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容芬:疑似有寫作班子 對莫言的討論應重在文本

中國當代一直存在的寫作班子問題。王容芬博士說,「所以對『生死疲勞』這本書,我就懷疑高密有一個班子。一個人領銜寫了五十多章的題目。底下的人跟者寫,有人跟著題目,有的人就沒有完全跟著,內容有的跟上面的章回對不上茬,有的甚至後來跑題跑的很遠。從莫言寫挺薄熙來的致重慶網友那首打油詩的水平看,他根本寫不出這些章回的題目。而小說最後幾回則更是根本就沒了章回題目,亂七八糟了。」

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在海內外引起了非常不同的反響。旅居德國的社會學學者王容芬博士認為,莫言文學作品中存在的問題,值得人們關注和討論。

十月十一號,諾貝爾評獎委員會宣布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獎給中國的莫言以後,在海內外引起了非常激烈的爭論。對於很多爭論集中在如何評價莫言個人,以及他在政治上的取向,旅居德國的社會學者王容芬博士說,她更希望討論集中在文本的問題,以及文本與社會和時代的聯繫,而非個人。

王容芬博士六六年曾經因為公開寫信後以自殺行動反對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而被關押十三年,出獄後潛心研究社會學,是中文世界韋伯問題研究專家。她首先提請人們注意,中國當代一直存在的寫作班子問題。對此,她說,“這個寫作班子是從毛澤東那裡興起的,然後文革的時候有梁效等的寫作班子。等到改革開放以後,韓寒那幫人又興起了這個。這是一種商業炒作行為,炒出一個名牌來。”

為此,王容芬博士說,“所以對‘生死疲勞’這本書,我就懷疑高密有一個班子。一個人領銜寫了五十多章的題目。底下的人跟者寫,有人跟著題目,有的人就沒有完全跟著,內容有的跟上面的章回對不上茬,有的甚至後來跑題跑的很遠。從莫言寫挺薄熙來的致重慶網友那首打油詩的水平看,他根本寫不出這些章回的題目。而小說最後幾回則更是根本就沒了章回題目,亂七八糟了。”

對此,王容芬博士更為具體提出了莫言作品的文本問題。她說,“一本書裡面你寫的高密一個地方,一個村,主要還是一個人,而這一個人卻講多種方言,一會兒陝西話,一會兒上海話,一會兒山東話,一會兒民國時代的國語也出來了。開篇哪是高密的一個農民,一個鬼在說話,完全是日本動畫片的語言拿出來在說話。果然一出來就拿到日本福岡的一個什麼文化獎了。

那‘豐乳肥臀’開始居然講的就是一個瑞典神父,怎麼就一個瑞典神父到高密去佈道去了,還和一個農婦生了一個私生子。這就是吸引瑞典人的眼球的作法。……儘是這種公關的手段、手法。”

對此王容芬博士更進一步說,“莫言說他四十三天寫完四十三萬字,這個四十三天四十三萬字,他數的是四十三萬,別人數的是五十萬,他說別人數的都是多出來的。這個四十三天四十三萬字,你就是拿筆去抄,你能夠抄下來,如果人不垮,你這手腕子也垮了!我當時坐牢的時候有一個難友,她是當年在政治局會議上是做記錄的,原來是彈鋼琴的,但是就從那以後就彈不成了,只好改行作曲去了。你這醫學奇蹟也不能這麼創造!”

為此,王容芬博士最後說,“這本書莫言勸別人去讀,但是他自己卻沒細讀,不知道這本書寫了什麼。他可能知道一些,但是不知道所有的。這是一個公關作品,是一個大的公關班子,是一個政治化的集體行動,國際的公關行動。”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