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沈志華:中朝關係驚天內幕

鮮血凝成的友誼?從來就沒有過!在朝鮮勞動黨內一直有一個傳言:朝鮮沒有實現統一主要是中國人造成的。為什麼?就在馬上要取得勝利時彭德懷下令停止進攻,結果導致朝鮮失去了戰勝美帝國主義的最好機會,至今朝鮮都沒有實現統一。還有,金日成從蘇聯回朝鮮後曾召開幹部會議:以後誰也不要去中國,中國人當面說好話,背後說壞話。

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

最近10年到20年中國對朝鮮政策有一些問題,總是給人一種好像被誰牽著鼻子走的感覺。為什麼會形成這樣一種局面?很大程度歷史的神話束縛了我們的頭腦,束縛了決策者的頭腦。一個什麼樣的歷史神話?——中朝關係是歷史上用鮮血凝成的牢不可破的中朝關係,“中朝傳統友誼”、“唇寒齒亡”形容詞非常多,如此說法講了60年,所以至今仍根深蒂固。

對此,我的學生對我介紹說,網上大家對這個問題提出很多疑問:真是兄弟關係?真的是鮮血凝成的友誼嗎?現在怎麼凝不到一塊去?這需要我們對歷史進行深刻分析和深刻檢查。這幾年我看了很多材料,試圖對中朝關係的歷史脈絡、外交特徵、性質做出判斷。如果我們判斷比較準的話,對過去發生過什麼事,在什麼條件下發生過什麼事,中國又是怎麼處理的,是成功的還是失敗的,如果對這個歷史過程有一個大致了解,可能會對今後、現在有一個借鑒作用。

我先從1940年代講起,之前就不用講。中朝關係很古老,到晚清前,朝鮮大多時間都是中國的藩屬國,後被日本人統治了40年時間(1905-1945年)。日本人之後是蘇聯人,自1945年蘇聯紅軍佔領北朝鮮後一直到1949年蘇聯撤軍,在這4年中基本是蘇聯人說了算;再以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因為朝鮮戰爭,中國在朝鮮有很大的發言權,直到1958年志願軍全部撤走,朝鮮才真正說了算。所以朝鮮作為一個民族國家的形成很晚,具有自己獨立地位的時間很短。一會兒我給各位講故事就會知道,他想做什麼事,一會兒老大哥來了,一會兒老二哥來了,他做的事都不算數,都得重來。朝鮮現在有一些行為和心態得分析它的歷史過程。

在中蘇關係邊緣的朝鮮

在1945-1949年,中國跟朝鮮基本上沒有直接的高層關係,因為中國內戰,朝鮮支持中國共產黨;但在基層,主要是在中國東北地區,朝鮮被蘇聯佔領,朝鮮執行的政策就是蘇聯政策。那時蘇聯對中共是支持的,但又不能公開支持,就通過朝鮮起作用。比如朝鮮是林彪的倉庫、庇護所、轉移基地,四野部隊跟國軍打仗,打不過就往兩個地方跑:一是朝鮮,二是中國大連。如此國軍不敢追,因為朝鮮是另一個國家,大連則由蘇聯佔領,所以它是庇護所也是倉庫。軍隊打仗,沒有一個穩定的基地不行。而戰略物資放在朝鮮比較合適,用得著就過江拿,拿回來再打,要不然借道朝鮮繞過去,比走東北方便得多。包括傷病員都在朝鮮治病。所以在東北戰場,朝鮮為中共提供很大幫助,但多大程度上是朝鮮本身做出的決定很難講,因為那時是蘇聯遠東軍第25集團軍駐紮朝鮮,整個朝鮮都在蘇聯軍政府指揮下、安排下活動,以及通過大連港給中共運物資、武器、彈藥。這時期,雙方大體上保留在這樣一個層面。出面聯繫的是當時的東北軍區,至少中共中央沒有直接出面;而朝鮮跟國民政府更沒關係。所以,這個階段,與中國國家層面沒有直接關係。

到什麼時候有了高層的聯繫?那是1949年初夏。當時,金日成很想通過武力實現朝鮮民族統一。在1948年朝鮮分為兩部分後,李承晚和金日成都想統一朝鮮,因為他們兩人都認為靠宣傳、口號實現不了統一,只有通過武力才能實現。金日成很想通過蘇聯和中國的幫助實現此目標,所以派人到北平(北京)。那時,金日成不僅見了毛澤東,還見了周恩來、朱德和劉少奇,他希望把四野部隊當中的朝鮮族放回國。因為1949年4月,駐紮朝鮮的蘇聯部隊撤走了,留下了一部分武器給朝鮮,但沒軍隊。朝鮮原來都沒有國家,遑論軍隊?就只有打游擊的,那也沒有見過大陣勢,只有四野部隊中4萬多人打過大仗,比如166師圍困瀋陽、164師圍困長春,都是參加過大兵團的戰鬥。後來毛澤東同意,另有一部分人跟著林彪南下到海南島,打完後就給你送過去。就這樣一個過程。

金日成第一次到北京見毛澤東是1949年5月13日。在此之前,他於4月20日至4月25日去了莫斯科,向斯大林彙報,希望通過軍事手段實現朝鮮統一,但斯大林臨走時說:你必須到北京跟毛澤東談,中共中央得同意。所以金日成5月13日到北京,13-16日談了幾天,毛澤東同意了也接受了。這是金日成第一次跟毛澤東見面。

在這個時期,朝鮮基本上是聽蘇聯的,比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我看俄國電報檔案:金日成問斯大林能不能跟中國建交?斯大林回電:當然可以,等我與中國建交後你再建交。金日成跟毛澤東談時想跟中國簽同盟條約。毛澤東不同意,說同盟條約打完仗以後再簽。這話有道理,但他們內心怎麼想的現在不得而知,有可能毛澤東不願意在法律上承擔這樣一個責任。所以毛澤東問斯大林:金日成來想跟中國簽同盟條約,我的意見是朝鮮實現統一後再簽。斯大林回電說可以。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的時間裡就這麼一次接觸。這是第一階段。

值得懷疑的“血染的友誼”

第二個階段是1950年-1957年。很多中國人都以為這個階段是中朝關係最好的,朝鮮戰爭鮮血凝成了友誼。其實錯了,這段時間是中朝關係最不好的時候。檔案文獻顯示,在整個朝鮮戰爭過程中,中、朝兩國在幾乎所有的問題上都存在分歧,立場完全不一樣。因此,我們說的戰鬥友誼、中朝之間密切關係是否存在?這個當然存在,兩國軍隊並肩作戰怎能沒有友誼、怎能沒有友好關係?當然有,但主要在基層。毛澤東對此曾經發過好幾封電報:對朝鮮一草一木要愛護,跟居民搞好關係,志願軍違反軍紀有槍斃、處分的。中國軍隊很注意,這些都是事實。可根本問題,即在重大戰略問題上中朝兩國領導人的高層考慮不一樣,分歧非常大。

比如:中國軍隊到朝鮮應誰指揮?金日成覺得應該他自己指揮,我是最高司令長官,彭德懷應該聽我的。彭德懷覺得中國怎麼能聽你的,你把自己的軍隊打光了,怎麼能聽你的?因此,他們倆從一開始就有非常大的矛盾。金日成對彭德懷說:“彭德懷同志,你的司令部是不是和我靠近一些,咱倆在一起好一些。”潛台詞是我指揮你。彭德懷說:“沒問題,咱倆就在一塊。”結果合在一起之後,金日成突然發現是彭德懷想指揮他。第一次戰役(1950年10月25日-11月5日)打完也沒有明確誰指揮誰,而且當時朝鮮軍隊幾乎被打沒了,剩下的跑到吉林修整,作戰部隊只有志願軍13兵團。但總體說來,這時還不存在大問題。

但是,隨著第二次戰役(1950年11月7-12月24日)打響,問題就陸續出來了。在第二次戰役中,朝鮮人民軍有一個兵團參與了戰鬥,因為他們的軍隊經過訓練回來了。不久就發生了很多問題和矛盾,兩個司令部之間沒有溝通,志願軍在前面追著美國人,卻被朝鮮人民軍抄了後路,自己人跟自己人打起來,而且有兩次,這無疑是指揮問題。金日成建議中朝軍隊分開指揮,各管各,派個聯絡員聯繫。金日成想,他是一國元首,必須指揮自己的部隊,把部隊給中國人指揮成何體統?這個感受可以理解。所以他一直不願意交出朝鮮人民軍指揮權。但彭德懷堅決不幹,強調:必須統一指揮,否則戰役很難打。吵來吵去沒有結果,一直等到斯大林的電報:軍隊必須由中國指揮。就是說朝鮮人民軍要交給志願軍指揮,金日成沒辦法,只好交出了指揮權,由此成立了中朝聯合司令部,中國為正,朝鮮為副。

這件事對戰爭當然有益,但對金日成的影響可想而知。有一段記錄,記錄了金日成與蘇聯大使的談話,他說:我明白了這意思,就是讓我放棄總司令的職務對不對?蘇聯駐朝鮮大使捷連季·福米奇·什特科夫說:“對,是這樣”。金日成默默無語地走了。想像一下這個情景,他心裡肯定特不好受。

這個事過後不久,又發生了一件事:那是第三次戰役(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開始後不久,志願軍就越過了“三八線”;1月4日,志願軍佔領了漢城;1月8日,彭德懷下令停止進攻、全軍修整。這可把金日成惹惱了:哪裡有這樣的?打了勝仗的軍隊不繼續追擊怎麼能修整?乘勝追擊把美軍趕到海里就完了,戰爭就結束了,國家也統一了。彭德懷說必須修整。細說起來,這件事有由來:那時,“第二次戰役”還沒結束,彭德懷就曾給毛澤東發電報:建議不越過“三八線”。為什麼?部隊精疲力盡,彈藥打光了,糧食沒了,新兵員補充不上來,而且美國轟炸非常厲害,打得非常艱苦。九兵團打“第二次戰役”是從上海調過來的,當時甚至都沒有冬裝,士兵們單衣單褲,結果導致“第二次戰役”中非戰鬥減員5萬人,第二天起來不是手指頭沒了,就是腳趾頭凍掉了。所以彭德懷、聶榮臻跟中央報告說這個戰爭不能再往下打。毛澤東回電說不行,這不是軍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三八線”一定要過,否則朋友們會不高興。彭德懷回電說,“三八線”過可以,能否保住不敢保證。所以說,這是彭德懷和毛澤東商量過的,而且實際情況要求只能修整,不修整怎麼辦?這樣的決策與命令和朝鮮人的想法差距很大,朝鮮人當時一心希望儘快實現國家統一,儘快結束這場戰爭。這次爭吵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網上盛傳金日成讓彭德懷煽了一大嘴巴,這個我不知道,但兩個人的吵架記錄我看到了,你一言、我一語用詞非常嚴厲。彭德懷還說:“我就這樣決定了,如果將來證明這個決定是錯誤的可以槍斃我”。在志願軍司令部吵了3天,一直爭論不下。金日成希望應該一鼓作氣趕快結束這場戰爭。彭德懷說原來就想一鼓作氣,結果不是被人家攔腰截斷全軍覆沒,你想讓我也重蹈你的覆轍嗎?話說得很難聽,金日成臉上也掛不住,那點事都給抖出來了,他倆爭來爭去誰也說服不了誰。

最後,彭德懷說:“你不是說現在風一吹就能把美國人吹到海里去了嗎?你去吹風,我幫你去守後方,省得讓人家抄你的後路。”一直到1月19日,斯大林給毛澤東電報說:“彭德懷同志的意見是正確的,彭德懷是真正的軍事家”(我沒有看到毛澤東給斯大林的回電,但斯大林的回電肯定是接到毛澤東的報告:到底是打還是停,聽您說一句話)。當時,跟朝鮮領導人站在一起的還有蘇聯駐朝鮮大使、蘇聯軍事顧問,他們都贊成乘勝追擊,所以斯大林還有一段話是衝著蘇聯軍事顧問的,斯大林說:“以後軍事問題你們少插嘴”。如此才把問題解決。這件事對朝鮮人的影響也非常大。我看1954、1955、1956年的檔案材料,在朝鮮勞動黨內一直有一個傳言:朝鮮沒有實現統一主要是中國人造成的。為什麼?就在馬上要取得勝利時彭德懷下令停止進攻,結果導致朝鮮失去了戰勝美帝國主義的最好機會,至今朝鮮都沒有實現統一。當然這不是事實,真打也打不過,也不可能實現統一。但朝鮮勞動黨內之所以流傳著這樣的說法,說明這件事對金日成領導人的影響非常大,至少他們是這麼認為的:本來可以取勝,因為你下令停止進攻修整導致這樣的結果。

夾縫中的金日成

再有一個比較大的問題也是中朝之間矛盾吵得“不亦樂乎”的,即鐵路管理權。朝鮮鐵路歸誰管?開始一直是志願軍司令部管,因為朝鮮鐵路基本被炸毀,中國派遣了18萬民工幫助朝鮮修復鐵路,然後又派出了鐵道兵,援助了機車、車廂。因為當時戰事非常緊迫,雙方還算相安無事。至1952年,戰爭進入邊談邊打階段,中朝分歧也就出來了。金日成覺得戰爭既然不能立即結束,就要搞建設,朝鮮幾乎被炸爛了,就要求運經濟物資。但彭德懷還是以戰爭為主,軍隊必須控制鐵路,要運軍事物資。大概有一年時間,雙方在鐵路問題上發生很多爭執,彼此搶車頭、路線、倉庫,導致諸多事故。當時,美國轟炸非常頻繁和激烈,一搶起來雙方都在,美國轟擊轟炸一下就炸毀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彭德懷幾次向鐵道部要求支援。最後,是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出面跟朝鮮談判,鐵路到底誰說了算,他要求歸中朝志願軍司令部。金日成呢,幾次找中國政府交涉,說鐵路權就是主權,不能喪失主權交給中國人管。最後周恩來出面跟彭德懷講:算了,這不爭了,朝鮮願意管就讓朝鮮管,只要保證軍事物資供應就行了。但是,周恩來電報發過去沒兩天,斯大林來了一個電報(大約是毛澤東打報告給斯大林):“鐵路必須軍管”。沒辦法,鐵路又交給彭德懷管。如此一來,金日成更鬱悶了,為什麼每次都是朝鮮忍氣吞聲。如此,關係越來越緊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愛思想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