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打出國格的烏克蘭及世界局勢重整

—《黑土埋輪──改變烏俄國運之戰》未完的終章

作者:

俄羅斯在是次戰爭中動用了大量人力物力,不只派出正規軍,還派出了本來用作內部治安之用的國家近衛軍及聯邦安全局的特種部隊與邊防軍到烏克蘭。據英國國防部判斷,俄羅斯在開戰首三個月已於烏克蘭戰場投入近一百二十個營級戰術群,占全俄羅斯兵力的六成半;但已有四分之一的部隊失去戰鬥能力,高達三分之一的兵力已陣亡,死亡人數為一萬五千,與蘇聯阿富汗九年的戰事死亡人數相若。一年過去,烏克蘭推斷自少二十至二十五萬名俄軍被派至烏克蘭,英國國防大臣華禮仕更於二月十五日推斷高達百分之九十七的軍人身處烏克蘭。俄羅斯只曾數次公布俄軍陣亡人數,對上一次公布為九月底,俄軍指有五千九百三十七名軍人陣亡,然而西方評估俄軍陣亡人數遠高於此,美國情報官員於二○二三年一月中推斷俄軍陣亡人數為四萬七千人並損失一半主戰坦克,英國國防部於二○二三年二月中判斷俄軍死亡人數為四至六萬人,烏克蘭國防部同時期更判斷俄軍死亡人數達十三萬九千人。至於烏軍方面,烏克蘭政府於二○二二年十二月判斷約一萬三千名烏軍陣亡,俄方則估計多達六萬一千二百零七名烏軍陣亡,美國及挪威則推斷烏軍總體傷亡人數約十萬人,然而並未具體推斷陣亡數字,只是比起英國推斷俄軍二十萬傷亡數字要少一半。此外,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公布截至十二月其軍隊共有四千一百六十三人死、一萬七千三百二十九人傷,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軍隊截止一月則有一千三百人死亡,除此之外,盧甘斯克幽靈旅還有芬蘭籍、義大利籍、塞爾維亞籍、斯洛伐克籍士兵各一死亡,頓涅茨克第十五國際旅則有一名義大利及一名哥倫比亞士兵戰死,再加上來自從喬治亞分裂出去的一名阿布哈茲士兵及四名南奧塞梯士兵陣亡。俄軍方面,則有十三名吉爾吉斯籍、十二名南奧塞梯籍、九名塔吉克籍以及一名摩爾多瓦籍人士以俄軍身份戰死,再加上九名敘利亞籍及白俄羅斯籍、坦尚尼亞籍、尚比亞籍傭兵各一名陣亡。據俄羅斯政府的說法,共有三十名居住俄羅斯西部的平民因烏克蘭的攻擊而死亡。

俄羅斯政府並沒有公布為烏克蘭戰爭所作的軍費支出,但單從如此龐大的軍備及兵力損失,要補充損失維持戰爭將需投放龐大的資金,軍費開支推斷明顯大升,據《特戰部隊報導》(SOFREP)統計,要維持戰爭,俄軍每天需花費九億美元,當中不少是因為俄軍每天發射大量飛彈,每枚飛彈開支便達一百五十萬美元。在烏俄開戰首兩周,俄軍的戰損便高達七十億美元,而俄軍目前最大的戰損,是四月被擊沉的莫斯科號,估計損失達七億五千萬美元。

國際制裁及禁飛令對俄羅斯的進出口造成毀滅性打擊,俄羅斯與白俄羅斯的飛機與船隻被大量國家拒絕進入境內及使用港口,只能迂迴航行。油氣資源也遭美國制裁,加上北溪天然氣管道遭破壞,俄羅斯只能繼續出口能源至尚未達成協議制裁俄羅斯能源的國家,或經中亞國家轉售能源至歐洲規避制裁,使得俄羅斯二○二二年天然氣產量下降百分之二十,出口下降百分之四十五,只是受惠俄羅斯操控天然氣價格加上供應緊張帶來的能源價格上漲,使俄羅斯的能源銷售收入不至於大跌;各類商品亦只能出口至中國等與俄友好的國家。另外,由於各國限制與俄羅斯的技術交流及工業零部件與材料出口,包括生產電子產品必須的晶片,俄羅斯不少工廠因缺乏零部件及材料只能停工,就連坦克工廠也只能停工。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二○二二年的數據,俄羅斯的經濟增長將收縮百分之三至五。

據《彭博社》推斷,俄羅斯的經濟損失達一千零八十億美元,相當於烏克蘭二○二一年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經合組織估計二○二二年全球經濟損失達二兆八千億美元。由於絕大部分俄企被禁止使用國際金融結算平台SWIFT,俄羅斯對外交易面臨沉重打擊,盧布一度嚴重貶值,在開戰首兩周大跌百分之四十,由一美元兌七十多盧布跌至一美元兌一百三十多盧布;莫斯科及聖彼得堡的證券交易所一度要暫停營業,後來在俄羅斯政府實行嚴格外匯管制,大幅加息、調高購買外匯手續費、要求出口商把八成外匯收入換成盧布,並要求能源出口等皆以盧布結算,才止住跌幅,變回三月底的一美元兌八十多盧布,比起戰前只跌百分之四,匯率保持穩定至二○二三年,但有指黑市匯價仍是介於一美元兌一百三十五至二百五十盧布。然而,因俄羅斯不穩定的經濟及操控匯率,使得歐盟下達禁令禁止評級機構為俄羅斯及俄羅斯企業進行信貸評級。如此的經濟困境加上一眾外資企業撤出俄羅斯,使得不少富豪及專業人士決定逃離俄羅斯,經芬蘭或土耳其前往其他西方國家,以避免受戰爭與兵役及經濟困境還有隨之以來的嚴重通漲牽連,同時儘量把資產外移以避免政府充公資產來維持開支。部分擁有其他國家護照的富豪則試圖裝作其他國家國民避過制裁,以免資產受損。由開戰至同年九月,已有七十萬人逃離俄羅斯,對俄羅斯免簽的阿根廷甚至出現大批俄羅斯孕婦前來產子。唯一直接軍事支援俄羅斯的國家白俄羅斯,據白俄羅斯總理戈諾夫琴科二○二二年五月所言,已因戰爭損失一百六十至一百八十億美元,未能與西方國家有任何進出口貿易,全年經濟萎縮百分之四,使其自二○二○年因國際制裁飽受打擊的經濟再遭嚴重打擊。

雖然俄羅斯及白俄羅斯在這次戰爭蒙受鉅額經濟損失,但靠著自二○一四年為防範國際制裁建立的經濟體系及與中國及伊朗的經濟合作,俄羅斯確實抵過了國際制裁第一波的衝擊,重新控制國內經濟及輿論。然而,若國際社會對俄羅斯及白俄羅斯的態度持續,兩國也只能回復冷戰時期獨立發展的經濟體系,只與友好國家如中國往來,學習白俄羅斯二○二○年面對國際制裁的經驗,猶如一直遭歐美制裁的北朝鮮伊朗及古巴般獨立發展,並靠仍可與歐美貿易的中國來取得關鍵的外國技術及資源。只是,俄白兩國的經濟,難以回到身為金磚四國時期的頂峰狀態了。未能調和塔吉克與吉爾吉斯邊界衝突及納戈爾諾—卡拉巴赫領土爭議的俄羅斯,也漸漸失去對中亞及高加索的主導權了。

烏俄戰爭的爆發,使得世界變了樣,各國之間的矛盾激化,要回去以往的和平共處,可說是難若登天。就算各國因二戰後以核武儲藏達致的恐怖平衡而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爆發,新冷戰的對立已難避免,頂多更謹慎考慮開戰的代價。一場地區性的戰爭,已足以使全世界陷入能源、糧食以及通漲危機,油氣塑膠及糧食化肥價格因俄羅斯控制油氣資源及烏克蘭糧食出口而急升,使得不少國家如土耳其出現大規模示威,黎巴嫩斯里蘭卡等地因經濟困境及政府面臨破產危機引爆的衝突更使國家面臨崩潰危機,亦為不少地區埋下新一輪衝突的導火線。歐洲各國被迫尋找其他油氣供應源如美國的液化天然氣,以及重新考慮使用核能。

一介平民雖難以左右國策,各式各樣的文宣表演與示威抗議亦無法直接阻止戰爭,但至少要做好隨時爆發戰爭的心理準備,提升自己的求生能力,如烏克蘭般快速掌握,因是次戰爭提升的新科技與StarLink及無人機以增加情報收集能力,加強與不同潛在盟友的聯繫,不止是在戰爭中保命,也可用於天災之時。若各國民眾加強聯繫,國民外交或許能減低國家間的衝突。只有大部分人真的渴求和平,渴求自由,才能避免戰爭的爆發。

李大衛

Facebook專頁「軍武庫 Arsenal Street」版主,同時參與數個時政、軍事、歷史專頁的營運,前國際關係研究助理,及曾於傳媒任職。文章曾多次刊登於不同媒體,包括端傳媒、香港獨立媒體網、ETToday新聞雲以及其他港台網媒,並曾在數家網台作客分析軍事及時政。在港大就讀時,認識了不同國家、宗教文化的好友,立志背上背包走遍世界親歷不同文明,閒時會參與歷史重演及帶領青少年制服團體訓練,分享見聞。

梁佐禧

Facebook專頁「軍武六角龍」版主,曾為台灣軍事新聞傳媒「軍傳媒」特約供稿,常與Youtube廣東話軍事頻道「軍武器研」合作錄製節目。專頁主要研究有關烏克蘭戰爭資訊,整合烏軍士兵的訪談,權威戰爭研究機構發布的文獻,以及講解國際軍事新聞,力求為廣大讀者揭露戰況。

葉澄衷Facebook專頁「軍武六角龍」編輯,曾從事翻譯行業,並為台灣軍事新聞傳媒「軍傳媒」特約供稿。烏俄戰爭初期大量翻譯英國國防部、美國戰爭研究所和皇家國防安全聯合軍種研究所的開源情報。致力推廣軍事雙語知識,讓讀者掌握戰爭脈絡和國際觀點。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思想坦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02/1948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