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朱令近況衝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朱令最近的狀況不太好。

根據@幫助朱令和@沒藥花園案件的微博,朱令一家感染過新冠,幸運的是他們安全挺過來了。

而最近,朱令的媽媽說:「令令情況很不好。」

做了一次腦部CT之後,朱令無意中被查出腦瘤。命運又一次給這個家庭殘忍一擊。

看到朱令這個名字,也許有人覺得陌生,但她姐知道,朱令從未被遺忘。

這個曾經的清華才女,因被他人投毒,才華和前程盡毀,落下一身殘疾,生活無法自理,智力退至6歲兒童水平。

而且,這起當時轟動全國的投毒案,至今仍未告破。

轉眼間,時間已經過去近30年,朱令一家的生活,依然要在殘缺中繼續。

父親、母親、女兒,一家三口互相扶持著彳亍前行。

快滿50歲的朱令,大約不再記得20出頭時風華正茂的自己。如今,她正用「活著」、用堅韌的生命進行一場抗爭。

天才隕落

上次,她姐看到一張朱令的近照。

她戴著帽子、墨鏡和口罩,坐在輪椅上平靜地曬太陽,雙手緊緊握著扶手,護住雙腿的針織護腿已經起了球。

現在的朱令,正一步步從中年邁入老年,帶著病痛,也帶著遺憾。

朱令近況衝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圖源:微博@幫助朱令

如果時間能回到1994年,那時不會有人想到,朱令的未來是這般殘酷的模樣。

以前,朱令總是人群最耀眼的女孩。

她成長在一個高知家庭,從小到大,上學都是一路保送,1992年,又順利考入清華大學化學系。

即便是在人才濟濟的清華,朱令也堪稱優秀。

成績拔尖自不必說,她還會彈鋼琴、古琴,加入校民樂隊擔當的是主力,同時,還是北京市的游泳二級運動員。

那時,她穿襯衫配牛仔褲,塗口紅,燙時髦捲髮,四處旅行。

同學說,朱令活潑開朗、聰明又健康。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意外發生在1994年的冬天。

她快滿21歲的時候,生了一場「怪病」。

最初,她只是肚子疼,沒有食慾,然後開始大把大把脫髮,全身劇痛不止。

然而就在這劇痛難忍之時,她還參加了校民樂隊在北京音樂廳的演出,靠著意志力,她獨奏一曲《廣陵散》,完美謝幕退場。

後來同學們才知道,因為生病,朱令上台之前,已經三天沒能吃飯。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朱令彈奏古琴,圖源:網絡

病情仍在發展,沒過幾天,朱令的一頭長髮全部掉光。

轉入醫院,住院觀察了一個月,卻查不出任何問題。

隨著病情有些好轉,時間也來到了新學期,錯過了年前期末考試的朱令,急著回學校上課。母親勸不住她,只得同意。

誰知,剛回校上了8天課,1995年的春天,「怪病」又一次發作了。

這次的疼痛更為劇烈,連被子蓋在身上都成了無法忍耐的痛苦。

有醫生開始懷疑,這是「鉈中毒」,只是囿於當時的醫療條件,鉈中毒的可能性又被排除了。

加上病情惡化得太快,來不及查出病因,朱令已經病危,住進了ICU。

面部肌肉麻痹、眼肌麻痹、自主呼吸消失,中樞性呼吸衰竭......隨之而來的,是長達5個月的昏迷不醒。

圖源:公眾號@朱令我們在一起

圖源:公眾號@朱令我們在一起

同學們去醫院看望朱令,都以為是去見她最後一面。

只見她全身插滿管子,無知無覺地躺著,了無生氣的樣子像是走到了生命邊緣。

病因,卻始終像一個謎。

這時,朱令的中學同學,當時在北大讀書的貝志城有一個大膽的提議——用網際網路發出信件,向全世界求救。

1995年,網際網路在中國尚不發達,好在,他們在的城市是北京。

貝志城和北大的同學將朱令的症狀翻譯出來,從北京發出了一封求救信。

一周之內,他們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一千多封回信,其中大約30%的人認為朱令是鉈中毒。

隨後,朱令的父母拿著她的指甲、頭髮等樣本,找到北京職業病防治所的陳震陽教授,檢測報告的結果令人驚訝。

確定是鉈中毒,且是兩次,第二次遠超致死劑量。

看到結果,陳震陽教授都嚇了一跳,並懷疑很可能是有人蓄意投毒,因為,沒人會用鉈自殺,體驗那種用刀子割身體的痛覺。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圖源:《東方時空》

鉈在元素周期表中的原子序是81,毒性高於鉛和汞,致死量在1克左右,主要用來製作一種烈性的滅鼠藥。

它極易溶於水,無色無味,中毒往往不知不覺,幾天後才發病。

同時,它也極為罕見,在那時的中國,知道並能接觸到鉈的人,可以說寥寥無幾。

諷刺的是,朱令父母為了給女兒治病,前後花了五十多萬,但最後解毒的,竟然是一種隨處可以買到的工業染料,普魯士藍。

毒是解了,鉈也成功排出了體外,但因為長時間無法確認病因,錯過了最佳救治時機,鉈在朱令身體裡滯留的時間太長,已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傷。

朱令的燦爛人生,從21歲開始,滑向了深淵。

朱令,不再是當初那個天才少女。

從內到外,她失去了智識、才華、健康,以及本該有的大好前程。

中毒後,她的大腦嚴重受損,下肢癱瘓,視力基本喪失,智力退回到6歲孩童的水平。

她不記得當初發生了什麼,記憶永遠停在了變故發生之前。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圖源:《東方時空》

有些失去,也是逐步發生的。

2011年,朱令得了肺炎,她的喉部被切開插入呼吸管,沒能縫合切口,自此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幾十年的臥床,讓她的肌肉嚴重萎縮,無法站立和正常坐下,連躺著翻身,都需要有人幫忙。

她先後還患上了糖尿病、腹部腫瘤、肺部萎縮......

身體漸漸衰敗下去,她一次次被推進了ICU,然後又掙扎著努力活了下來。

這28年裡,外面的世界已經發生了巨變,新世紀的浪潮跌宕起伏,但這一切,似乎都與朱令無關。

她的生活,停留在醫院、病床和無止盡的康復訓練里。

她要重新恢復肌肉力量,和孩子一樣從頭練習站立和坐下,每多堅持一分鐘,就已經是了不起的進步。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圖源:網絡

早些年,她只能吃搗成糊狀的飯菜,喝水也要旁人用勺子一口一口慢慢餵進去。24小時都離不開人的護理,稍有不慎就會有危險。

可以說,朱令生命的延續,是由她父母用無微不至的照顧換來。

曾經,老兩口錯開時間,兩班倒輪番照顧女兒,一個從中午照顧到零點,另一個從零點照顧到第二天中午。

一家三口,只有吃午飯的時候才能聚齊。這一輪班,就是十多年。

在那十多年裡,為了臥床的女兒不長褥瘡,他們晚上每隔2小時就要幫她翻一次身,他們自己,幾乎沒睡過一個完整的覺。

平時顧著餵女兒吃飯,他們也沒吃過一餐完整的飯。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圖源:網絡

這顯然是一對疼愛女兒的父母,他們想要的,不只是女兒活著,還希望能提高她的生活品質。

朱令不能吃甜食,他們就想一個辦法,先吃降血糖藥,再吃一點甜品。

即便再不忍心,他們也要躬著身子費力地從輪椅上架起女兒的雙臂,幫她在康復機上做站立訓練。

他們不希望女兒只能一輩子躺在床上。

也許這份格外的珍惜和珍重,是因為在朱令之前,他們已經失去過一個女兒。

朱令原本有一個姐姐,和她同樣優秀,當年在北大上學,卻在一次野外春遊時失蹤,最終跌落懸崖去世。

遭遇意外後倖存下來的朱令,已是父母餘生的希望。

對這一家三口來說,餘生是一場漫長的修煉,也由一次次珍貴的互相扶持組成。

父母需要女兒的存在,作為精神依靠,女兒需要父母的照顧,來保證生命的質量。

只是,時間真的走得太快,朱令的身體緩慢地康復著,痊癒的希望渺茫,她的父母卻已經肉眼可見地老去。

在照顧女兒的同時,他們也經受過大大小小病痛的折磨。

前幾年,父親吳承之右腎長了一個囊腫,又出現了全身皰疹水腫,治療兩個多月才恢復正常,身體一度虛弱到站立都很困難。

母親朱明新在2004年摔倒過一次,顱腦血管破裂,昏迷了一個星期,醫生說不是半身不遂就是痴呆,但她挺了過來。2020年,她又做了白內障手術。

女兒強大,父母堅韌,一家三口作為彼此的精神支柱,一撐就是28年。

而兩個老人最擔心的,就是自己如果不在了,女兒該怎麼辦。

年齡漸老,他們只得注意日常飲食,希望自己能儘量活得久一點:

「除了父母,還有誰能如此細心地照顧她?我害怕某一天女兒醒來時,我已經醒不來了。」

活著,繼續活著

活著,可以看作朱令無聲的抗爭。

時至今日,那起投毒案依然沒有告破。

1995年事發之後,朱令的宿舍發生過一起盜竊案,朱令的洗漱用品丟失,有可能相關的證據也隨之不見。

證據不足,投毒案也成了懸案。

直到2013年,復旦一學生對室友投毒的案子震驚全國,朱令的名字才又一次出現在大眾視野。

呼籲徹查朱令案的聲音,再度匯聚在一起。

因為,你我都不願看到一個天才就此莫名隕落,癱瘓在輪椅上,看不見也無意識地度過餘生。

原本,她會是清華的優秀畢業生,學業拔尖,才華出眾。

原本,她希望去德國留學,書寫美滿的人生。

但預想中的美滿都破碎了。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這些年,她姐一直看到有很多普通人在支持、掛念著朱令,持續關注著當年的投毒案,希望幫朱令一家找到答案。

每隔一段時間,朱令的名字就會被網際網路重新提起。

三年前的母親節,還有人給朱阿姨送去一束花。

我們都沒有忘記。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最近這幾年來,朱令的身體狀況一直都比較穩定,從以前的時刻準備搶救,轉到了身體機能的恢復上來。

在一台校友捐贈的定製機器人幫助下,她可以每天進行日常行走的訓練。

蹬腿、手部鍛鍊、上肢運動、口部訓練、腿部按摩、電脈衝刺激、紅外線治療......朱令每天的生活,就是重複這些日程安排。

朱令近況不好上熱搜,誰在等投毒案的真相?

圖源:公眾號@朱令我們在一起

進步是有的。

她可以在別人的幫助下站立5分鐘了,坐5分鐘了,還可以吃正常的食物了,有時也可以自己拿著饅頭吃。

直到最近,她的身體漸漸又不好了。

查出了腦瘤,由於身體的原因也只能保守治療。

其實,歷經近30年的考驗,對朱令時好時壞的健康狀況,父母已經習慣。

他們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一如以往,繼續用無微不至的照顧,陪伴著朱令。

今年,朱令就要滿50歲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她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14/1926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