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改開40年彌天大謊被揭秘 真相竟是中南海失控後果 透支效應3月後衝擊經濟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前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揭秘,改革開放是中共失控的結果,是全國人民要活路。自謀生路!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的起點11屆3中全會文件,更本就沒有改革開放這4個字。後來中共說改革開放第一條經驗就是加強黨的領導,是完全違反歷史。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無論是向松柞建議的政改還是國改,中共不下台,改革難成功。和哪個派系,哪個人沒有關係。有經濟學家分析,中國出口將出現斷崖式經濟成長率,可能只剩0.8個百分點。透支效應3月後衝擊經濟。

中共改革開放40年最大的謊言

2018年12月18日中國政府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11屆3中全會,被普遍看作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起點。

曾經擔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的政治秘書、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職務的鮑彤先生,12月29日接受法廣中文網採訪時表示,11屆3中全會本身並不是一次改革開放的大會,但它掀起了一股懷疑共產黨、懷疑毛澤東的高潮,為後來的改革開放創造了條件。

鮑彤說,11屆3中全會在1978年召開。召開以前,鄧小平和華國鋒決定要團結一致向前看,不要向後看。是這樣一個組織(基調)。

所謂向前看,就是搞建設,也就是四個現代化,這是華國鋒同志上台以後提出來的。不要向後看,意思就是不要提文化大革命。這是會議的基調。如何證明這一點呢?我們可以從《陳雲文集》里看出來。

鮑彤說,陳雲當時是一個一般中央委員。在討論過程中,陳雲有一個講話。他說,中央決定要向前看,不要向後看,這是很正確的。過去的事情宜粗不宜細,我們不要提了,這也是中央的決定。問題在於有些問題太大,到底怎麼回事,中央得有個說法。

比如第一個問題,他是這麼說的:彭德懷同志的骨灰到底葬在什麼地方,大家知道不知道?東北組的人都說不知道(他是參加東北組的討論)。

他(陳雲)說:是啊,彭德懷同志還是共產黨員,沒聽說中央做過開除他出黨的決定啊。他還是共產黨員,為什麼不葬在八寶山呢?大家都說:是啊,為什麼不葬在八寶山呢?

他還提出一個問題:四-五天安門事件到底是個什麼問題啊?他說,四-五天安門事件據說是反革命(事件)。怎麼會是反革命呢?當時的理由是他們哀悼周(恩來)總理。哀悼周總理怎麼算是反革命呢?

陳雲說,像這樣的問題太大,中央不表態,我們地區上的工作不好做。恐怕這些問題需要談談吧。就這樣,他又談了一些別的事情。

鮑彤還說,11屆3中全會的公報,公報里根本沒有改革開放這四個字!11屆3中全會只是告訴大家:黨是有錯誤的,毛澤東是有錯誤的,大家是可以討論的。

11屆3中全會可以說是掀起了懷疑共產黨、懷疑毛澤東的一個高潮,從這裡面才派生出來了改革開放、改掉毛澤東這樣一個要求、一個全國性的潮流。

鮑彤強調,改革的主體是中國人,是中國不願意做奴隸的人,不願意被一黨領導捆住手腳的人。所有的改革意見,都是要改掉毛澤東的要求,而不是要加強毛澤東領導的要求。

就這股潮流來說,就產生了各方面的改革,因此改革也好,開放也好,它本身不是頂層設計出來的,恰恰相反,是頂層失去了控制,群眾自發地要求改掉毛澤東思想、改掉毛澤東制度,在這裡面,農民提出農民的要求,工人提出工人的要求,城市提出城市的要求,農村提出農村的要求,那麼私有制就出現了。否則中國根本沒有私有制。

1977年,已經沒有一個私有制(單位)。後來為什麼出現私有、出現個體、民營了呢?這些本身都不是頂層設計出來的,是沒有辦法的一個辦法,是群眾已經風起雲湧地要活!要找出路。

共產黨有沒有出路給他?共產黨不能給他就業,沒法讓他當幹部,沒法讓他進機關工作,也沒法讓他到工廠里來,所有工廠都在虧本,工廠不招工。怎麼辦?自謀生路!這就出現了私有制,如果沒有私有制,沒有私有經濟,後來的改革,一個字都談不上。

當時,像農村的包產到戶、城市裡私有制的出現等都是大逆不道,都是顛覆社會主義、顛覆無產階級專政,都是與毛主席唱反調。按照當時的傳統,是應該鎮壓的,而不是支持。

但是,因為群眾的要求如此強烈,黨內很多共產黨員也跟著群眾一起。他們也是人,他們也是中國人,他們也不願意做奴隸,他們也要提自己的要求,所以這部分共產黨員來參加改革開放,與其說是作為黨的領導人來領導改革開放,不如說他們是作為人民的一部分提出自己的訴求。

橫河:中共下台改革才能成功

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表示,為讓中國經濟走出困境,中共需要做好三件事:稅改、政改和國改。

時事評論人士橫河就向松祚的觀點在希望之聲專欄政論節目中闡述,中共是一切維護黨的利益、一切維護黨的政權。那要改什麼?改成就是為人民、為國家、為民族的利益,這就是國家治理的方向要改。這怎麼可能實現呢?因為這每個改指向的都是中共,所以只有一條路,這些改才能夠成功,就是中共下台,才能夠改成。

希望中共改革,這個期待本來就是空的,因為能改的話無非是兩種嘛,一種就是中共整體改,還有一個就是某個派系來改,只要是站在中共的立場上,無論哪一個派系,我相信都沒有解決方案,問題出在中共身上,而不是出在哪個派系的身上、哪個人身上。

改革,所謂這個提出希望中共改革,改革的支持者的話,要麼就是出於自己的利益,就是這種改總是對自己有好處,要就是建立在一種不切實際的、對現實的虛幻的認識上。

出口斷崖式增長經濟成長率;可能只剩0.8個百分點

中央社報道,野村證券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陸挺分析,在中美貿易戰「休戰」的這90天,搶出口可能還會繼續,透支效應則將自2019年3月起逐漸顯現。

他測算,透支效應加上全球經濟成長放緩的影響,中國的出口增速將從2018年的11%左右降至2019年的5.6%,而出口增速下滑可能拖累經濟成長率。

《彭博》報導,美國總統川普發動中美貿易戰,雙方几乎全面大幅課徵關稅,不過與直覺相反的是,貿易並沒有衰退,甚至發展蓬勃。

報導稱,之所以造成此現象的理由為預期關稅升級,因此向各零售商及企業趕著下訂單,尤其是涉及到中美兩國業務的更是出貨快速。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