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胡平:英雄中的英雄

作者:
歷史上,各種正確的原則、正義的事業,很少是單靠自身的說服力而自動獲勝的。它們必須要有「人證」,需要有人傾心相與,必要時甚至甘願為之獻身。我們承認自我保存為正當。在殘暴的高壓下,有人放棄,有人退卻,甚至有人屈服,我們可以理解,可以同情,或是可以原諒。但是我們不能不承認自我犧牲是偉大,對於那些在高壓下的不屈不撓,我們必須致以最高的敬意。

高智晟女兒耿格近日於香港為父親推出新書(美聯社圖片)

澳洲齊氏文化基金會將本屆(第九屆)推動中國進步獎授予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我謹向現今仍被軟禁在陝北老家窯洞的高智晟律師致以熱誠的祝賀與崇高的敬意。

六四的中國,湧現出一個英雄群體,那就是維權律師,而高智晟律師就是維權律師群體的一位領軍人物,是英雄中的英雄。

高智晟出身於陝北農家,自學成才,成為執業律師。多年來,高智晟律師為弱勢群體伸張正義,替窮人免費打官司,為受迫害的基督徒辯護,為政治犯和良心犯辯護。他還參與了太石村維權運動。從2004年起,高智晟深入調查法輪功受迫害事件,一連發表三封公開信,揭露當局殘酷鎮壓法輪功的大量事實,要求當局立即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的野蠻行徑。高智晟清楚地知道他這樣做可能招致重大風險,在致胡錦濤、溫家寶的公開信里,高智晟寫道:「在這封信里,我將不會迴避任何我知道的真實存在的問題,哪怕我這封信公開之日,就是我入獄之時。」讀到這樣的字句,不能不感到震撼。

由於高智晟不懈地從事維權活動以及他在活動中的領軍角色,嚴酷的打擊果然如期而至。高智晟一次又一次地被綁架、被失蹤、被囚禁、被酷刑,直到被關進新疆的監獄。高智晟受到了駭人聽聞的精神折磨與肉體摧殘,三年前,一家國際人權組織悲憤地告訴世人:「高智晟在監獄中被完全摧毀。」

可是,在那不久,我們又聽到了高智晟的聲音,信念依然堅定,頭腦依然清晰——這該是何等強大的意志力。今天,更有高智晟的一部新書擺在我們面前。這本33萬字的《2017年,起來中國》,是高智晟在被軟禁於陝北老家窯洞里秘密寫成的,沒有電腦,一個字一個字用手寫,然後把稿紙一頁一頁地偷偷送出,再經過許多朋友的暗中相助,打進電腦,發到海外,幾經周折,終於印製成書。單單是這本書的寫作和出版,本身就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傳奇。

歷史上,各種正確的原則、正義的事業,很少是單靠自身的說服力而自動獲勝的。它們必須要有「人證」,需要有人傾心相與,必要時甚至甘願為之獻身。我們承認自我保存為正當。在殘暴的高壓下,有人放棄,有人退卻,甚至有人屈服,我們可以理解,可以同情,或是可以原諒。但是我們不能不承認自我犧牲是偉大,對於那些在高壓下的不屈不撓,我們必須致以最高的敬意。

這裡,我也要向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士致敬。多年來,耿和女士都是高智晟的堅強後盾。多年來,耿和女士承擔起家庭的全部重擔,冒著不測風險,帶領孩子逃離大陸,在人地兩疏的異國他鄉艱難度日,一手撫養兩個未成年的子女,真是了不起的女性,了不起的妻子,了不起的母親。

高智晟的女兒耿格,今年23歲了。這次她代替父親來紐約領獎。如耿格所說,她有一個「最黑暗的青春期」。英文的Teenager,指的是從13歲到19歲這段年齡。就在耿格13歲那一年,家庭遭逢巨大變故,父親被綁架,家中被搶劫,格格在學校里飽受欺凌。接踵而來的災難遠遠超出了一個十幾歲少女的理解力。接下來,耿格隨同母親,歷經危難逃離大陸,來到美國,生活在完全陌生的環境之中,儘管有母親的關愛,有叔叔阿姨的幫助,但是有很多壓力、很多問題,卻是別人無法分擔的,是無論如何也只能由格格自己獨自面對、獨自承受的。其間種種,一言難盡。讓我們十分欣喜的是,耿格走出了她的「最黑暗的青春期」。她頑強地成長,茁壯地成長。這對於身陷困厄的高智晟是何等的安慰。在這裡,我也要把美好的祝福送給耿格,還有她的弟弟高天昱。

高智晟在他的新書里寫道,他感謝多年來持續關注他的境遇的海外的媒體和朋友。高智晟說:「正是由於他們,才使得全世界的關愛、關注即正義力量,與我在困難時期的信心堅韌地連接在一起,正是他們堅韌地追尋、追問,構成了我生命安全的最後力量。」一直有人懷疑我們海外的聲援與關注是否有用是否有意義,高智晟的話無疑是對這種疑惑的最好回答,也是對我們進一步堅持下去的最好勉勵。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中國人權雙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