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打出國格的烏克蘭及世界局勢重整

—《黑土埋輪──改變烏俄國運之戰》未完的終章

作者:

烏克蘭因這次戰爭,民眾前所未有的團結,上至總統澤連斯基,下至升斗市民,以至曾被指控「叛國」、「通俄」的前總統波羅申科,皆舉起槍枝奮力抗俄。烏克蘭在戰爭開始時有二十五萬人服役,加上國民警衛隊、邊防衛隊、海岸防衛隊、後備役士兵及志願軍,共有約五十萬人隨時保護家園。進入反攻的五月,烏克蘭國防部宣布總兵力不跌,反升至七十萬人,還未計算無數自行拿起槍枝守護家園的平民。其他人也守望相助,互相協助撤離戰區、救助傷者、運送物資。一些民眾積極以網絡或人手觀察俄軍動向,向烏軍匯報行蹤以便反擊。有烏克蘭富豪發現俄軍闖進自己家中時,不惜主動通報並要求烏軍空襲,自毀家園殺敵。不少烏克蘭企業及跨國企業捐贈各種物資及金錢,如提供收集情報與空襲用的無人機、製作汽油彈的玻璃瓶等。全國民眾在各自的崗位,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上下一心悍衛自己的藍天黃土。

展現勇氣的烏克蘭獲得前所未有的國際奧援。聯合國超過三分之二的成員國站台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得到嚮往已久加入歐盟的機會,雖然離正式獲批仍有漫漫長路,但比起過去只聞樓梯響已是一大進步。北約更倡議與烏克蘭訂立更緊密的關係,以方便軍援烏克蘭及迫使俄羅斯重返談判桌。即使烏克蘭因處於戰爭狀態難以直接加入北約,但北約的全力支援,對只是獨立夥伴國的烏克蘭來說,已是相當可觀。

北約當中除立場曖昧的匈牙利外,其他所有成員國皆有軍事支援烏克蘭,就連沒有自家軍隊的冰島也派專機運送北約軍事物資。另外五眼聯盟的澳洲與紐西蘭、設有美國駐軍的日本韓國,以及計劃加入北約的瑞典芬蘭,皆對烏克蘭提供相當可觀的軍事援助。在開戰的一年內,烏克蘭收到的總軍事援助達六百九十四億美元,截至二○二三年一月,美國軍援迫近四百六十六億美元,且持續增加中。波羅的海三國所提供援助雖不及英美等大國,但卻相當落力,愛沙尼亞提供的援助更達其GDP的百分之一點一。

縱觀整個歐洲,除俄羅斯於是次戰爭中唯一的軍事盟友白俄羅斯外,包括梵蒂岡、聖馬利諾等小國皆有對烏克蘭提供人道物資、金錢,唯一沒有直接援助的小國安道爾,也因與其兩大保護國西班牙及法國外交立場一致,在聯合國各會議上表態譴責俄羅斯。中立國瑞士罕有地打破中立原則,為烏克蘭發聲並提供人道支援。

美洲方面,不只美加兩國提供源源不絕的支援,墨西哥、巴西、智利、阿根廷、秘魯皆提供人道援助,中東則有美國盟友沙特阿拉伯、卡達、巴林、阿聯,還有以色列提供援助,當中以色列也努力調停並促進烏俄雙方和談。

印巴兩國雖然互為世仇且與俄羅斯相對親近,但各自為烏克蘭提供十數噸人道救援物資。東協方面,除了親俄的緬甸軍政府,其他國家如印尼及馬來西亞皆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泰國及新加坡提供了人道物資,新加坡更是明顯地站在烏克蘭一方。而理應立場親俄的社會主義國家越南也向烏克蘭提供人道援助。作為同樣面對大國軍事威脅的台灣更是積極地為烏克蘭站台,雖然未能提供軍事援助,也捐贈了八百七十台無人機與AR-15步槍零件及至少五千六百萬美元資金與六百七十七噸醫療物資。

位於俄羅斯傳統勢力範圍的高加索及中亞,不少國家也少有地一反親俄立場,支援烏克蘭及要求俄羅斯停戰。因南奧塞梯問題而與俄羅斯交惡的喬治亞與烏克蘭同仇敵慨,表面上只提供金援,暗地裡有不少喬治亞人以「志願軍」之名為烏克蘭作戰;亞塞拜然(Azerbaijan)也在審時度勢後,與土耳其一樣偏向烏克蘭,以制衡俄羅斯的影響力及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問題上得利。哈薩克(Kazakhstan)與烏茲別克(Uzbekistan)雖未有跟隨其他國家在聯合國大會譴責俄羅斯,但仍一改親俄立場,反對戰爭並為烏克蘭提供人道援助,過去相對親俄的蒙古及塞爾維亞更直接在聯合國大會中支持譴責俄羅斯。就連全球唯一聯合國法定的中立國土庫曼也默默為烏克蘭提供人道援助。

若不計軍事援助,烏克蘭至少從各國政府收到八百三十億美元的援助,另外世界銀行及歐盟分別有高達一百三十億及一百八十億歐元的貸款可用於重建。此外,不少各國企業及民間人士皆慷慨解囊,透過烏克蘭政府的募款戶口或紅十字會等國際組織捐贈或直接提供物資,創下「眾籌戰爭」的先例。在文化及體育界,不少比賽賽會皆表態支持烏克蘭,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中不少人投票給烏克蘭代表使其奪冠,同時也有不少文化界人士舉行支援烏克蘭的表演,烏克蘭的文化影響力一時無兩。

被國際孤立的俄羅斯

雖然,俄羅斯聲稱俄軍只為保護頓巴斯俄裔居民而發動「特別軍事行動」「維持和平」,並以「反納粹」為口號,以合理化開戰的行為及試圖取得國際支持,然而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全境,主動攻擊烏軍甚至平民,使得其「維持和平」的口號不攻自破,更反被不少國家包括最為反對納粹主義的以色列及德國指責是假「反納粹」之名、行侵略之實,國際輿論更把俄羅斯的行為與「納粹」劃上等號,視烏俄戰爭如同當年納粹德國入侵歐洲各國一般,而非俄羅斯口中的「解放戰爭」。因此,俄羅斯在聯合國針對烏俄戰爭的討論中失勢,不只遭到譴責,更只得離開人權理事會,同時遭到國際法院與國際刑事法院調查。因應在國際社會上失利,俄羅斯一度考慮退出一些國際組織,如世界衛生組織(WHO)及國際貿易組織(WTO)以示抗議。雖然,有好些國家如中國會在西方制裁俄羅斯時表態反對,保護俄羅斯的國際利益,但也未敢公開為俄羅斯站台支持其侵略。真的公開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除了提供後勤支援的白俄羅斯,就只有北朝鮮敘利亞,以及厄里特里亞。

然而,真正有允許俄軍徵兵的,就只有敘利亞,還有立場曖昧的利比亞,吉爾吉斯及烏茲別克也有公民以俄軍身份參軍或擔當司機,但兩國皆未有官方允許公民參與是場戰事,烏茲別克更是明確反對俄軍開戰。民間方面,不少運動比賽包括北京冬帕運會拒絕俄羅斯運動員參賽,就算允許參賽的也對表態支持戰爭的運動員處分,不少文化表演也拒絕表演俄羅斯的作品,使得俄羅斯文化影響力大減。雖則,也有不少第三世界國家及中國的民眾因反美立場而表態支持俄羅斯,然而未如支持烏克蘭的民眾般能使得政府也開腔支持。過去俄羅斯政府會操控不少媒體進行大外宣,宣傳俄羅斯的偉大及貶損歐美各國形象,但戰爭爆發後各國及各大社交平台封殺與俄羅斯大外宣有關的帳號,使得俄羅斯一直以來為建立國際形象所作的心血付諸東流,即便輿論及認知作戰仍然進行,但只能維持守勢,對內嘗試說服民眾戰爭是為捍衛俄羅斯不被西方瓜分及俄羅斯仍有戰力,對外則繼續抹黑烏克蘭其身不正及西方不公。

至於白俄羅斯,也因被視為俄羅斯的幫凶,而遭到與俄羅斯一樣的國際制裁,國際形象及地位繼二○二○年反政府示威後大幅下跌,一些民眾更組成了不少游擊隊在白俄羅斯境內破壞後勤設施如鐵路及俄軍預警機,阻止俄軍利用這些設施入侵烏克蘭,另外還組成了好些軍團如白俄羅斯卡利諾夫斯基營、柏康理亞分遣隊,以及白俄羅斯戰術小組,與由反俄羅斯政府的俄白兩國公民與從俄軍投誠的前軍人組成自由俄羅斯軍團一同協助烏克蘭,抵抗俄軍。

自二○二一年開始愈演愈烈的反普京示威在開戰後重燃,在開戰當日,全國五十三座城市共有民眾示威抗議戰爭,單單莫斯科就有二千人在普希金廣場集會,參與示威的不只有反對黨領袖阿列克謝.納瓦尼(Alexei Navalny)的支持者,還有不少涵蓋左中右各在野政黨的支持者,並且有不少國內外俄裔名人聯署或公開呼籲停止戰爭。雖然,每場示威皆以警方武力驅散或鎮壓結束,但無阻反戰示威持續,單單二至三月已有一萬五千人被捕。之所以會有如此龐大的示威,不只是對俄羅斯政府貿然開戰殺害烏克蘭平民及把如此多的軍人強行送到戰場送死不滿,亦是源於過去對普京政府貪腐現象及高壓政策不滿。過去西方就克里米亞及頓巴斯問題對俄羅斯實行的經濟制裁,使得國內經濟不復普京執政早期的盛景。新冠疫情爆發使俄羅斯經濟大跌,戰前的二○二二年預期經濟增長已由百分之三調低至百分之二點八,自二○一九年起,俄羅斯政府更因沒有足夠資金維持養老金,一再推後法定退休年齡及凍結養老金,使得民眾不滿,在二○二一年俄羅斯國會選舉時執政統一俄羅斯黨已難以保住過往的高票數,普京的支持度更已從當初的百分之八十大跌至百分之五十七。本來,普京打算借戰爭引起的「聚旗效應」來轉移國內對經濟及政治問題的視線,怎料戰事失利使得民眾的怨氣加劇,只能控制輿論禁止民眾接觸非官方的戰事消息,只允許官媒報導並限制接觸境外社交媒體,反戰信息被視為假新聞封殺。

雖然,國內的反戰聲音因此噤聲,未有如戰爭早期般激烈,但這股怨氣,隨時會在其他重大事件發生時引爆,為俄羅斯管治埋下未爆彈。諷刺的是,本來支持普京開戰的激進國族主義者,因眼見俄軍戰事失利,進度緩慢,派系相爭,批評俄羅斯政府作戰不力,未能達到「去納粹化」,開戰後催谷的支持度數度下跌。曾經爆發戰爭的車臣,雖然獨立勢力已在第二次車臣戰爭中平定,由普京親信小卡德羅夫牢牢控制,但當小卡德羅夫派出如此多兵力到烏克蘭助戰,支持車臣獨立的杜達耶夫派隨時借在頓巴斯戰場協助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經驗,密密重建反抗勢力。一名被亞速營俘虜的車臣士兵在影片中呼籲車臣人要發動聖戰對抗俄羅斯,更引來高加索聖戰士捲土重來的憂慮,雖然聚集在敘利亞原教旨主義控制區伊德利卜的一眾車臣聖戰士未有表明會重新在俄羅斯活動,但他們對俄羅斯派車臣士兵入侵烏克蘭的不滿也不禁使人擔憂。即使現在車臣部隊在馬里烏波爾圍城戰後減少了在烏克蘭戰場的部署,但要是普京再發布動員令要求車臣部隊出征,車臣將可能再出現兵力真空使反對勢力有機可乘。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思想坦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02/1948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