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美國人為什麼要取笑中國駕照考試?

《華盛頓郵報》不久前刊登了一篇妙文,文章開頭列了幾個題目,其中一個是這樣的:

如果遇到腹部外傷﹐比如小腸流到外面﹐應該如何處理﹕

A:把它放回腹腔;

B:不用處理;

C:不要放回去,用杯子或碗蓋住,然後用布帶紮起來。

醫學院的臨床測驗?還是戰地的急救考試?都不是,這是中國的駕照理論測驗。《華盛頓郵報》文章就是調侃中國這些古怪題目的。

文章作者伊莉莎白·威廉姆遜並且說,這些題目讓在華的美國外交官吃盡了苦頭。按照中國駕照理論考試規定,100道題目中,錯10道以上就不通過,美國外交官們只有少數人能一次通過。

其實,調侃中國駕照考試的文章已不是第一次出現在美國主串流媒體上。今年4月,《華爾街時報》也刊登過一篇在北京考駕照的親歷文章。作者艾倫·保羅在文章中感慨:在中國行路難,考駕照更難,「唯一能和在中國險象環生的道路上開車相提並論的歷險就是──得到一本允許上路的駕照。」

文化的差異,語言的隔閡,道路情況的異同,即使是一個老司機,剛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國考駕照,相信不自然地都會有一點畏難情緒。美國外交官有點挫折也正常,用中國外交官李建華同樣調侃《華盛頓郵報》記者的話說,中國絕大多數學車人也能通過理論考試,美國人可能學習得還不夠。

從這兩篇小文章出發,我也可以感覺到,美國人對中國的駕照考試的揶揄,其中也不乏自以為是的俯視心態----我在美國都開了那麼多年車,到中國拿個駕照還不是小菜一碟;但不曾想,中國特色就不一樣,駕照考試還比較「另類」,這讓習慣了美國汽車文化的外交官們叫苦不迭了。

汽車畢竟是從美國走向世界的,行車規則,車輛配置,世界上大同小異,除了英國日本等少數國家要求靠左行駛外。看看先行者----美國的駕照考試,或許也有值得我們思考的地方。

先講理論考試。美國的駕照理論題目大多是日常最常見的問題,比如,哪些地方不能停車,遇到警車有哪些注意事項。當然,也有一些比較「刁鑽」一點的問題,例如,住宅區最高限速多少,州際公路最高限速多少,雨雪天必須最高速要降多少。這常用,但比較混雜,需要熟記,也有不少中國人多次考試沒有通過的。

總體來說,美國人講究實際,只要求記住最常見的問題,至於上述「急救常識」,一般不可能出現在駕照考試中的。

相反,中國駕照考試既重常識,也重生僻或細節問題。其實,也不獨駕照考試,中美其他考試又何嘗不是如此。也難怪許多在美國的中國家長都有這樣一個最大擔憂:美國考試太簡單了,孩子回國怎麼跟得上學習呢。

再談收費問題。我同事不久前剛拿到駕照,從參加理論考試,到最後接到一張IP卡大小的駕照,她交了不過4個美元。美國各州駕照收費不同,但沒聽說過要超過20美元的。

反觀國內,理論考試,樁考,路考,每考必收錢,一張駕照拿下來,其實也是一路交錢的過程。

另外,在整個學車過程中,中國還多一道中國特色的程序----到駕訓班學車。中國人是好學不輟,自然又要交上個數千人民幣。在美國基本沒有這樣學習的,不會開車的人都可以申請一個學車證,平時練習就是用私家車,但旁邊必須有一名老司機陪同。考試時,也可以直接開這輛車到現場測驗。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對比中美兩國駕照考試,絕不敢有崇洋媚外情緒在其中。有些「中國特色」可能也是出自中國的國情,就比如上駕訓班,中國汽車不普遍,還不可能做到像美國人這樣家家有車、學車方便。

但有些問題確實也可讓我們反思,駕照收費,當然還有其他的行政收費,成本是怎麼核定的,究竟多少才比較合理? 為什麼美國能做到這麼低,而國內卻將其作為一個產業?

其實,外國人在揶揄中國同時也有所理解。艾倫·保羅在《華爾街時報》撰文時就承認,「中國政府不希望大街上有太多容易闖禍的新手」。《華盛頓郵報》在配圖的圖解中也承認,中國道路情況相當複雜,華盛頓只有大概50萬人,北京就有300萬輛汽車,以及數不盡的自行車。

但過偏的題目可能就矯枉過正了,這到底是為了提高司機開車水平呢?還是純粹為了考試而考試?

駕照考試,可能不過是中國「考試文化」的一個有意思的例子而已。

很可惜,中國考試中背得滾瓜爛熟的行車禮儀,卻往往在現實中蕩然無存。幾乎在中美兩國開過車的人都承認:在中國行車是高難度的,隨意變道、插隊、不打燈、與行人爭道,尤其是一些特權車輛,違章更是司空見慣,真讓人看不出中國人的禮讓、守紀精神。許多美國老司機到了中國也是手忙腳亂、大汗淋漓。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劉洪薄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06/1223/24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