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美麗善良的母親遭綁架 女兒疾呼:「救救媽媽」

「2019年年底,爸爸媽媽來美國看我,每次下班我都想立刻回到他們身邊⋯⋯媽媽回中國大陸前,給我包了一大堆餃子,我吃了很長時間,因為每次吃到那餃子的味道,就感覺媽媽好像在我身邊一樣。」

法輪功學員在舊金山中領館前呼籲釋放孟昭紅、孔慶平和袁秀華。

「2019年年底,爸爸媽媽來美國看我,每次下班我都想立刻回到他們身邊⋯⋯媽媽回中國大陸前,給我包了一大堆餃子,我吃了很長時間,因為每次吃到那餃子的味道,就感覺媽媽好像在我身邊一樣。」

來自遼寧大連、現居住在舊金山灣區的劉芷彤哽咽地說,「但自那以後,我就再沒見到過媽媽。」

在劉芷彤的媽媽孔慶平(現年57歲)回中國大陸後,不到1個月的時間,2020年2月25日,家中突然闖入大連市李家街派出所的警察,她遭到非法綁架、抄家,在被警察勒索1萬元後,她以「取保候審」形式回到家。

後來,又於2022年再次被綁架、劫持到大連市姚家看守所至今,該看守所拒絕家人探視。

童年記憶中的媽媽身體糟脾氣暴

在芷彤的童年回憶中,媽媽的身體很不好,患有偏頭痛、肝功能異常、婦科病、咳嗽喘息、嚴重失眠等十幾種病,靠吃藥維持身體,苦不堪言。

「我記得,媽媽的眼睛經常是腫的,那時爸爸總出差,會買很多藥回來,我家柜子里到處都能看到藥,媽媽每次吃飯前都要吃一把藥,常年從未停過。」

芷彤說,媽媽那時候脾氣也不好,愛發火,隔三差五就跟爸爸吵架,「我和我姐都挺怕她的,不太敢跟她說話,跟她講話很謹慎,心裡話也不敢跟她說。」

在女兒的印象中,媽媽和爸爸吵架很頻繁,因為身體很弱,每一次吵完架會病倒,在床上躺好幾天,由爸爸負責做飯。

「每次放學回來,看到我爸在做飯時,我就知道他們又吵架了」。

蝴蝶斑奇蹟般消失了

2004年年初,孔慶平高燒不退,長達二三周,醫生懷疑為白血病,後來,去大醫院做穿刺檢查,確診為敗血症,她嘗試了各種治療方法,都不見效,依舊高燒不退。

「那時,一位家人的朋友建議我媽媽,修煉法輪功,媽媽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開始步入修煉。」芷彤說。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孔慶平不高燒了,漸漸地很多病症逐漸減輕,十幾種病不知不覺地就痊癒了,身體也變得越來越輕鬆,從那以後,也不再需要任何藥物了。

劉芷彤和媽媽孔慶平親子照。(受訪者提供)

「變化最明顯的是蝴蝶斑的消失。」女兒說,「我記得她之前臉上有蝴蝶斑,從鼻子、鼻子兩側一直到臉頰,像蝴蝶的翅膀一樣,很大一片,特別明顯。」

媽媽也試過很多方法,曾用過一種叫「扒皮霜」的藥,剛開始效果挺好,把那一層斑扒掉了,但最後又長出來了,甚至比之前還嚴重,「她花了很多心思在臉上,可是都沒什麼作用。」

但是孔慶平自修煉以後,蝴蝶斑不知不覺就縮小了範圍,最後完全消失了,皮膚變得又白又細嫩。

「很多人看到我媽說,哎喲,你的皮膚怎麼這麼好呢,特別白,又細。」芷彤回憶說。

媽媽變得善解人意和之前判若兩人

自從孔慶平2004年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和丈夫吵架次數越來越少,性格慢慢變得很溫和,不再打人、罵人了。

「我和姐姐以前不太敢跟她靠前兒,但她修煉以後,我們可以和她講一些話,開些玩笑,最後,我和媽媽就像朋友一樣,無話不談。」

芷彤幸福地說,「我高中的時候住校,每周回家一次,她都會給我做一桌子好吃的,媽媽做飯很好吃。」

「記得我上高中的時候,我爸爸在生意上被朋友騙了10萬塊錢,他就特別生氣上火,晚上也睡不著覺,氣地鼓鼓的。」

芷彤說,「當時我媽就不斷地開導他:『錢總是能掙的,別把自己心情整得這麼差,別把身體弄壞了。』爸爸聽完了以後覺得挺緩解的。」

最後,那件事就沒再繼續追究,孔慶平後來和女兒提起這件事時說:「要是以前的話,這麼多錢都被套進去了,我肯定要和那個朋友討個說法。但是修煉以後,我把這些都放下了。」

「我媽以前跟我爸吵架時,聲音就會高,說話不太客氣,雖然修煉了,但有時候她還會那樣」,女兒回憶道,「這時我們會提醒媽媽,你聲音太高了,又生氣了?你找找自己(哪裡不對)唄!」媽媽的反應令家人有些吃驚,她也不反駁,欣然接受了提醒,並謙和地承認是自己不注意,自己做得不對,會改正。

「媽媽之前和我奶奶、嬸嬸關係也不太好,我家親戚朋友都知道她以前啥樣。」女兒說,「她修煉後,家裡人對她的變化都有目共睹,都覺得她簡直就像變了一個人,都挺佩服法輪功的。」

看到媽媽變化這麼大,姐妹二人也改變了對法輪功的態度,芷彤說,因為小時候從學校、電視、報紙刊物、大街小巷的展板里,經常看到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因此對法輪功有點害怕。

當媽媽由於病重,突然說要煉法輪功的時候,她們有點膽怵,姐姐甚至反對,又哭又鬧,不讓媽媽煉功。

「但我媽煉了以後,家裡人看到了她的變化,就知道中共那些造謠是假的了,因為身邊的例子太明顯了」。

媽媽飯菜的味道至今難忘

今年33歲的芷彤,於2015年來到美國,當時隻身一人生活,很少做飯、也很難吃到地道的家鄉菜,經常會買些冷凍食品糊弄吃下。

2019年年底,媽媽和爸爸來美國探望女兒,每天都做各種各樣好吃的飯菜。

「我記得當時她做牛肉番茄土豆、鍋包肉、炒大蝦,我最喜歡吃她包的餃子,我每次下班回家,都會覺得像在中國大陸一樣,下班後想趕緊回到他們身邊。」

「我喜歡跟媽媽聊天,她總是會給我一些寶貴的建議,讓我不在一些事情上太苦惱。那時候我工作上出錯,覺得自己被冤枉了,錯誤不是我造成的,是別人導致的,我非要追究個你對我錯。」女兒說。

當時媽媽就開導她,不要總是糾結於事情本身的對與錯,重要的是怎樣找到好方法,以後不再犯錯,目的是把工作做好。

「我聽了以後,也覺得不要太去鑽牛角尖了,哪個地方有漏洞,想辦法給它補充好,再做好就可以了。」

媽媽被非法綁架

2020年2月25日,孔慶平因修煉法輪功,遭人惡意舉報,被大連市沙河口區李家街派出所警察從家中綁架,並被非法抄走了法輪大法書籍、師父法像、三台電腦、印表機、多部手機、身份證、護照等個人物品。

她在被非法關押24小時後,以「監視居住」形式被釋放回家。

1個月後,派出所警察逼迫孔慶平,寫放棄信仰的保證書,被其拒絕,故再次被非法關押到派出所1天1夜。

警察向其家人勒索10,000元保證金後,孔慶平以「取保候審」形式回家。

劉芷彤和媽媽孔慶平親子照。(受訪者提供)

但是,警察依舊不斷地騷擾她和家人,因為擔心再次遭迫害,她被迫流離失所。

2022年10月22日下午3點左右,李家街派出所警察安國麟及其他三人,跟蹤她的家人找到臨時住處,並將房間的電閘拉斷、趁家人開門檢查時闖入房間,將孔慶平綁架、劫持到大連市姚家看守所,且不讓家人探視。

日夜思念妻子的爸爸

在媽媽被劫持到看守所的那天,芷彤跟姐姐像平常一樣視頻通話,當她看到姐姐紅腫的眼睛時,預感到有不好的事發生了,「我就問她怎麼了,她說媽被綁走了」,「我當時的心情,就感覺「轟」一下,腦子都嗡了」。

「當我得知她在姚家看守所的時候,就更著急了,因為之前在明慧網上看過報導,這個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動用各種酷刑⋯⋯」

女兒芷彤介紹,爸爸是性格非常剛強的人,自從記事起,他就沒哭過,「當時我看他的眼睛有點紅,也沒哭,就是那種很難受、像憋著一樣,瞪著眼睛看我,我看著特別難受,我知道他是在忍」。

爸爸沒有說話,跟女兒在通話視頻里做了個加油的手勢,「我心裡真是難受極了,這對我們來說都很煎熬」。

姐姐說,爸爸每天只睡不到三四個小時的覺,吃不下飯,兩個月瘦了15斤。

姐姐也削瘦了很多,很憔悴,她除了要照顧好自己的家庭和年幼的孩子外,幾乎天天去派出所要人。

芷彤表示,媽媽修煉前,常常因為一點小事就和爸爸吵架,但是爸爸脾氣好,每次都會讓著她,知道她心裡苦。

「媽媽以前還動手打我爸,但我爸對我媽很好,從來都不還手,打他他還笑,他越笑,我媽越生氣」。

「從我記事起,我媽和我爸就沒分開過,他們感情很好」,女兒強忍著淚水說,「可以想像我媽媽自己一個人在看守所,那裡不讓家人探視,我們和她也不能通電話,每每想到善良的母親,我都心痛不已,淚水會止不住地流。」

媽媽被非法開庭

2023年4月10日,大連市甘井子區法院對孔慶平非法開庭,中國大陸的家人請了兩位律師為其做無罪辯護。

然而在開庭之前半小時,法官倪生軍突然通知不允許家人旁聽,態度蠻橫。

「我們感到震驚之餘,也對中共法院肆意玩弄法律的行為表示憤怒,很明顯,他們知道修煉法輪功無罪,所謂的庭審只是一場鬧劇,否則為什麼害怕家人旁聽?」芷彤說。

後來,家人從律師那裡了解到,因中共的所謂疫情防控原因,孔慶平沒有到現場,庭審是通過視頻通話進行的。

甘井子區檢察院檢察長紀曉慧,羅列出一些所謂的證據,想要對其重判。

律師們在法庭上陳述了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合法的相關法律條文,例如:中國《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條法律給法輪功定罪。

《公安部關於十四種邪教組織認定的通知》中沒有法輪功。

他們指出檢察院列舉的所謂指控明顯存在漏洞,不足以作為定罪的證據。

整個開庭過程持續了2個多小時。當天法院當庭沒有給出結果,說檢察院還會去做進一步調查。

直到現在,又過去了三個月,法院那邊依然沒有判決結果。

不向邪惡妥協是做人的基本道德

讀到這裡,也許有的讀者會問,當警察逼迫孔慶平寫放棄信仰法輪功的保證書時,她為什麼不妥協呢?法輪功學員為什麼要受皮肉之苦?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簽個字就能被放出來過正常生活,為什麼「不」呢?

作為媽媽的小棉襖,芷彤深切體會媽媽的堅持,她解釋說,在媽媽修煉以前,受病痛折磨非常痛苦,她曾經和我們說過,「這麼活著有什麼意思呢?」

但是修煉法輪功以後,孔慶平完全像變了一個人,心態上、身體上都變得很好,「她內心觸動很大,法輪功救了她一命,像救命恩人一樣吧。所以出於人的基本道德,在你的救命恩人受到不公正的對待、受冤枉的時候,我們講一句真話、公道話,向大家講述為什麼要修煉法輪功,我覺得這是正常人都能做到的!」

她還認為,國家應該是為老百姓服務的,老百姓沒有做錯事,中共卻要把老百姓關起來,還威脅、動用各種方法讓人放棄信仰,這本身就是一個犯罪的行為,「我為什麼要妥協呢?」

芷彤反問道,「我覺得這是一種正義吧,人活著不只是為了生活,為了賺錢,最起碼道德要達到一定的水平,才能稱為『人』,我覺得不應該妥協,應該糾正這種不公正的對待」。

「而且,以共產黨的本質,不會因為人們妥協、就完事了,共產黨會沒完沒了,還會接二連三地干出更出格的事情。」

海外營救媽媽邪不勝正

「他們是先抓人、關人,整個過程沒有出示任何拘捕令,他們實際上是犯法的」,芷彤說。

為了營救媽媽,她曾奔走約見美國當地議員,比如與阿拉米達縣議員、加州參議員等,並遞交母親被非法綁架劫持的材料。

她表示,將會去華盛頓國會大廈,約見十幾位國會議員,講述法輪功學員至今在大陸仍然受到迫害,希望得到他們的關注,能幫助解救媽媽。

同時,她還在海外一直給派出所、看守所撥打電話,並持續曝光主要案件負責人,他們是:大連市沙河口區李家街派出所警察安國麟、劉遠見,大連市甘井子區法院院長倪生軍,大連市甘井子區檢察院檢察官紀曉慧,助理檢察官胡同軍。

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網站上,刊登了「追查遼寧省大連市迫害法輪功學員孔慶平的責任人的通告」。

「邪不勝正,我相信不管這個邪惡政權怎麼猖獗,終有一天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芷彤堅定地說。「最後,我也想對媽媽說:媽媽,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但是咱們全家還有海內外越來越多正義善良的人,都在堅持不懈地為你爭取自由和公正,你不是一個人!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堅守正念,烏雲遮不住天的!我們一起加油!絕不放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15/1927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