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小民之心:財政崩潰官不聊生習近平竟然遭暗諷

作者:

中國經濟的不景氣,已經引起了越來越多的擔心,而這種廣泛的擔心,返過來,又嚴重影響了對經濟的預期。這個月中旬中共召開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加強經濟宣傳和輿論引導,唱響中國經濟光明論「。似乎,這樣就能讓人們忘掉對經濟的擔心,忘掉對生活的焦慮,以為望梅真的可以止渴,畫餅真的可以充飢。當局這樣的做法,讓人們感受到的只是暴虐和愚蠢。尤其荒唐的是,針對外界對經濟的擔心,負責所謂國家安全的國安部近來卻不斷高調錶態,提出國家安全機關堅決築牢經濟安全屏障。而且,認為,各類意圖唱衰中國經濟的「陳詞濫調」,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道路進行攻擊、否定,妄圖對中國開展戰略上的圍堵打壓。安全部類似的恐嚇叫囂已經有過多次了,上個月,國家安全部還發文《做金融安全的堅定守護者》,指責一些居心叵測者妄圖興風作浪、趁亂牟利,不僅有「看空者」「做空者」,還有「唱空者」「掏空者」,企圖動搖國際社會對華投資信心,妄圖引發我國內金融動盪。顯而易見,唱響中國經濟光明論和對各類唱衰中國經濟的「陳詞濫調」進行恐嚇和打擊,可謂是一體兩面。當局似乎認定,經濟安全的根本不在經濟,而在安全。故而,由安全部出面打壓輿論、震懾人心上,以此來挽救經濟。一般來說,國家安全機關主要是對付隱蔽的敵人,對付敵方的間諜,如今,習近平當局卻用安全部來恐嚇、打擊唱衰者、看空者、做空者,顯得格外的荒唐和荒誕。

值得一提的是,前幾天,一則江西省政府決定對全省範圍內的機關、事業單位全面降薪的消息,在國內的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同時,有不少當地人士證實,他們的收入確實被降低了。其實,這類消息早已不是新聞,今年5月,國內的《財經》就曾經發文,證監會降薪對標公務員,工資福利預算下調17%。至於一些沿海省份,諸如浙江降薪25%,江蘇降薪15%,福建降薪20%之類消息,已經多次在國內的網絡媒體上出現,不僅一般的公務員大幅降薪,就連警察都降低了工資。這些情況,不僅引起了國內媒體的關注,新加坡和港台的主要媒體也都有相關的報導,比如,台灣三大報紙之一的《聯合報》,今年9月就曾經報導:陸公務員頻傳減薪、最多砍4成。香港星島日報》9月也有一篇報導,題目是公務員鐵飯碗不再,年薪被削20%。

其實,類似的消息從去年就已經廣泛地見諸媒體,國內的《財新》去年6月末就發表的報導稱,東部沿海多地公務員工資下調幅度約兩三成。總部位於新加坡的中文網絡媒體端傳媒去年6月曾經刊登文章,中國地方財政危機:當超級國家能力一再凍結「危機」,誰將承擔後果?其中提到,在不同省份都出現的財政供養人員降薪現象,指向地方財政的收入危機。端傳媒7月刊登的另一篇報導「中國公務員降薪潮:他們仍是清零時代的倖存者」,也談到了公務員降薪的情況。由此可知,各地公務員降薪根本就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然而,奇怪的是,這次網上傳出江西機關、事業單位全面降薪的消息後,江西省有關部門卻立刻指責該消息是「謠言」,只是,江西當局的指責,迅速遭到了很多知情者的反駁,畢竟,真實情況就是如此。可以對比的是,就在今年7月,網上盛傳,廣東省人民政府宣布公務員集體降薪25%,不僅社交媒體上,就連國內許多著名的入口網站都在轉載這個消息。眾多網民對上述消息發表評論,並呼籲廣東政府公開澄清公務員是否降薪25%,然而,廣東當局始終不做任何回應,一直保持沉默。

事實上,三年清零下來,就連許多經濟發達的地方,都已經出現了嚴重的財政困難,不得不大幅度降薪。能夠按時發放工資,已經算是僥倖了,許多基層單位,特別是一些經濟相對落後的縣市,幾個月都拿不到工資,更是人盡皆知的事實,網上訴苦的帖子和留言隨處可見。此前,地方降薪的話題,在媒體上可以隨便談起,從來沒有哪個地方當局正式出面否認這類消息,江西省的這個做法確實非同尋常。顯然,中國的整體氛圍近來發生了重大的變化。這個月12日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要求,要加強經濟宣傳和輿論引導,唱響中國經濟光明論。結果,幾乎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結束的同時,就流傳出江西機關和事業單位全面降薪的消息,這明顯有違中國經濟光明論。對此,江西當局當然不敢保持沉默,必須立刻做出反應,否認這類說法。至於事實如何,並不重要。畢竟,維護黨中央的權威,維護習近平的面子,是第一位的。為了政治正確,無懼公然撒謊。事到如今,中共的財政危機已經難以避免。畢竟,經濟的衰退無法阻止,而百姓已經被壓榨到了極點,當局只能選擇減少體制內這些人的工資和獎金。此前,有重要的國際媒體報導說,中共當局正在通過銀行清查擁有3000萬人民幣以上資產的富豪,要求他們交出20%財富,否則就查稅。還有傳言說,習近平要求紅二代集團至少拿出三分之一的財產,幫他渡過難關,不交的話,他就上手段了。只是,即使習近平當局能夠敲詐出一筆財富,應付一時之需,卻不可能從根本上改變局勢,於是只能掩耳盜鈴,唱響中國經濟光明論。

近日,國內忽然熱傳起御用學者鄭永年的一篇文章,題目是「如果中國知識界繼續下行,中國將很快進入一個全民弱智的時代」!其實,鄭永年的這篇文章,原本是一篇舊文,最初發表在6年前的《汕頭大學學報》上,原題是《網際網路時代知識分子的名利場》。選擇「中國將很快進入一個全民弱智的時代」作標題,無疑應合了中國當下的整體氛圍,因而,引起了不小的反響。說來,一篇御用學者的文章並不值得認真對待,但是,中國進入弱智時代卻是一個值得擔心的真問題,這篇文章再次發酵無疑和這個真問題有直接的關係。實際上,人們想抨擊這個弱智時代,鄭永年的文章不過是一個由頭,一個引子。想必,真正提出這個問題的人,很少不知道,中國進入弱智時代的真正原因,人們只是想借鄭永年的文章發出中國進入弱智時代的感嘆而已。應該說,這不是全民弱智的時代,而是統治集團弱智的時代,而統治集團的弱智源於獨裁者的弱智,源於習近平的弱智。製造出這樣荒唐荒誕的弱智時代,獨裁者習近平必然會威信掃地,成為天下人的笑柄。可怕的是,今後,在習近平殘暴而荒誕的統治下,統治集團弱智的問題越來越突出,中國的政治生態、社會生態也越來越扭曲。

大約在今年年初的時候,就開始流行一個新的歇後語,武則天守寡——失去理智,就是失去唐高宗李治,這個歇後語的流行反映出人們對官方輿論乃至統治方式的荒誕已經有了極深的感觸。因為,官方的宣傳與現實的落差實在太大了。在民生極端凋敝的情況下,當局公然無視事實去自吹自擂,只能遭到外界的鄙視。當局這樣做,當然是極端的弱智行為。至於,讓國安部門出來維護經濟秩序,只會狗惡酒酸,讓更多的資本逃離中國,此舉更是荒唐之極,愚蠢之極,弱智之極。

事實上,在這個弱智時代,百姓並不是弱智,而是無可奈何。體制內的很多人也不是弱智,而是以自甘弱智換取苟且的日子。如果自甘弱智可以得到好處,或許,有人還樂意繼續下去。現在的問題是,他們的工資和獎金被大幅度降低,他們的利益受到嚴重傷害,這些人怎麼還會樂意自甘弱智呢?應該說,相比於底層百姓,體制內的一些普通人可能更加關注國內的經濟形勢和政治生態,畢竟,他們的利益和這個體制的關係更加密切,他們對這個體制的未來更加焦慮和擔心。同時,對習近平的無能和弱智更是感到鄙視和無奈。實際上,經歷了習近平這些年愚蠢、荒誕的統治後,特別是面對越來越艱難的生活,人們的心態、尤其是體制內很多人的心態明顯已經發生了變化,無法再「自愚自樂」。可以想像,這次,在國內的媒體上,讓中國進入弱智時代成為一個話題,很可能是體制內的某些人在藉機發泄不滿。習近平已經遭到了廣泛的厭惡和鄙視。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小民之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1223/1994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