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陳破空:六四29周年 習近平困於四個不自信

習近平的理論,來自於王滬寧,而號稱「三代帝師」的王滬寧,其實是「三姓家奴」。筆者仔細研究並分析過,王滬寧的全部理論,就是馬列主義,準確而言,就是他自己所理解、自以為是的馬列主義。王滬寧為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三人炮製的三套理論,本身自相矛盾、先後否定。借紀念馬克思誕生200周年之機,王滬寧聲稱:「習近平思想就是馬克思主義」。

今年4月4日,又一位天安門母親過世。她是地質學家徐珏。1989年,徐鈺的兒子吳向東在“六四”屠殺中遭中共軍隊槍殺,年僅20歲。2011年,身患絕症的徐珏曾對日夜守在她家門口的警察喊道:“我是敵人嗎?我的孩子被你們殺了,現在好像我殺了你們的孩子一樣。你們這樣盯著我幹什麼……”

這是一個悲憤的詰問,也是一個經典的詰問。殺人凶手沒有受到追究,反倒是被害人的親屬受到追究——一種特殊形式的追究——監控,嚴密的監控。29年過去了,殺人凶手受到庇護,部分殺人凶手甚至坐享最高物質待遇,過著豪華奢侈的腐敗生活,比如,那個被歷史定位為“六四屠夫”的李鵬。

六四問題,成為當代中國歷史的死結。當權者諱莫如深,不準普通民眾提及,並對年輕一代封殺歷史。可見他們也自知理虧而不敢聲張。只有反抗者,包括當年受害人的家屬,勇敢的少數人,矢志不渝地,堅守正義,發出吶喊。

作為一黨專政的執政黨,中共原本具有條件,反思歷史、重評舊案;作為大權在握的領導人,習近平原本擁有比江澤民和胡錦濤更有利的機遇,反省既往、糾正錯誤。然而,紋絲不動。僵局一如從前。中國政治局面,死氣沉沉。

如何解讀習近平的不作為?大概在於,習近平當局,困於四個不自信。

其一,道路不自信。

習近平當政,號稱“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其所謂道路,仍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具體而言,政治上還是毛澤東那一套,經濟上還是鄧小平那一套,也就是一黨專政加權貴經濟。所謂“習近平新時代”,本質上無“新”可言。習近平企圖超越毛鄧,卻又不敢走出一條新路。沒有新道路,也就談不上新時代。顯然,習近平缺乏道路自信。

其二,理論不自信。

如果說,毛澤東還有他自己的一套理論,鄧小平也有他自己的一套理論(當然,嚴格說來,鄧的那一套,不是理論,只是一套實用主義的說法),但習近平並沒有自己的一套理論。

同江澤民和胡錦濤一樣,習近平的理論,來自於王滬寧,而號稱“三代帝師”的王滬寧,其實是“三姓家奴”。筆者仔細研究並分析過,王滬寧的全部理論,就是馬列主義,準確而言,就是他自己所理解、自以為是的馬列主義。王滬寧為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三人炮製的三套理論,本身自相矛盾、先後否定。借紀念馬克思誕生200周年之機,王滬寧聲稱:“習近平思想就是馬克思主義”。而這套急功近利的所謂“馬克思主義”,是選擇性的馬克思主義,選擇其暴力主張,而忽略其自由主張。與歷史抵觸,與現實衝突,與未來背道而馳。其內在的矛盾和荒謬是如此之多,邏輯混亂比比皆是,完全無法自圓其說。導致的結果,就必然是令習近平缺乏理論自信。

其三,制度不自信。

如果說,毛澤東時代的共產主義革命,尚有國際大環境:紅色蘇聯的建立和擴張,東歐八國和若干亞洲、拉美國家的赤化;如果說,鄧小平時代的改革開放,也有國際大背景,介於市場經濟國家(以美國為代表)和原教旨社會主義國家(以蘇聯為代表)之間,鄧小平的確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那就是半心半意的市場經濟加半心半意的社會主義,也可權且稱為某種中間道路吧!在制度上的體現,就是,政治上的專制主義,經濟上的資本主義,但,正因為只有經濟改革而缺位政治改革,所謂資本主義,迅速淪喪為權貴資本主義;所謂市場經濟,迅速淪喪為腐敗經濟。

隨著民主化成為世界潮流,毛澤東式的一黨獨裁陷於四面楚歌;隨著蘇聯解體和東歐解放,鄧小平式的中間道路也難以為繼。到了習近平時代,國際大環境進一步變遷,中國的一黨專政已經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末。習近平固執死守,卻明顯缺乏制度自信。

其四,文化不自信。

客觀而言,當今中國人大體生存於兩種文化之間,傳統中國文化和現代西方文化。中共不認同西方文化,主要的,是不認同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普世價值;但中共卻選擇性的認同另類西方文化,那就是他們念茲在茲的馬克思主義。然而,如前所述,即便對馬克思主義,中共也是選擇性的,毫無誠意和嚴肅性,有的只是功利主義和宣傳意圖。

至於傳統中國文化,中共試圖重新拾起曾經被他們砸爛並踩在腳下的孔夫子,但中共所施行的暴政卻明顯背離孔子所主張的仁政。中共滿世界推銷“孔子學院”,然而人們發現,中共出口的,並非孔子所創立的中國儒家傳統文化,而是獨裁與腐敗的中共黨文化。表裡不一,名實不符,恰恰顯示,習近平缺乏文化自信。

正因為缺乏四個自信,習近平當局卻宣稱他們擁有四個自信。猶如走夜路吹口哨,自我壯膽,也嚇唬別人。事實上,缺乏四個自信的習近平當局,其統治手段,就是見招拆招,胡亂出招,疲於應付。

中共當局之所以陷入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的矛盾陷阱而不能自拔,歸根到底,還是在於他們對既得利益的死守和盤算。這種自私而短視的盤算,障礙了中共領導集團的眼光。與歷代中國專制王朝統治者一樣,中共的全部所作所為,就是守護他們自己的王朝——紅朝,網民口中的天朝。這種對權力和王朝的守護,落後的統治思維,明顯地,不符合時代,尤其脫離二十一世紀的人類軌道。以一己之私、一黨之私,毀一國之利。中共之禍,更甚於歷朝歷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