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讀書思考 > 正文

胡平:對《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一書的一點補充

圖片:《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圖書封面。(網路資料)

高華教授那本《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無疑是中共黨史研究的一部經典。不過在我看來,此書也有不足。

紅太陽能夠升起,固然要有毛澤東這樣的領袖,但是也要有中國共產黨這樣的黨。如果換成別的黨,縱然有毛澤東,也升不起紅太陽。

我們看到,從蘇聯到北韓甚至小小阿爾巴尼亞,但凡是共產黨,都有過自己的紅太陽。和北韓一線之隔的南韓就沒出過一個紅太陽。照說在南韓的政治領袖中也很有幾個厲害人物,象李承晚,朴正熙,金大中。比意志,比魄力,比才華,比資歷,都不輸給金日成;照說李承晚和朴正熙也是獨裁者,但是他們就是成不了紅太陽,就因為他們的黨不是共產黨。

由此可見,能不能成紅太陽,主要還不是領袖多麼富於魅力和精通權術,主要是黨的問題。

高華在《前言》里寫道:在延安整風運動中,“毛澤東敢於突破中共歷史上的常規,其手法深沉老辣,對其對手心境之揣摩和制敵謀略的運用,均達到出神入化,爐火純青的地步”。

我以為這就未免把毛澤東的權術謀略功力過分誇大了。由於作者沒有化足夠的筆墨刻畫黨的性格,因此他就把紅太陽的升起過多地歸結於毛澤東的權術與謀略。我以為這是本書的不足。

不錯,毛澤東在延安整風運動中,確實突破了中共歷史上的常規。然而,毛澤東之所以能夠突破常規,主要還不是他的權術有多高明,而是因為當時的大氣候大背景發生了變化。此前,各國的共產革命運動都是在第三國際的直接領導之下。各國共產黨的領袖,無非是第三國際的代理人,其權勢自然很有限。等到了延安整風運動期間,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蘇共自顧不暇,第三國際對各國共產黨的控制大為減弱,直到1943年第三國際解散。這樣,各國共產黨,包括中國共產黨,就獲得了獨立運作的巨大空間。於是,象毛澤東這樣的中共領袖,也就有了在本黨獲取更大權力的大好機會。

共產黨這種組織需要有紅太陽,但是天無二日,也只能有一個紅太陽。過去有第三國際有蘇共有斯大林當紅太陽,其他國家的共產黨領袖,包括中共領袖,自然輪不上當紅太陽。現在中共獨立了,需要有自己的紅太陽,於是也就有了自己的紅太陽。

不錯,正如高華所說,毛澤東在整風運動中,打倒了黨內的親蘇派,“徹底轉換了中共的俄化氣質”。不過這也未必需要有多大的本事。北韓共產黨內部既有親蘇派,還有親華派,不是也讓金日成三下兩下就給清除掉,就建立起自家的主體性了么?

至於說毛澤東通過整風運動,“全面清除了中共黨內殘存的五四自由民主思想的影響”,那就更容易了。因為共產黨是一套高度政教合一的組織。在這個組織里,一切不同於黨中央的思想都被視為異端,都沒有存身之地。

當一個既有五四精神的底色,又自以為掌握了馬列主義共產主義理論的左傾青年來到延安,他馬上就面對一個兼具意識形態最高權威的黨中央。如果你承認黨中央同時也是意識形態的最高權威,它說什麼是正確的什麼就是正確的,它說什麼是錯誤的什麼就是錯誤的,那就意味著從一開始你就放棄了獨立思想。如果你不承認黨中央是意識形態的最高權威,如果你還要跟黨中央爭辯,如果你居然還認為你的觀點比黨中央更正確,黨中央就判定你反馬列反黨,黨中央就會動用組織力量對你展開兩條路線鬥爭,如果你不敢反叛,就只好投降。在這樣的極權機器面前,五四自由民主思想哪裡還有存身之地呢?

我這裡講到高華教授那本名著的不足,其實也是很多中共黨史著作的不足。如何進一步深入刻畫與分析共產黨這種極權組織的內在運行機制,應該是學者們繼續下功夫的一個重要課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讀書思考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