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九一八 張學良嚴令不抵抗 從嬌柔輕盈到十足潑婦 江青嫁毛蛻變記

——著名百貨公司麵包五百種 香腸乳酪過千 六零年代散髮油印小報被槍斃 臨死嘆世道太黑暗

李立三夫人李莎回憶:“初見江青,她給我留下一個有教養、善於交際的良好印象。面容清秀,動作像貓一樣輕盈,有一種誘人魅力。她講話聲音尤其甜美,十分容易吸引對方。”66年李莎在電視上再次看到江青時,“她的嬌柔、輕盈已全然不見,目光冷酷,聲音僵硬,有時簡直是在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十足的潑婦相

李佳佳Audrey:如果不了解土改,可以閱讀51年張愛玲在蘇北親歷後寫的小說《秧歌》。就是在見證了土改後第二年,她毅然決然、悄無聲息出走香港,比丁玲不知高到哪裡去,就算比起馬思聰、傅雷、沈從文、老舍這些大老爺們也要敏銳許多倍。縱使於美國孤單終老,也總歸是穿著赭紅旗袍,有尊嚴地優雅而逝。

科羅廖夫:【資本主義好】德國統一前,西柏林靠近邊境處,有一家著名的西部百貨公司。這商場巨麗閎大,商品應有盡有,六樓食品超市最有名,陳列著五百種麵包,千種香腸,1500種乳酪,三千種酒。西德有意識針對東德人開放,吸引東柏林民眾,處處顯示著資本主義的富足,炫耀著制度優越性。

熱帖:1912年,教育總長蔡元培和教育次長范源濂之間經常辯論。范說:“小學沒有辦好,怎麼能有好中學?中學沒有辦好,怎麼能有好大學?所以我們第一步,當先把小學整頓。”蔡說:“沒有好大學,中學師資哪裡來?沒有好中學,小學師資哪裡來?所以我們第一步,首先把大學整頓。”

朱韻和:1999年的聖誕夜,一名創業者在西雅圖的辦公室里獨自加班。

程靈虛:為什麼年輕人熱衷於過洋節而冷落本土節日?不得不承認:西方的節日,無論是情人節、復活節、母親節、父親節、感恩節還是聖誕節,細細一琢磨都是愛的節日,讓人們去慶祝愛、擁抱愛。情人節慶祝情人之愛,母親節和父親節慶祝天倫之愛,復活節、感恩節和聖誕節慶祝上帝之愛和人間互愛。

朱韻和:1968年清明節,攝影師李振盛在刑場拍攝了一些照片。那次行刑共槍斃了8個人,其中有兩人是哈爾濱電錶儀器廠技術員,他們因為散發了一張油印的小報《向北方》,被打成“反革命集團主犯”,因為他們“一心向著北方的蘇修”。兩人中名叫巫炳源的死刑犯聽到判決時仰天長嘆:“這個世道太黑暗了。”沒有人要求李振盛近距離拍攝屍體,但他還是拍了一些特寫鏡頭。“我都能聞到剌鼻的血腥味和腦漿的氣味。”暗室里昏暗的紅燈下,受難者的照片在定影液中漸漸浮現,李振盛默默念叨,“如果你們變成鬼魂的話,請不要來找我。我只是要記錄歷史。”他自雲“其後半年,他仍無法忘卻這些人的臉”。

稗官野記:【老照片】1945年11月,上海的猶太難民。上世紀30/40年代,上海總共接納了2萬名為逃離納粹的屠殺和迫害而從歐洲來上海的猶太難民。

1925年9月,《現代評論》雜誌有文指出:“現在社會裡面——尤其是在知識階級裡面,有一種流行名詞“反革命”,專用以加於政敵或異己者。只這三個字便可以完全取消異己者之人格,否認異己者之舉動。其意義之重大,比之‘賣國賊’、‘亡國奴’還要厲害。被加這種名詞的人,頓覺得五內惶惑,好象宣布了死刑似的。”

熱帖:“九一八事變”發生時,東北軍領袖張學良,正在北平出席慈善義演。戲散後張見到急電,匆匆離去。凌晨一點,張召集東北軍在北平的高級將領開緊急會議,指示“避免衝突,不予抵抗,……以免兵連禍結,波及全國。”會議開了一個通宵。次日凌晨,張決定電告南京,請中央向國聯提出抗議;下午,張接見日本記者,就事變發表意見,說道:“昨夜接到奉天報告,知有中日衝突發生,我等無抵抗之力,且無必戰之由,故我已嚴令部下絕對不抵抗,任日本軍之所為。”對於下達了這樣的指示,張學良晚年的解釋是:“你責備我不抵抗,我不承認,責備我對日本這件事情判斷錯誤,那我承認。我自己考慮,日本不可能這樣做,軍人要這樣做,(日本)政府也會要控制它。……我不能不承認我對日本的判斷是判斷錯了。”

“順風車”:美國一名攝影師在華盛頓上空拍到一副不可思議的照片,一隻膽大的烏鴉停在一直正在覓食的禿鷹背上搭了個“順風車”,這一過程僅持續了短短几秒鐘,過後兩個傢伙便各自分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