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旅德博士王容芬談楊佳事件:疑團重重

三年前的楊佳事件在中國社會產生了廣泛的反響,十一月二十六號是楊佳被執行死刑三周年, 旅德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就楊佳事件為中國社會遺留下哪些問題接受本台採訪。


十一月二十六號,在三年前發生的楊佳事件,楊佳被執行死刑三周年的時候,如何看待楊佳事件再次成為海內外網站,媒體的一個焦點問題。

旅居德國的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六六年曾經因為以公開信和自殺的方式,反對毛澤東及其發動的文化大革命而坐牢十三年,出獄後留學德國獲得社會學博士,並且成為中文世界的韋伯問題專家。為此,關於楊佳事件三周年,記者採訪了王容芬博士。

對於對楊佳事件的看法,她對記者說,「關於楊佳問題大概有四種看法。一種看法是楊佳為民除害,楊佳是大俠。在網上為楊佳立碑、設靈堂,讓大家燒香、鮮花人很多。還有一種觀點,和這種觀點恰恰相反,說楊佳殺人是法西斯行為,是原始正義,不能夠提倡,而且要求嚴懲。還有一種是楊佳殺人了,但是他精神有問題了,有精神病,所以不能夠給他按照死刑處理,應該是按照精神病患者來治療,或者緩刑。這個看法最典型的是艾未未和劉曉原他們那封要求特赦楊佳的公開信。同時也提到中國應該免除死刑,並且做出一個榜樣來,從楊佳這個事件開始。」

王容芬博士說,對於一個學者來說,重要的不是看法,而是問題,楊佳事件究竟存在哪些值得研究的法律問題,社會學問題。「這三種看法的前提都是楊佳殺人了。還有一種應該說不是看法。主要是我和個別的律師,從他的兩審的判決書里,附錄的那些文件,證人證詞,血型檢驗報告,屍體檢查報告,現場勘查筆錄,從這些文件看來關於楊佳殺人,證據不足,疑點很多。比如四分鐘殺六個警察,六個人、六條命,四個人在一樓,在十樓十一樓又殺了兩個人。十樓那個人殺得特別慘,身上十處刀口。十一樓那個則是整個十一樓到處是血。這需要多少時間啊!血型報告疑點:楊佳刀尖上只有最後一個人的血型,下面那些人都沒有,那他是拿什麼刀殺的呢?」

王容芬博士說,法律程序是必須嚴格遵循的程序,但是在這個問題上楊佳事件也存在很多問題。「最高人民法院死刑核定書,最後沒有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的簽字,沒有院長簽字是不能夠執行死刑的。還有就是死刑執行沒有一個公告。執行死刑應該是原審判決的那個法院要在公告牌上公布,幾點幾分死刑執行,還要有監視人。上海二院沒有公布,查記錄也沒有這一條。最高人民法院也沒有公布。誰公布的呢?是新華網上公布的,一個記者說的,十一月二十六日,早上幾點,什麼一輛警車從哪兒開出來,到哪兒執行死刑了。誰也沒有見證,那天到底死了沒有,然後最高人民法院網就引用這條消息,法院主管部門他去引用一份小報的記者的報道。

死刑以後幾個月家裡要不到骨灰。法律也有規定,執行完了多少天內必須要發還屍體或者是骨灰,這個家長要了多少次,最後還是通過北京市法制什麼委員會向上海市法制委員會,還是通過兩邊的黨要,又要了一段時間,幾個月才拿到骨灰。這都是天方夜譚了!


楊佳到底是什麼時候死的,是怎麼死的,死了以後又怎麼樣了?還有就是上海市公安局報到公安部要追認那六個警察為烈士,但被公安部駁了回去,至今這六名不是烈士,疑點太多了。」

對於楊佳事件,王容芬博士最後說,「楊佳案必須重新審理。這樣一塌糊塗,因為把人殺成那個樣子,而且是發生在一個執法的地方,公安局全都是四十五歲的老警官,所以這個真相如果不弄清楚,警察整個這個行業就不用存在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