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揭開三年大饑荒真相:不能冤枉老天爺

荷蘭學者馮克(Frank Dikotter)的書《毛澤東的大饑荒》,書中說中國大陸三年大饑荒中餓死的人不少於4,500萬。(網路圖片)

中國大陸在上個世紀中葉發生的三年大饑荒到底餓死了多少人,中共對此長期保密。曾在國務院辦公廳任職的著名經濟學家、憲政研究學者曹思源最近表示,長期保密的數據在一定條件下解密了,檔案中記載的驚人歷史真相是:三年大饑荒有近3,600萬(最低限度的可靠數字)中國人被餓死。曹思源說,這個數字比中國五千年餓死的人數還要多出765萬!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雜誌副社長楊繼繩的驚世之作《墓碑:中國六十年代饑荒紀實》強調:中國大饑荒的真相長期不為人知,大多以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搪塞民眾,其實完全是十分人禍,沒有天災。曹思源通過長期研究也表示,1959、1960、1961這三年是風調雨順。

中共對這段它一手製造的歷史大慘劇,以謊言“三年自然災害”,把罪責推給老天爺。長期被中共欺騙的國人,特別是年輕後代們長期以來誤以為“三年自然災害”是導致大饑荒的原因。學者們在揭開歷史真相的同時則吶喊:不能再冤枉老天爺了!

學者:三年饑荒比中華五千年餓死的人數還要多出765萬

曹思源近日接受大陸官方媒體就三年大饑荒訪談時表示,中共不承認“大躍進”中餓死人的事實,這部分資料是長期保密的,50多年過去了,最近已經超過了保密時限,所以中共中央把這些資料解密了,解密後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在一定範圍里放開了,於是部分研究工作者知道了這些歷史真相。

他表示,1959、1960、1961前後這三四年里中國大陸餓死人的總數3,755.8萬人,這個數據是各個地方報上來的,逐級報上來的,顯然會小不會大。一個縣委,死了5萬人,只會報3萬人、2萬人,不會說死了8萬人。沒有誇大的傾向,只有縮小的傾向,因此經過研究餓死3,755.8萬人作為官方統計數字,這是最低限度的可靠數字。

曹思源說,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的各種災害,包括旱災、水災、地震等等中國餓死的總人數是2,991萬。三年大饑荒比五千年餓死的人數還要多出765萬。這個數字之驚人是可以看出來的。

《墓碑》為3,600萬餓死的國人立墓碑

著名學者楊繼繩,原中國新聞學院教授,曾任新華社高級記者,作記者長達35年。楊繼繩在驚世之作《墓碑:中國六十年代饑荒紀實》中確認從1958年到1962年期間,中國大陸餓死3600萬人。因飢餓使得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數為4千萬人。餓死人數加上因飢餓而少出生人的數,共計7,600萬人。他解釋此書名為墓碑的一重意思是為在1959年餓死的父親立墓碑。

數年前,楊繼繩跑遍了當年災難最嚴重的大陸十幾個省份,親自查閱無數公開或秘藏的檔案與記錄,訪問當事人,反覆查證,以史筆之心與記者良知,數易其稿,終於寫成本書,真實地再現了大躍進饑荒這段慘絕人寰的痛史。

餓死3,600萬人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楊繼繩說,這個數字相當於1945年8月9日投向長崎的原子彈殺死人數的450倍。1945年8月6日,美國飛機向廣島投下的原子彈炸死7萬1千人;8月9日,美國飛機向長崎投下了另一顆原子彈,炸死8萬人;即大饑荒相當於向中國大陸農村投下了450枚原子彈。

這個數字相當於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數24萬人的150倍,也可以說大饑荒相當於發生了150次唐山大地震。

這個數字超過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數字。第一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有1千多萬人,中國1960年一年就餓死1,500萬人以上。

大饑荒的慘烈程度遠遠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4千萬到5千萬之間。中國這3,600萬人是在3、4年間死亡的,多數地區死人集中在半年之內發生。

荷蘭學者馮克(Frank Dikotter)在《毛澤東的大饑荒》中寫道,三年大饑荒中餓死的人不少於4,500萬。

毛澤東瘋狂“大躍進”完全是人禍

為什麼會發生全國性的大饑荒,為什麼會餓死這麼多人?1958年,毛澤東瘋狂發起“大躍進”,鼓勵全民大鍊鋼鐵。曹思源表示,當年瞎指揮,大家都去砍樹來鍊鋼,誰去管糧食的事?糧食熟了沒有收,放衛星,逼著人家講假話,當時報紙上說,河南早稻衛星越放越高,畝產22萬斤。“如果向國家交一半,就要交11萬斤,哪裡有11萬斤可交呢?把家裡的全交上去也不夠啊,家裡沒有留下口糧,當然要餓死人啦。”

《墓碑》一書披露下述原因:由於大躍進的浮誇,全國各地都搞高指標、高估產、高徵購。1958年宣布糧食總產量為7,500億斤,以後統計的數字(還有虛誇)為4千億斤,實際產量基本與上年持平,但徵購數量增加了21%,其結果就是從農民的口糧中硬挖硬擠。

中共謊言欺騙國人數十年學者:不能冤枉老天爺

中共面對自己一手製造的慘絕人寰的大悲劇,編造出大饑荒是出於“三年自然災害”和“蘇聯修正主義逼債”的謊言,把罪責推給老天爺和蘇聯。長期以來,“三年自然災害”和“蘇修逼債”成了中國人迴避大饑荒年代的口頭禪。

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在1962年1月中共黨內七千人大會上稱,三年大饑荒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

曹思源對媒體說:根據我研究的資料,據水文氣象部門報告,1959、1960、1961這三年的降雨量,成災面積跟歷史上比較,是風調雨順。大饑荒完全是人禍,是共產風、瞎指揮、集權的體製造成的。不是天災,不能冤枉老天爺,掩蓋我們工作中的錯誤和領導體制上的弊端。

《墓碑》經過詳細的考證,有力的批駁“三年自然災害”及“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謊言。楊繼繩引證權威的氣象資料和權威的氣象學家的觀點,並以大量的事實和數據說明,造成這場大饑荒的主因並非天災,而是在氣候正常的年景,在一個沒有戰爭、沒有瘟疫的和平發展年代裡所發生的慘劇,作者還深刻地指出,這個中國當代史上的大饑荒的成因及結果,也間接引發了另一場浩劫——文化大革命。

楊繼繩進一步指出,歷史資料表明,糧食產量和天災之間並不存在正比相關關係,在大饑荒期間,中共以巨額資金和物資援助其他國家。在中國大量民眾餓死的同時,中共大量出口糧食,1959年比1957年出口量增加一倍以上,創造糧食出口歷史最高記錄,這個數量夠2,450萬人吃一年。

1960年,在大批農民餓死之際,當局不僅沒有考慮開倉放糧,反而刻意繼續增加國家糧食庫存,這一年餓死人最多,而國家尚有幾百億斤糧食庫存。

民眾震驚要求公布真相

最近曹思源關於大躍進期間3千多萬中國人餓死的言論引起強烈反響,一度佔據網易博客頭條,引起民眾關注和震驚,民眾要求當局公布這段歷史真相。

資深媒體人士趙世龍對於曹思源披露的那麼多人被餓死表示:“這是怎樣的曠古未有?這是怎樣的空前絕後?”

曹思源揭開大饑荒餓死人真相,引發人們對香港出版的《墓碑》的關注。而曹思源微博表示,楊繼繩先生的《墓碑》一書在大陸還買不到。

浙江省溫嶺市委黨校教師、知名時評人慕毅飛也表達了對曹思源訪談內容的關注,他在微博表示,不知會不會見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