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重要信號:拜登和習近平之間,語氣已經變了

法國《世界報》評論員阿蘭·弗拉雄(Alain Frachon)周四對一個星期前的拜習會發表了他的評論。

他在其專欄中寫道,雖然中美兩國元首11月15日在舊金山舉行的會晤恢復了雙方謹慎的對話,但是,兩國在地緣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上的差異仍然會嚴重影響中美關係。

弗拉雄首先寫道,2022年美國總統描述中共國家主席時說,習近平是個獨裁者。

2023年11月15日星期三,在拜習會結束後,一名記者問拜登:「你還認為他是獨裁者嗎?」拜登回應說:「是的,他是這樣。」拜登還補充說:「他是這樣,就像一個領導著一個制度與我們完全不同的國家的傢伙。」

北京,這個「傢伙」是顯然不喜歡拜登這麼說的。中共外交部稱這是「不負責任的操縱行為,中方堅決反對」。

在舊金山舉行的亞太經合論壇峰會的目的,首先是為了讓四十年來都沒有過的中美關係的惡化得以減緩,拜登的這句簡短的話是否會破壞峰會期間取得的成果呢?

就此,蒙田研究所的漢學家顧德明(François Godement)本周寫道,這次峰會標誌著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競爭暫時停頓」下來了。近幾個月以來,中美兩國各領域的部長級交往全面恢復。在加州午餐之前,兩國甚至已經成立了氣候工作組。在舊金山,他們決定恢復兩軍之間已經中斷了一年的軍事接觸。

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改變中美巡邏隊在西太平洋空域和海域相遇時每天都差點有事件發生的情況。中國已同意停止出口製造芬太尼所需的化學成分。過去二十年來,芬太尼這種合成阿片類藥物在美國造成數十萬人死亡。

「態度很酷」

弗拉雄表示,語氣變了。在中國方面,不再是「戰狼」外交了,中國外交突然埋葬了對中國超級大國崛起的頌歌,不再對衰落的西方所犯下的所有惡行進行猛烈的譴責。這應該是舊金山的遺傳基因發揮了作用,在舊金山,人們培養的是一種很酷的態度。更重要的是,習近平是求人的,他需要華爾街。

面對低迷的經濟形勢,中共國家主席呼籲美國恢復對中國的投資。他試圖吸引來自大西洋彼岸的明星大老闆。他無法忍受拜登政府決定的對某些高科技產品採取的出口限制。

弗拉雄繼續表示,習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來奉行的國內政策與外交政策相互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北京與華盛頓今天的關係。我們知道當今中國的情況是:對民眾實施數碼監控,碾壓所有的國內異議人士,出台對外國公司構成威脅的數據間諜法,香港的命運不容樂觀,在台灣周圍進行武裝恐嚇,最後,使盡黨國宣傳機器的全部力量來宣傳美國的衰落和中國模式的優越,還有國際秩序必須要「去西方化」,等等。所有這一切都不能創造出讓平和的中美關係重生的信任氣氛。

弗拉雄寫道,美國的野心則更簡單一些。美國在2022年10月的戰略文件中表示:「中國是(美國的)唯一一個有意改革國際秩序的競爭對手,並且中國日益擁有實現這一目標的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能力。」華盛頓不想謀反北京政權,甚至也不想讓中美兩個經濟體脫鉤,但美國打算保持或加強其在某些技術上的競爭優勢,因為這些技術將塑造未來的經濟和軍事格局。

習近平領導的中國選擇了在國際舞台上培養反美意識形態—尤其是結束美國在西太平洋的軍事存在。在國內,它認為美國可以對中國施加的政治文化影響是「敵對的」,並反對之。中國這樣的政策是否符合習近平在舊金山發表的言論呢?在舊金山,習近平問道,「我們面臨的首要問題是:我們是夥伴還是對手」,習近平說,自己準備好扮演夥伴的角色。

在拜登一邊,拜登也有矛盾的地方:他遏制中國在某些技術上的突破,遏制中國在亞洲和其他地區的擴張主義;英國《金融時報》的埃德·盧斯(Ed Luce)寫道,最終,拜登卻「奉承中國,讓中國接受自1945年以來的國際秩序」。

不管怎樣,北京與華盛頓的關係仍將是很艱難的,與加州的態度很酷相去甚遠。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法廣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124/1982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