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博客已被封 牛刀:浮躁——人民幣崩盤前夕之一

作者:

人民幣匯率自由浮動,自由兌換已經成為大勢所趨,中國政府現在對於匯率制度的維持已到達臨界點,貨幣政策迴旋餘地已經基本耗盡,擺在面前的無非就是兩條路,一是主動崩盤,二是被動崩盤,最終實現匯率自由化和貨幣自由兌換,因此無論主動還是被動崩盤,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貨幣說到底是一個國家綜合國力的體現,是國家信用的背書,中國政府濫發貨幣,人民幣早就失去了信用,加上中國現在的經濟困境,根本沒有能力承擔匯率市場化和自由兌換的巨大風險,但是政府已無路可走,如果不儘快在崩盤以前實現貨幣政策市場化,一旦國際環境的變化導致匯率發生變化從而失去控制,被迫市場化以後,那時市場的力量就會爆發,摧毀現有的制度和經濟結構,貨幣政策就沒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金融資本市場中,生存將會變的更加困難,資本市場的殘酷和大自然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失敗者唯一的命運就是成為強者的食物,優勝劣汰的自然法則,在資本市場得到了完美的體現。每一個進入資本市場的人,都應該牢記這點。美元自美國立國以來,在資本市場經歷了二百多年血腥的博弈和拼殺,踩著英鎊,日元,盧布和歐元才登上了世界金融霸權的頂峰。而只有幾十年歷史的人民幣,會不會又一次步先輩們的後塵。

在我看來人民幣國際化也實在是迫不得已。一方面,由於國內超發貨幣,導致產能嚴重過剩,國內的基礎投資已經不能持續拉動經濟的增長,也就是說超發出來的貨幣不能由投資來消耗掉,印鈔票投資的舊有模式已經是不可持續的了。那怎麽才能消化嚴重的產能過剩呢。考慮到國內市場的迴旋餘地已經非常之小,唯一能做的只有打開國際市場,把基礎建設的產能消耗到外國去,把過剩產能輸出到國外的同時消化超發貨幣,但是過去幾年中國在非洲和南美洲投資的許多重大基礎投資,最後都變成了爛尾工程,損失巨大,西亞的政治地緣風險比非洲有過之而無不及,最後的結果如何只有天知道。由於人民幣不具有儲備貨幣的性質,充其量只是一個區域性貨幣,沒有交換能力,持有人民幣的風險係數也非常大,這也許就是中國政府要讓人民幣加入SDR的原因,無非想藉助SDR的信用為自己背書。

另一方面,中國這幾年由於人民幣不斷升值,導致國際熱錢大舉流入,國內通脹嚴重,而同時大部分出口企業倒閉,國外貿易市場也不斷被其他後起的開發中國家搶占而萎縮。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外匯存底必然已經減少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程度,央行說是3.7萬億,反正我是不信的,實際估計遠遠沒有,而且還在持續減少中。外匯存底是一個國家用來抵抗金融危機的重要工具,外匯存底的急劇減少,對國家的金融系統會產生嚴重影響,更可怕的是,由於沒有了國際貿易市場作為支撐,加上TPP和TTIP等排除中國的新貿易同盟的建立,未來中國的創匯能力將大幅下降,現在搞的跨境電商服務,充其量也是為了創匯而服務,不過由於總量的限制只不過是杯水車薪而已。在外匯存底嚴重縮水的同時,外匯消耗的步伐卻越來越快,人民幣匯率高企,月統計的淨流出已經達到平均每月千億美元,從去年到現在至少已經有超過一萬億美元的資金流出,外匯占款也不斷減少中,已經形成惡性循環。但是央行又不敢下調匯率,這樣只會加快資本逃離中國的速度,雖然近期央行已經連續降准降息,但是效果非常有限,留不住錢已經成為了中國經濟的致命傷。最關鍵的是,未來中國已經沒有創匯的能力了,怎麽辦,不能全世界送錢了,我們都知道送錢是中共國際外交差不多唯一的手段,沒有美元送,只能送人民幣了,但是一個區域貨幣誰要,這是個問題,如果成為儲備貨幣,那還是可以忽悠一下人的。

基於以上兩點人民幣已經到了不得不國際化的時刻。但是如果人民幣想要國際化,就必須實現匯率自由浮動和兌換,不然國際化就沒有意義,也不可能成為中國經濟的救命稻草。但是以中國現在的經濟情況和結構,馬上放開資本管制無疑是自殺行為。我認為政府會慢慢放大人民幣中間價浮動範圍,因為長期來看已經保不住了,個人自由兌換隻有等人民幣大幅貶值後才有可能放開,由於整個出口已經基本處於崩潰,人民幣貶值的需求已經沒有,政府會重點保住現有匯率,放棄出口,繼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對沖外匯存底減少的風險,同時輸出過剩產能。只要人民幣保持現有匯率,理論上可以持續吸引國際熱錢進入中國股市、債市進行資本操作套利,同時大力宣傳中國改革前景以增強向好預期,達到欺騙投資者的目的,這樣還可以保持一段時間的資本流入,不過能持續多久不得而知,政府現在能夠做的就是拼命吹大泡沫,拼盡全力和美國搶錢,阻止或者延後美元回流的步伐,為轉型爭取時間。但是現在進入中國套利的都是短期資本,根本沒有人會把錢投到周期性較長的實體經濟中,所以靠股市拉動實體經濟的可能性基本為零,人們在股市盈利後,只會把錢再投入資本市場,或者乾脆出逃。只有走靠基建投資的老路,不過地方政府和國企已經欠了一屁股債,銀行的爛帳更是無底洞,這兩個問題不解決,改革根本不能推進,很討厭。最近全國各地的銀行又頻頻爆出儲戶資金被盜的案列,我的分析是銀行人員把錢拿出去以後借給高利貸短期套現,由於時間短可以賺取時間差的利潤。可見民間資金短缺到何種程度,從側面也可以證明央行發出來的錢根本沒有進入實體經濟。

美元走弱到目前為止已經差不多見底了,反彈將在不久發生,第二季度開始美國經濟回暖,而且會持續。本質上這次歐洲量化寬鬆和美國經濟走弱救了人民幣一命,不但增加了流動性,更推遲了美聯儲的加息,導致美元指數走弱,不然的話人民幣應該早就崩盤了。不過留給人民幣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下半年將是美國經濟大回暖的時候,加上歐洲由於量化寬鬆政策的效果顯著,現在經濟已經向好,有可能在兩輪量化寬鬆政策後完成預期通脹目標後退出,如果這樣的話,流動性將進一步的減少,這將導致中國現在唯一的一條融資渠道被關閉,到那時不排除中國央行在最後走投無路的時候為防止資金撤離中國而大幅貶值人民幣的可能,不過這樣一來人民幣就會暴跌,直接導致泡沫破滅,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將大幅縮水至崩盤,最後無論是誰只要持有人民幣的,將全部被消滅乾淨,整個社會結構有可能發生改變,一個歷史性的轉折將會到來,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責任編輯: 楚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5/0601/564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