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短短兩天,兩個最看好中共國的美國人都走了

兩個最看好中[共]國的美國人,在短短2天時間裡先後離世。

一位是亨利·基辛格,逝於2023年11月29日。

今年5月27日,也就是半年前,他剛剛度過了自己100周歲生日。

而基辛格去世的前一天,11月28日,伯克希爾·哈撒韋發表聲明,投資天才查理·芒格去世,享年99歲。

芒格出生於1924年1月1日,也就說,距離他100歲生日只有一個月。

中[共]國,在兩位百歲老人的生命中都打下了深深的印跡,直到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年,他們依然還在為他們的中[共]國事業操勞。

尤其是基辛格。

來中[共]國一百多次

按照基辛格自己的說法,他曾經超過一百次踏上中[共]國的土地。

他最後一次來到中[共]國是2023年7月20日。

據接近他的人說,他離開後表示,有生之年還會帶團訪中[共]國。

資料圖:查理芒格

來中[共]國一百多次?

這個數據和官方的統計略有偏差,但也相去不遠。這是一個讓人感到震驚的頻率。

我的前同事,大約十七八年前,曾經統計過那些被稱作「老朋友」的外國人,截至他統計時為止,大約600出頭。

這篇文章公開發表在報紙上,提煉出了能成為中[共]國老朋友的四個標準——

1,1949年以前就支持中國共產黨,比如寫《紅星照耀中[共]國》的斯諾;

2,1949年以後堅定支持中[共]國政府,比如柬埔寨國王西哈努克

3,幫助中[共]國打破封鎖和孤立的國際環境,比如基辛格;

4,改革開放以後幫中[共]國融入國際秩序的,比如前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

中[共]國對「老朋友」都很夠意思,絕不會出現人走茶涼這樣的事,對基辛格的看重就更加如此。

其實,有心人只要想一想他最後一次訪北京時所受的禮遇,就可見一斑。

7月20日,中共領導人專門為他在釣魚台國賓館過百歲生日。

宴會桌中間是用鮮花製作的立體中國畫,上面的五孔橋是釣魚台國賓館的標誌建築,他1971年秘密訪北京就下榻於此。

中方為他擺了100個壽桃,而當天的菜品也回溯到1972年,他陪同尼克森總統訪北京的那一天。

基辛格一生被前後中[共]國五任領導人奉為上賓,這一點前無古人,估計後也難有來者。

最後一次在北京,他見到了所有他想見的人,還包括美國政要布林肯、參聯會主席、國防部長數次點名想見卻見不到的人。

唯有基辛格。

基辛格的國務卿,掌握了有史以來這個職位最大的權柄,以至於當時的美國媒體評價說,說起美國外交,人們只知道基辛格,不知道尼克森。

由於國務卿過於強大,以至於美國國會曾提出建議是否要對國務卿的職責進行約束。

另一方面,美國官員去職之後,他就是一個普通人。

這話理論上沒錯,所以基辛格最後一次訪北京,很多媒體給予了非常悲觀的評論。

說中美關係始於基辛格,也終於基辛格。普遍認為他的訪問不會有任何用處。對於今天的中[共]國還是美國而言,他已經過時了。

但現實因人而異。

當中美關係就是需要一個政府之外的「第三管道」來傳遞消息的時候,一個能夠和中[共]國說上話的人當然就十分重要。

尤其是需要他傳遞的話,很可能是不適合在正式場合講的,或者不適合直接向美國方面講的,一個能夠被兩方面信任的人,一個人就是一個通道,這可不是隨便什麼人就可以扮演的。

你看看美國官方怎麼評價基辛格的最後一次訪北京的:

一句是,這次訪問是私人性質,不代表美國官方;另一句則是,「期待基辛格前國務卿回來後,聽聽他在中[共]國所聽到的、所學到的、所看到的」。

一個時代的落幕

時代是由一個一個的人的故事寫就的。

芒格、基辛格的去世,揭示了一個我們曾經熟悉的、習慣的時代正在離我們而去。

芒格去世前所公布的最後一份美股持倉名單,截至2023年3季度末,每日期刊共持有四隻股票,四大重倉股分別是美國銀行、富國銀行、阿里巴巴和美國合眾銀行。除了三家美國銀行之外,唯一的外國公司,就來自中[共]國。

雖然投資阿里遭遇了一些虧損,芒格也承認自己對阿里期待過高,但是自2022年1季度之後,每日期刊沒有賣出一股阿里的股票。

芒格也許比中[共]國的股民更看好中[共]國的經濟和未來(不是A股),這一點直到他去世都沒有改變。

基辛格同樣看好中[共]國成為一個經濟超級大國以及塑造全球政治秩序的重要力量,並試圖找到兩個不同的大國在同一個國際秩序中的相處之道。

最看好中[共]國的兩個美國人,走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智谷趨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201/1984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