想的增長。中國的消費者已經對未來失去了信心,想的是儲蓄而不是消費。很明顯,今年頭幾個月激增的消費支出,只是較富裕的中國人在享受COVID-19封鎖後的自由,大多數中低收入的中國人仍然很謹慎。

在房地產方面,消費者喪失信心最為嚴重。無論中共政府現在多麼希望看到投機性消費,過去12個月房價仍然下降了11.8%。對普通中國人的購房意願來說,這可能是比放鬆限購影響更大。同時,私營企業仍然保持警惕,幾乎沒有增加他們的投資支出,去年只有0.8%。

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的發言透露著絕望。這些異乎尋常的刺激政策,反過來說明中國經濟不太可能實現2023年5%的低增長目標。可以想像,如果這些政策真提振了經濟的話,可能最感到吃驚的人是習近平本人。

經濟學家們都在預測中國經濟增長將會長期乏力。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將今天的中國與20世紀90年代的日本相提並論,當時房地產崩潰後的信心減弱使日本陷入了幾十年的增長乏力和衰退。他預測明年中國的實際增長率將低於4%。倫敦經濟學院副教授金刻羽總結說,去年增加基建投入完全沒有提振經濟,中共現在除了在更多的大項目上投錢之外,已經沒有什麼選擇。

中共目前的舉措和想像力離成功解救經濟不可以道里計。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國家利益》雜誌(隸屬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人力資本研究中心)特約編輯,總部位於紐約的通信公司Vested首席經濟學家。曾擔任Lord, Abbett& Co.公司的首席市場策略師和經濟學家。經常為《城市雜誌》撰寫文章,並定期為《福布斯》撰寫博客。他的最新著作是《即將到來的三十年:未來三個十年中全球化、人口和我們的生活》。

原文:China’s Reach for More Economic Stimulus Amounts to a Confession of Failur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名家專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03/19221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