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驚悚!發個句號,被捕入獄?

—瑜說還休:發個句號,被捕入獄?伊朗作家的最短現實主義

今天講的這事兒,據網傳,說是大唐以西的波斯帝國,有一位年輕作家海珊·尚別扎德(Hossein Shanbehzadeh),在其精神領袖「哈妹內衣」的社交媒體帳號上,只是回復了一個句號——當然,這是外人使用的實心句號,而非中國人變形的空心名號。

而他的這個句號,其點讚數,竟然超過了領袖推文本身的點讚數,然後,就有消息稱:作家的家人在推上發布了其被捕的消息。

此後,有很多人也在「推上」聲援他,也許是輿論壓力太大吧,據悉這位作家已經被釋放了。

……

說實在的,第一眼看此消息,筆者還是不太相信為真——我等都不知道「X——推特」長啥樣,你們波斯人卻能嗎?太不可思議了!

且你們的領袖,怎可能去到萬惡的死敵——美帝處開帳號呢?但筆者在「牆內」一搜索,人家領袖「內衣」還真有「外衣」,其確實在美帝心臟上,狠狠地「X」了一個帳號。

因為我已人老色衰,沒法像胡錫進那樣,可以上牆如履平地,更沒有本事「一枝紅杏翻牆來」,所以,現在尚無法證實這一消息的真實性,但感覺,還是有點八九不離十的意思了。

那麼,如果將此視為作家的一個作品,則這位波斯作家這一最為現實主義流派特色的「句號小說」,內容僅有一個「.(句號)」,顯然,這將成為人類小說史上,內容最短的作品了!

但其產生的現實主義之沉重性、隱喻性和豐富性,或許,已勝過了很多長篇名著吧?那麼,建議諾貝爾獎的荊冠,不如就送給這位作家吧!

這位作家因一個句號被抓,不知是給戴上何罪之帽子呢?——為尊重文學的形象性特點,不妨在世界法治領域,從此設立一個「句號罪」吧!

句號,在外國是實心的黑點——就像黑暗的中世紀,化作的一個極小之濃縮,看著很小很小,卻能砸碎自由的鮮活生命!

當然,如果視作空心的句號,也可以將其想像成,一個中世紀行刑時的繩套——竟敢在領袖帳號下以此回復,那就等著將頭鑽進去,自己先成為一個句號吧!

也有人評論說:要是這位作家連標點符號都不發,只發一張白紙,是不是就能無憂無慮,或許沒事了呢?

實事上,我們中國人的「好皇帝」——漢武帝,早就給出了答案:漢武大帝將秦始皇的「誹謗罪」,已經創造性地發展到了極致——其發明創造了「腹誹」之罪,即「腹誹而心謗」!這才叫「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呢!

當然,波斯王朝在這方面,似乎應該比我們的中華帝國,還是有一點點兒差距的——比如,我們不僅有「腹誹而心謗」之罪,且連「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都能讓小小書生,走到「輸了生命」的地步,所以,如果要問「文字獄」哪家強,我大清子民才最有心得呢!

 

所以,在領導面前,使用什麼標點符號,還是非常有講究的——壞的,可以要人命;好的,可以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當然,作為作家,應該也是擺弄文字的高手,我倒是建議這位波斯作家,你可以向最高領袖如此解釋:

「我這個句號之意,就是在最高領袖的英明帶領下,我們一定會給美帝霸權畫上一個休止符!」——說不定,「內衣」領袖因聽此解釋,立即撂下一句:「連升三級,作協主席」!

當然,或許我永遠都不能明白的是:一個國家至高無上的宗教領袖之「哈妹內衣」,怎麼還有心思,去最大最惡的敵人那兒「玩推」呢?這真是讓哥哥我,永遠都百思不得其「姐」之處啊!

而在一個「偉大偉大偉偉大,萬歲萬歲萬萬歲」的國度里,當一個人過於「偉大」成神後,往往意味著,這兒的小民們,就會變得「非常非常非非常」的渺小——甚至到了一個小小的句號,都能砸死或吊死自由之虞的地步了!——那麼,碼字工的我,以後,是不是要將這該死的「句號」,給從此戒了呢?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瑜說還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610/2065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