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星空高遠萬重天世人多是天上來(下)

作者:

曾經有多少古人,和我們一樣仰望這璀璨的星空?

(接上文:星空高遠萬重天世人多是天上來 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11/2002589.html

兩人說話間來到了一處巍峨雄偉的宮殿前,祖師說:「今天是天界一年一次盛會的日子,各路佛道神都會匯聚此地,你與我屏息遠離瞻仰,我會把他們在歷史上的名號告訴你,雖然那只是神降生人世的名字,回歸天界就不再用了,但是我告訴你,好讓你知道容易對照。」

時逢盛會,與會眾神佛道、天人數量如山如海,只能萬中選一述說,三皇五帝及眾多史冊未記錄的遠古聖者,又有有巢氏、燧人氏、女媧氏、神農氏、舜、禹、周文、武王、漢文帝漢武帝、光武帝、唐高祖、周世宗、宋太祖宋仁宗、元世祖、明孝宗,又有周公、孔子、倉頡、比干、彭祖、太公望、蕭何、張良、曹參、諸葛亮、魯肅、謝安、房元齡、杜如晦、魏徵、狄仁傑、徐有功、張九齡、張巡、郭子儀、顏真卿、李泌、崔佑甫、陸贄、楊綰、杜黃裳、李絳、裴度、呂蒙正、寇準、王旦、范仲淹、包拯、司馬光、鄒浩、陳瓘、李綱、宗澤、趙鼎、岳飛、陸秀夫、文天祥、耶律楚材、廉希憲、劉基、方孝孺、于謙、王恕、劉健、謝遷、劉大夏、王守仁、楊繼盛、鮑叔牙、百里奚、寧俞、鬬㝅於菟、孫叔放、士會、叔孫婼、申包胥、沈諸梁、樂毅、田單、魏無忌、李牧、韓信、周亞夫,陸續到會。

另有衛青、霍去病、霍光、趙充國、蘇武、張騫、魏相、陳湯、吳漢、賈復、馮異、岑彭、耿弇、來歙、祭遵、班超、皇甫規、孫策、趙雲、龐統、張飛、周瑜、陸遜、陸抗、周處、王導、周訪、溫嶠、陶侃、謝元、慕容恪、王猛、韋叡、張須陀、李靖、薛仁貴、蘇定方、裴行儉、李光弼、段秀實、李晟、馬燧、渾鹼、韋皋、李德裕、錢僇、韓通、曹彬、狄青、張泳、韓世忠、吳玠、劉綺、虞允文、孟珙、張世傑、穆呼哩、托克托、速不泰、察罕特穆爾、董搏霄、庫庫特穆爾、徐達、常遇春、鐵鉉、徐輝祖、張輔、李賢、楊一清、張居正、王崇古、戚繼光、俞大猷、李冰、扁鵲、華陀、王叔和、葛洪、孫思邈、伯夷、叔齊、柳下惠、孔子七十二門徒等等,更多人因史冊失傳而湮沒失其名。

最後來盛會的是釋迦牟尼、彌勒等眾佛與文殊、普賢、觀世音等大菩薩,另有遠古仙人廣成子、許由、赤松子、洪崖先生,及關尹喜、安期生、魏伯陽、徐庶、陶弘景、呂岩、陳摶、邱處機等無數仙人參加盛會。

盛會完畢,與會佛道神散去,書生與祖師邊行邊談,說話間,書生仰視天際,忽見紅日銜山,雲霞五色,層疊而上,如蜀錦之燦爛,或如巨虹橫亘天半,五色相間。祖師曰:「此卿雲也。人間數十百年乃一見,詫為異瑞。此天則日落日出之時,無不有之。一會見皓月東升,仰視天中,又懸一月。書生問:「怎麼有兩個月亮?」

祖師說:「此天有四月環繞,或此缺而彼圓,或此沉而彼升,故每夜都有明月照耀,亦有四月俱圓,同時並照者,每月不過兩日,則光華逾於白晝。今夕適逢良宵,去此百餘里有名勝一區,我與你俱往小憩,此區為曾經降生人間之諸女仙賞月之所,而雅客遊人亦俱集於此。適值此良緣,或可與你妻相見。」

乃駕雲而行,須臾即到。樓台池榭,引人入勝。路口有一亭,祖師曰:「可在此小住,女仙來者必由此過,我們坐曲檻候之。」天空三月映照,繼而四月齊輝,亭下有一醴泉可鑑鬚髮。亭外有仙人掌,大逾數丈。祖師俯取醴泉,與甘露各半相和,與書生分飲,其甘香清冽,非世間所有。一會,見輕雲出岫,蒸為綺霞,掩映四月,如滿天錦繡,輝煌五色,異樣奪目。祖師曰:「此月華也。」

兩人靜靜邊等邊欣賞月華奇景,清風徐來,隱隱仙樂入耳,五彩月色變換,書生心生喜樂,安逸滿足惟願永享天福。轉眼諸女仙簇擁而至,或輕車、駿馬、坐轎,或吹洞簫、吹玉笛、擊檀板、揮羽扇、執拂塵,服色各異,琳琅配飾,明艷絕代,光彩溢目。眾女仙路過亭下進入內殿,祖師一一指示。

除太古女仙姓名已不可考,也有女仙不欲令塵世人知其而隱名,書生只摘錄部分,有娥皇、女英、周室三母-太姜、太任、太姒、無鹽、漢戚夫人、孝惠張皇后、班婕妤、王昭君、陰皇后、唐長孫皇后、懿安郭太后、後唐韓淑妃、後周世宗之小苻後、英宗高后、神宗向後、哲宗孟後,欽宗朱後、元泰定帝之巴拜哈斯皇后、明高慈馬後等等。

又有百名女仙簇擁而來,祖師僅僅說了:「弄玉,漢魯元公主、大喬、小喬。」其餘未能一一示之。遠眺含元閣上,西王母與眾女仙賞玩月華,有孔子之顏母,及孟母、陶母、緹縈、竇娥、曹娥等等女仙。

亭台樓榭之間,又有百餘女仙徘徊眺望,三五成群,祖師說:「這些是散仙,如羅敷、木蘭、綠珠、紅拂,皆在其中。書生隨即看到他的妻子,妻子來到亭前,隔欄對書生說:「我在此快樂非常,君子根基甚深,能得大仙幫助,來天宮一游。然而你尚有十一年的塵世期限,等到了時間就會回到這裡,到時自然相見。」說完即翩然而去。

是時,月華益明,五色之雲,蒸為異彩二十餘樣,或鋪如織錦,或亘如橋樑,或如七級浮圖,或分如千條匹練,諸仙皆鼓掌稱奇。書生見更多仙人來此賞月,或駕麒麟,或駕鳳凰,或駕神獅,皆文彩彪耀,非世間所得見。又見有男女仙同載飛車,皆馳騁笑語甚為快樂。書生驚訝問:「祖師才言此間無男女之欲,故無生育,亦永無劫數,適又見周公瑾與小喬夫婦同車,為什麼呢?」

祖師說:「彼皆朋友也,非夫婦也。此間本無男女之欲,故男女相友不以為嫌。諸仙皆在此已千萬年,各就其性情所近而相與為友。或有相視一笑,偶動塵心,遂下降為夫婦者。只緣塵心一動,則此天至輕至清之氣自不能居也,到塵世時間長短,視其情之深淺而定。諸仙在塵世為夫婦,不過數年或數月耳。其暫為夫婦者,幻也。及各返其真,則雖仍相與為友,而其心寂然不動,故雖同車而不以為嫌,以本無嫌之可避也。你將來到此,與你妻會晤之處,亦必在此等景區。」

又見到漢惠後、昭後、哀後、平後、孫夫人、穆後、唐韓淑妃、周苻後、宋宋後、孟後、朱後、元寧宗後,皆騎鳳凰向景德樓而去,原來班昭邀諸后妃往樓中賞月也。書生問:「為什麼這些歷史上的后妃能降生此天呢?」祖師曰:「此諸后妃皆貞節之最純者也。人知貧賤之難保貞節,而不知位至后妃,苟為事勢所迫,其艱難有十倍於平民者。此中諸仙以漢惠後之全節為尤苦,向皆在景德樓玩月,今獨不在,諸女仙覺寂寞寡歡,故遣使邀之耳。

「時值夜半,歸期將至,我再領你到翰林院訪問諸賢,然後送你回去。」

於是祖師御微風至一廣廈,占地甚大,有千餘房屋,內有一院落,諸賢在此吹竹彈琴,賞月遊玩,有李淳風、僧一行、郭守敬、晏嬰、東方朔、屈原、莊周、枚乘、賈誼、劉向、韓愈、柳宗元、李翱、歐陽修、曾鞏、宋玉、司馬相如、揚雄、張衡、曹植、左思、郭璞、李白杜甫蘇軾黃庭堅、高啟、師曠、公輸般、養由基、伯牙、蔡邕、嵇康、顧愷之、吳道子、張僧繇、倪瓚、唐寅、王羲之、褚遂良、虞世南、歐陽詢、柳公權等等,無數歷史名人、術有專長者匯集。

祖師展袖使書生入其中,約二時許,仍還王屋山之神祠。書生見一人形骸與己無二,奮力合之,遂躍然而起,恍然如一大夢。祖師笑曰:「臨別,記住吾言,法無物不可成,無處不可至,非修不可得,君子你要努力修行啊,吾去矣!」縱行數步,忽已不見。書生十一年後,果無疾而終。◇

(據《庸庵筆記》)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112/2003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