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源潮表弟家揭醜聞 全家勝利出逃到德國

原國家隊隊醫薛蔭嫻持續披露中國興奮劑醜聞,其本人和家人遭受打壓報復。薛蔭嫻及兒子一家近日逃亡至德國。她在數十年間記載興奮劑黑幕的68本工作日誌,在她逃離中國之前已轉移至海外。中國運動服用興奮劑黑幕不斷被曝光,今年初作家趙瑜撰寫出書揭露馬家軍服用興奮劑的驚人內幕。港媒稱,楊偉東是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的表弟,2012其欲經港赴美時遭公安禁止離境。

1988年,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因曝光強逼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報復。

自由亞洲8月9日報道,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與她的兒子、北京藝術家楊偉東及兒媳杜興,近日成功逃亡抵達德國,一家三口已向德國政府申請政治庇護。

在過去數十年間,薛蔭嫻因對抗中國體制的黑暗,拒絕執行官員下達強逼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指令,並揭發當局大規模使用興奮劑醜聞而遭迫害,兒子楊偉東也受到株連。

薛蔭嫻(右)被降職後留在體操隊,她想儘力保護體操運動員免受興奮劑傷害,曾拒絕給李寧(左)打興奮劑針

國家隊訓練局局長李富榮:80年代國家隊全吃興奮劑

薛蔭嫻說,1978年10月11號,國家體委副主任陳先在全體大會上說外國運動員都使用興奮劑,為何中國運動員不能使用興奮劑?讓我們研究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以後就是派一個大夫叫陳章豪從79年4月份到6月份去法國學習興奮劑如何在運動員身上使用,回來以後就大會小會宣傳要消除疲勞要吃興奮劑。

80年代到90年代,全國範圍都在用。國家隊當時有11個隊。國家隊訓練局局長、黨委書記李富榮說全體都吃,你反對他就是反對政府、反對黨,吃興奮劑利益集團的頭子就是他。他們成立了興奮劑研究小組,組長就是陳章豪,他就說吃興奮劑叫吃特殊營養葯。

在薛蔭嫻站出抵制後,前國家體操隊總教練宋子玉也成為她的同盟軍,兩人先後被免職,1989年宋子玉在持續的迫害中抑鬱而終。薛蔭嫻成為而個國家體制中罕見的孤獨的反抗者。

薛蔭嫻:我當時很反對,結果把我的醫務監督組的組長84年之前也給扒了,但是還給我留在體操隊,我想為了運動員的健康我得守住體操隊,1988年我拒絕給李寧打興奮劑,但我想得太天真了,80年代、90年代得牌的人都被李富榮和陳章豪用興奮劑管住了。國格沒了,人格都沒了。

薛蔭嫻曝光國家隊興奮劑黑幕

薛蔭嫻特別指出,舉重、游泳、田徑、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是興奮劑重點使領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隊五朵金花,排球運動員巫丹等皆被檢測出使用興奮劑。中國體育官員一方面強迫運動員系統服用興奮劑,一方面研究規避葯檢的方法;在1994年的日本廣島亞運會上,中國游泳隊多名隊員葯檢陽性;1986年漢城亞運會上,中國羽毛球選手李玲蔚爆出使用興奮劑的醜聞,國家體委為掩蓋真相以誤服感冒藥為由搪塞,並將責任推至隨隊護士黃美玉身上,導致黃美玉差點自殺。

薛蔭嫻所曝光的黑幕也被其他體育官員間接證實,中國前女排主教練袁偉民在2009年出版的自傳《袁偉民與體壇風雲》中披露,2000年悉尼奧運會開幕前一個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進行葯檢時田徑隊獲奧運參賽資格的7名運動員中,6人證實服用了興奮劑或有強烈的服用禁藥嫌疑。遂即終止其隊伍參賽奧運資格。

但薛蔭嫻認為真相遠未全部曬到陽光下,她以2012年中國游泳隊運動員葉詩文,在400米混合泳比賽中的最後100米自由泳後程衝刺階段,超出男子金牌得主速度這一違反科學及常識的案例提質疑,那就是中國體育仍未摒棄使用興奮劑。

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葉詩文表現與2012年大相逕庭,早早出局。

馬家軍興奮劑內幕17年後首次曝光

另據大陸騰訊體育2017年2月2日報道,中國知名作家趙瑜撰寫的《馬家軍調查》一書中,有3萬字關於馬家軍隊員控訴馬家軍長期讓隊員服用興奮劑的內容,直到近期該書新版發表才首度披露。

在如今完整版的《馬家軍調查》中,這段塵封了17年的文字單獨成為一章——《葯魔重創馬家軍》。在3萬字中,趙瑜揭露了馬俊仁從1991年開始便已經逐漸給隊員親自喂服或者注射針劑興奮劑的事實。這些女隊員被使用興奮劑後,說話聲音越來越粗,有的不來例假,肝病越來越多……。

前馬家軍主力隊員王軍霞於1995年3月28日親筆寫道:“馬教練多年對我們的打罵虐待,都是真實的。多年來引誘、逼迫我們大劑量地服用違禁藥物,也是真實的。”之所以舉報馬俊仁強迫隊員使用違禁藥品,是不想讓同樣的事情再發生在下一代身上。這些非人的折磨,已經讓她們到了崩潰的邊緣。

2月2日晚,趙瑜在接受陸媒採訪時披露了馬家軍使用興奮劑的來龍去脈,還提供了當年王軍霞等十名運動員舉報馬俊仁強迫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聯名信影印件。信中,王軍霞等人特彆強調“這非人的折磨已經使我們到了崩潰的邊緣”。

趙瑜稱,有關馬家軍集體使用興奮劑的事情,他在1995年前往馬家軍調查採訪時便已經獲得了詳情,並在1998年《馬家軍調查》成書時已經寫了出來。

薛蔭嫻全家遭迫害

自由亞洲文章稱,受母親影響,楊偉東從一個成功的設計師轉為時代的記錄者,他曾採訪400名中國公知、學者、律師等。在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表示,自己的母親做為中國體育興奮劑黑幕的見證人,讓當局的體育政治公信力破產,為此當局惱羞成怒不斷打壓報復他的母親,他和弟弟全家也被株連。2007年,楊偉東的父親楊克同剛剛動完手術,國家體育總局來人上門圍攻,楊克同於當年12月辭世,對家人的株連也觸及到薛蔭嫻的底線;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國家體委派出了70多人的慰問隊到她家中威脅,要求薛蔭嫻不得再披露興奮劑使用內幕;其後楊偉東與母親多次出境遭海關攔截,2015年7月,楊偉東到國家體育總局抗議遭拘捕,被關押逾三個月。

去年5月,病重的薛蔭嫻就醫時,在當局的指令下,醫院故意拖延其治療,致使薛蔭嫻的生命隨時可能遭遇危險。在此背景下,一家人在外交幫助下離開中國。

國保和警察多次到家中搜查,試圖查抄薛蔭嫻數十年間留存68本工作日記,國保還曾收買薛蔭嫻的一個親戚到家中尋找日誌。慶幸的是,在薛蔭嫻出國前的數個月前,這些日誌和其它黑幕資料已經經特殊渠道安全運送到德國和其它一些國家。

楊偉東向自由亞洲表示,母親和他的心愿就是在自由的國度里,公開這些真相,為那些興奮劑的受害者、也為自己尋求一種公正。他會和母親親自到國際奧委會向奧委會主席羅格提交這些資料。去年在歐盟駐北京使館的一次活動中,薛蔭嫻已經委託歐盟駐華大使史偉向羅格轉交信件。

楊偉東:從80年代以來,有多少得金牌的,有多少個得完金牌後在國家隊當教練的,他們一脈相承,在做同樣的事情。他(國保)一直想讓我們閉嘴,他現在一直在尋找日記到底在哪兒。我們出來到德國來,一是逃亡,第二我們是要找一個公平,讓全世界都知道誰是小偷,誰不守規則。你的榮光是靠吃興奮劑騙來的。關於中國興奮劑的聽證會,我們願意出來做證。

中組部長李源潮出事了?!表弟被禁離境

據蘋果日報2012年4月19日報道,當年4月18日是倫敦奧運開幕倒計時100日,北京獨立製片人、藝術家楊偉東當天在首都機場出境擬經香港赴美國時,遭公安禁止離境。據悉,楊是中共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長李源潮的表弟。

楊偉東

李源潮

圖赴美爆醜聞

報道說,楊偉東這次赴美擬參加一個學術活動。此前他透露,打算向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 Jacques Rogge)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反映他的母親、一位在中國體育部門工作的女士,因抵制官方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而遭受迫害的故事。

楊偉東說,他的母親手頭有一套長達幾十年工作日誌,記載了中國在運動員身上使用興奮劑的證據。他要把這套日記捐贈給位於瑞士的國際奧林匹克博物館,讓全球體育界了解,中國體育界曾經發生過的大丑聞,至今仍被掩蓋。

46歲的楊偉東,2008年開始透過影像方式,記錄中國500位政治敏感人物,包括異見人士。楊遭中共打壓,在北京的住家被斷電話、斷互聯網。2011年7月,根據他訪談文本編纂而成的訪談錄《立此存照:500位中國人的心靈記錄》第一卷在港出版。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