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貨櫃運費飆漲 除紅海危機外還有這個因素難以克服

氣候變遷造成巴拿馬運河水位太低,而蘇伊士運河受到地緣政治緊衝擊,導致貨櫃運費飆漲。圖為巴拿馬運河。(路透)

巴拿馬運河和蘇伊士運河都是全球貿易的咽喉要道,如今前者受到氣候變遷的限制,後者受激烈多變的地緣政治格局衝擊,但兩者都對歐洲和美國的航運貿易產生重大影響。

Seatrade Maritime News4日報導,歐洲的船運代理商被告知,到2月運費可能會從目前每40呎標準貨櫃(FEU)的4000至5000美元,上漲至每FEU1萬2000美元,因為1月亞洲至歐洲的艙位已經受限,目前僅接受2月發船的新訂位。

最近的影響是,法國達飛海運集團(CMA CGM)對亞洲至北歐航線的均一運費(FAK)每20呎標準貨櫃(TEU)徵收500美元的旺季附加費(PSS),已自元旦起實施;地中海PSS每20呎干櫃最高3650美元,每FEU或冷藏貨物為6300美元,均自1月15日起適用。

有跡象顯示,由於運河容量的影響將會持續,這些費率將維持此價位,但歐洲零售商則警告運價將再度上漲。

因此,分析師預測,供應鏈將延長,交貨時間將延長,費率將上升,港口將壅塞,似乎將重演2020年新冠肺炎造成的中斷,因為太平洋以及從亞洲到歐洲的主要貿易的運費已在快速攀升。這些條件將使船運公司在與託運人談判合約時處於有利地位。

太平洋地區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巴拿馬運河的限制再次迫使貨物返回美國西海岸或墨西哥,通過鐵路和卡車將貨櫃運送到墨西哥灣、中西部和東海岸的目的地。

分析師門洛(Jon Monroe)在最新的市場報告中寫道:「雖然你們之中有許多人可能認為,2024年直客貨主(BCO)將拿回因新冠肺炎疫情所被收取的高運費,但很抱歉讓你們失望了。」

門洛表示,巴拿馬運河水位造成的干擾,以及船隻從蘇伊士運河改道繞行非洲開普敦,「造成了巨大的資產失衡,就像我們在2020年經歷的那樣」。門洛說,如果這種情況在2024年下半年獲得解決,他會感到驚訝。

門洛還預測:「船運業者預計將通過空航(blank sailing)來緊縮運力,以產生貨櫃積壓,如此將支撐業者度過4月至5月期間,同時談判更好的合約價格。」

由於預計貨物將從直布羅陀海峽附近的港口運送,亞洲至地中海的貿易成本也在增加。

Dynamar顧問公司的分析師違迪(Darron Wadey)說,如果改道好望角開始成為結構性形態、而非暫時性的權宜之計,那麼在某種程度上可能有機會重塑亞洲、北歐、地中海和西非的貿易。

然而,韋迪也指出,相較於疫情危機,有兩個關鍵並不相同,首先,需求大幅下降;其次,由於過去三年的船舶訂單,航線的可用運力過剩。他說,從某些方面來講,改道繞行非洲反而有助於避免或減輕運能過剩的情況。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經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05/1999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