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胡德平揭葉劍英之子葉選寧不為人知的往事

2016年7月10日凌晨1點10分,選寧兄長溘然離世。當天我即向選寧夫人錢鈴戈和其女兒發出唁電。非常遺憾,沒能參加14日選寧兄長的遺體告別會。但有一件過往的軼事,我覺得很有意義,值得留下記錄文字,以表對選寧大哥的懷念。

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是:1976年10月6日,黨中央果斷處理了“四人幫”一案。父親第二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消息是當年在中央調查部工作的姚仲康告訴他的。此後,選寧兩次來家,代表葉劍英同志看望父親。父親向葉劍英同志提出三條今後治國的意見。這三條意見已收入中共中央文獻編輯委員會審核出版的《胡耀邦文選》中了。

另有一個歷史故事,知道的人則不很多。“文革”中,選寧大哥手臂殘廢后,獲得自由,他便常到我家看望父親,有時就在家中吃飯,不時帶來許多消息,天南海北、古今中外,什麼都談,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互相交流對“文革”對國家命運的看法。加上選寧大哥的岳父錢益民同志又是父親在延安工作時的同事、好友,彼此住處不足百米,因此彼此相處交談沒有一點隔閡。父親的書房也是選寧經常光顧的去處。

不久,選寧參加了華羅庚先生的講學活動。華羅庚先生的講學活動,是把應用數學和工業、農業的生產實踐緊密結合起來進行的。具體講就是推廣統籌法和優選法。這項活動起於1965年,“文革”開始後受到嚴重破壞。華先生於1970年又重新開始活動,並組織了一支三十人左右的推廣團隊,業務骨幹陳德泉、計雷分任正副隊長,其後葉選寧任政委。

選寧參加了這一工作,覺得很充實,也熱愛這項工作,把應用數學的方法在生產實踐中運用,這對國民經濟的規劃、效益、核算,是一件多麼有價值的事情,能置身於“文革”之外真是讓人羨慕。選寧工作之餘又安排了葉劍英元帥和華先生的見面,緊接著選寧又著手安排父親和華先生的見面。

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一個深秋的夜晚,選寧安排了一輛小車,從燈市口富強衚衕六號我的家中,秘密接走了父親,送到北太平庄華先生的家裡,在會客室里,父親和華先生展開了故人般的傾心交談。父親開門見山,笑吟吟地問道:“你可不可以談談這幾年來到烏蒙山區、大渡河畔、白山黑水,把數學應用於實際的情況和體會?”華先生講:“我想要用自己的一技之長為人民服務,就必須改變過去那種理論脫離實際,脫離生產,脫離工農的狀況!”接著華先生把統籌法、優選法的核心思想“大統籌、廣優選、聯運輸、大平衡”,告訴了父親。

父親誠懇地談到自己的想法:“我贊成你的方向和到實踐中去找課題的道路。但是你所提到的十二個字能不能改動一下。其中平衡是暫時的、相對的,一切事物在發展,所以最後的三個字可否改一下。”華先生思索片刻即說:“把‘大平衡’改為‘策發展’是否好些?”父親笑著點頭回應。夜深了,清秋涼意襲人,父親告辭,仍坐著選寧安排的小車回家。父親這次外出,去何處,見何人,家中的人全然不知,也不知選寧參加談話否。以上的對話,均取之於《華羅庚傳》。

今天(7月18日)我在京西賓館參加“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三十周年紀念大會”。金杯的題字是父親1986年題寫的,改革初期,父親和華羅庚仍保持著互相通信、交流思想的關係。會上遇到了中科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的計雷研究員,他告訴我過去講學隊伍的隊長陳德泉已去廣州參加選寧大哥的告別活動。我們都提到選寧大哥的往事。選寧派車送父親去華先生家中的事,就是他在會上告訴我的。

“文革”期間,由於嚴重混淆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黨內政治生活受到粗暴的踐踏,大批幹部和知識分子受到迫害。而選寧大哥身殘志堅、大度壑然,為人做事,肝膽照人,勇於任事,團結被打擊的專家學者,鼓勵由於家庭問題被打成黑幫子弟和狗崽子的青年,選寧大哥敢於擔當的豪氣,永遠留在我的記憶之中。

選寧大哥兩次看望我父親,我認為是極有意義的值得紀念的事情。

2016年7月18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