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文學世界 > 正文

四大名著開篇詩詞 經典就是經典

中國文學到了明清時代,小說文體的創作漸次進入了鼎盛時期,於是產生了眾望所歸的四大名著。

四大名著以歷史的興衰,社會的炎涼,事件的傳奇,人物的悲歡等等故事或撼動人心、或悅人耳目、或破人愁悶。其所蘊含著的世道人生之理,更是給人以警醒和啟迪。尤其是在開篇詩詞中,蘊含著作者對世事人生的感悟,薈萃著一些精彩的醒世恆言,讀來頗有興味。

三國演義

詞曰: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據說這是明代的一位狀元——楊慎——寫的詞,有分教:縱然是千古英雄,也終將在歷史的長河中隨浪逐流一逝而盡。秋月春風相續,人世轉換不停,唯青山常在,夕陽依舊。所謂是非成敗,其實轉瞬成空,均免不了化作笑談。即便是千古傳奇,亦不過付之一笑而已。

此詞調寄《臨江仙》,詞人真可謂臨江之仙人了。這首《臨江仙》詞教人看空:“是非成敗轉頭空。”教人看淡:“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該詞用長鏡頭大視角,橫觀天地,縱論古今,有很強的歷史滄桑感,更兼參透功名、勘破富貴,屬大手筆。將此詞拉來給《三國演義》這部鴻篇巨製做開篇詞,無論是意境還是格調都是與之相吻合的,其宏偉的氣勢也是能夠壓住全篇的。

水滸傳

詞曰:

試看書林隱處,幾多俊逸儒流。虛名薄利不關愁,裁冰及剪雪,談笑看吳鉤。評議前王並後帝,分真偽佔據中州,七雄擾擾亂春秋。興亡如脆柳,身世類虛舟。見成名無數,圖名無數,更有那逃名無數。霎時新月下長川,江湖變桑田古路。訝求魚緣木,擬窮猿擇木,恐傷弓遠之曲木。不如且覆掌中杯,再聽取新聲曲度。

《水滸傳》講的是江湖豪傑的傳奇故事,而這首開篇詞,卻大有笑傲江湖的味道。按詞中所論,稱王稱霸,攻城略地,不過是“擾擾”之人作“亂”而已。世上成名求名及埋名者,終將被滄海桑田所掩埋。而求魚之路、窮猿之路,只怕最後走成了驚弓之路。唯“虛名薄利不關愁,裁冰及剪雪,談笑看吳鉤”者,隱匿於書林之中,方才是“俊逸儒流”。所以世上之人,不如握著掌中的酒杯茶杯,聽一曲新鮮的曲目。

此詞蔑視廝殺爭鬥的“七雄”,冷眼旁觀熙來攘往的圖名逐利者,笑看那些為名利而剜門子搗洞、尋找門路的人,羨慕那些笑傲江湖的“俊逸儒流”,倡導一種隱逸恬淡的生活態度。

西遊記

詩曰:

混沌未分天地亂,茫茫渺渺無人見。

自從盤古破鴻蒙,開闢從茲清濁辨。

覆載群生仰至仁,發明萬物皆成善。

預知造化會元功,須看《西遊釋厄傳》。

《西遊記》的開篇詞頗具廣告意味。天地仁而覆載百姓,萬物生皆由善而來。斯人當以感天地之仁,待萬物以善。要悟徹天造地化之機、修持大道之功,還是從這部西遊中遇到各種災難的破解中來尋求答案吧。

《西遊記》講究因果報應,勸人守命待時,與人向善,鼓勵人們要修成正果。

紅樓夢

詩曰:

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華宴終散場。

悲喜千般如幻渺,古今一夢盡荒唐。

漫言紅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長。

字字看來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

《紅樓夢》開篇詩說得更直白,好像就是耳提面命,直對大眾而言的,和文中的《好了歌》緊緊呼應。“浮生著甚苦奔忙”,人生悲喜如同幻渺,古往今來不過“一夢”,豈止是一夢,是極盡荒唐的夢。可惜,有人入夢太沉,死守著“盛席華宴”,不願散場;有人大夢不醒,為名為利“苦奔忙”。

《紅樓夢》開篇詞教人別入夢太深、太久。死守著“盛席華宴”的人,到夢醒之時,就該失落了。

縱覽四大名著的開篇詩詞,各以一字以蔽之:《三國》曰“空”,《水滸》曰“隱”,《西遊》曰“修”(修成正果),《紅樓》曰“夢”。

註:甲戌本《石頭記》在第一回有回前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古典書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學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