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高調紀念劉少奇 為何不高調紀念毛澤東?


 

11月24日為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120周年冥誕紀念日。近日,中共當局高調紀念劉少奇,中共七常委集體亮相出席紀念劉少奇的座談會,習近平在講話中將紀念劉少奇與其政治口號相結合,但隻字未提劉少奇受毛澤東迫害而死。但劉少奇既是受害者又是恐怖整人魔王。劉少奇主導的四清運動中7萬多人被整死。對習近平淡化鄧小平,高調紀念劉少奇,過去紀念毛澤東的同時取消一些紀念活動。阿波羅網評論員分析幾大原因。

北京當局高調紀念劉少奇

中共新華社報導,紀念劉少奇誕辰120周年座談會23日在北京大會堂舉行,由栗戰書主持,七名中共政治局常委集體現身。習近平在講話中對劉少奇作了褒揚,表示要“學習和繼承劉少奇的精神風範”,又提及要與當局的所謂“四個意識”和堅定“四個自信”政治主張相結合,敢於鬥爭等。

分析認為,當前習近平帶領全體常委高調紀念劉少奇,背後用意耐人尋味。

1898年11月24日出生的劉少奇曾是毛澤東親信,與毛同為湖南人,中共建政後,劉少奇成了毛澤東的指定“接班人”。1959年劉少奇成為中共國家主席,但在文革期間遭到毛澤東整肅,死後甚至被用化名火化,直到文革結束後的1980年,中共11屆五中全會才恢復劉少奇的名譽。

中共官方紀念劉少奇的活動陸續開展,其中,中共國史學會17日在北京舉行了紀念座談會,十數名中共“紅二代”齊聚。有港媒報導提及鄧小平的女兒鄧榕本也計划到來,卻“因故沒能出席”。由於鄧小平家族近期似乎與習近平當局有些衝突,引起外界猜測。

鄧家前外孫女婿吳小暉今年5月被判18年;今年是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40周年,但習近平淡化鄧小平、甚至在公開的場合不提鄧的名字。

鄧小平和習近平兩家之間的矛盾

1952年,毛澤東為削減地方權力,調鄧小平、習仲勛等地方軍政要員進京。鄧小平被調任副總理,習仲勛被調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1955年,習仲勛受高崗事件牽連,被要求在中央會議上作檢查,前兩次都未過關,第三次才矇混過關。而不讓習仲勛過關的就是鄧小平。

1962年,習仲勛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時,因為一本小說《劉志丹》被打成反黨集團首犯。9月27日,毛澤東決定成立由康生負責的專案委員會,對習仲勛等人的問題進行審查。從此,習仲勛受到殘酷迫害,被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而當時的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則是協助康生整習仲勛的重要幫手。

習近平為何不高調紀念毛澤東?不提鄧小平?

美國資深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習近平不能過於高調紀念毛澤東,是因為會讓大家認為他重歸毛澤東統治方式,引發大家恐慌。過去習近平在紀念毛的同時,還取消了一些紀念活動。

王篤然分析,對於鄧小平來說,習近平和他的路線是不同的。習近平和鄧家是有世仇的,他的父親被鄧小平整的很慘。而鄧小平的孫女婿吳小暉搞的安邦公司,是把中國的資產移到海外來,即危害了老百姓的金融安全,也危害了習近平的統治安全。

王篤然表示,習近平上台後的所作所為,鄧家實際是反對的。鄧朴方的朋友就在北大貼了習近平的大字報。鄧朴方發言的時候還敲打習近平,說習近平要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鄧朴方的講話被封殺了,美國也要求習近平回到鄧小平的路線上來。而曾慶紅旗下的南華早報全文發表了鄧朴方的講話。

王篤然說,而對於高調紀念劉少奇,是因為劉家和習近平家裡沒什麼衝突。劉少奇兒子劉源對習近平也沒有構成什麼威脅,劉源也沒有公開攻擊習近平的言論。而已習近平也需要團結太子黨和紅二代。

希望之聲報導,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表示,習近平的核心地位是在你死我活的“習江斗”中斗出來的,而“江核心”卻是鄧小平封的。在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的23年里,中共的腐敗已達到了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的地步。別的問題都不談,僅此一點就足以證明:當年鄧小平封江澤民為“江核心”是完全錯誤的,鄧小平說江澤民“合格的”總書記、軍委主席也是完全錯誤的。

“習核心”登場,意味著“江核心”退場。“江核心”退場也意味著“鄧核心”策封“江核心”、為“江核心”站台實際上是幹了一件大壞事。習近平不想生活在鄧核心的陰影下。

圖說:鄧榕(右)和鄧小平

極左派劉少奇:受害者也是恐怖整人魔王

美國之音報導,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以他為代表的所謂“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同以他親手選定的接班人劉少奇為代表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進行了激烈的鬥爭。結果,“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成為文革最大的受害者。然而,劉少奇不僅僅是一個受害者。

美國的文革研究專家宋永毅表示,“但是人們在注意到他這個最大受害者的身份的時候,忘記了一點:他還是一個最大的迫害者。”

1964年8月5號,中共成立“四清”指揮部,劉少奇親自挂帥,成為四清運動的第一線指揮。

《觀察》雜誌主編陳奎德說:“劉少奇搞‘四清’,實際上比毛還要左一些。劉少奇和王光美那個所謂的‘桃園經驗’,他們把基層幹部分類呀,實際上是人人自危,人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澳門大學的副教授程惕潔博士在談到當年的親身經歷時說:“在文革之前就開始要建立自己話語權的人,都被作為反革命分子,都一個一個清除,一個一個開除。這是指的高校社教,‘四清’,就是63年,64年。我自己就是受害者之一。只是,(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沒有貼大字報,我們早就被開除了。這個運動是劉少奇和鄧小平搞的。”

劉少奇主導的四清運動主要覆蓋了中國三分之一的縣的農村地區。在這場運動中,一共有大約500多萬人被整,其中7萬多人被整死。在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這些案子的絕大多數,包括劉少奇倡導的四清典型經驗中的全部案子,都作為冤、假、錯案平反。

文革專家宋永毅說:“唯一和文革交叉的大的政治運動是什麼?那是‘四清’。這個四清是誰組織的?是劉少奇組織的。現在國內不少的學者,包括黨的系統的學者研究四清的結論是,四清是文化大革命的一次預演。那麼你就可以想到,有的時候受害者他也是害人者。而受害者他恰恰是為害人者提供了害他的依據,害他的手段,害他的方法。這個就是劉少奇的悲劇。劉少奇在四清運動中搞得比老毛還要左。”

劉少奇倡導的“桃園經驗”就是拋開現存體制,發動群眾把領導權從“階級敵人”手中奪回來。運動的方法還包括貼大字報,以及逼、供、信和體罰。

劉少奇還是第一個提出通過“造反”對付“修正主義”的人。1964年6月,毛澤東在一次會議上發問道:“中央出修正主義怎麼辦?”劉回答說,“如果出了這種情況,一個省可以造反,也可以獨立。”

劉少奇的這些經驗都成為後來文革中普遍使用的手段。

鄧朴方反對習近平

5月4日,鄧朴方的北大校友樊立勤在北京大學“三角地”張貼了24頁用毛筆手寫的大字報,在“鄧家女婿”瘋狂聚斂巨額財富即將被審判之際,樊立勤突然冒出來,貼了這張激烈反對習近平的大字報,是否與鄧家有關,值得懷疑。

樊立勤文革時期是北大生物系學生,後來被打成〝以劉鄧為黑後台的反革命小集團〞頭目,與被迫跳樓落成終身殘疾的鄧小平之子鄧朴方成為〝生死之交〞。

2013年10月23日,正當習近平南下視察之際,鄧朴方9月16日在中共〝殘聯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上的講話,被曾慶紅旗下的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全文發表,在海外引發強烈反響。該講話稿被視為鄧朴方跟習近平叫板的意味明顯。

阿波羅網葉凈寒綜合報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葉凈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