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輝:中國十大花瓶黨和十大右派慘局

農工黨的前身是1928年成立的反對蔣介石的中華革命黨,1947年改名為中國農工民主黨,選舉章伯鈞為中央執委會主席,其成員後來主要以醫藥界高中級知識份子為主。與其他黨派相似,農工黨支持中共,在統戰方面為中共建政同樣立下了功勞。然而,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大部分農工黨成員都被打成了〝右派〞,命運多舛。

在中共的語境下,〝民主黨派〞指的是除中共以外八個參政的政黨的統稱,即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中國民主同盟(民盟)、中國民主建國會(民建)、中國民主促進會(民進)、中國農工民主黨(農工黨)、中國致公黨、九三學社和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台盟)。說好聽點的這八個參政黨,在中共一黨專制下,無疑只是花瓶而已,因此它們又被稱為〝衛星黨〞。

這些〝衛星黨〞在中共建政前後為中共實施統戰發揮了不小的作用。然而,它們雖然被中共稱為〝肝膽相照〞,雖然為中共立下了大功,但它們卻在中共掀起的政治風暴中,不能倖免。特別是在文革中,包括大批民主黨派高官、工商業者上層代表人物以及少數民族、宗教、華僑的頭面人物,非黨高級知識份子等都被抄家、被揪斗。

本系列盤點一心追隨中共但被中共迫害的民主黨派高官和知名人士。本篇說的是農工黨中央的高官和知名人士。

農工黨的前身是1928年成立的反對蔣介石的中華革命黨,1947年改名為中國農工民主黨,選舉章伯鈞為中央執委會主席,其成員後來主要以醫藥界高中級知識份子為主。與其他黨派相似,農工黨支持中共,在統戰方面為中共建政同樣立下了功勞。然而,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大部分農工黨成員都被打成了〝右派〞,命運多舛。

農工黨十大右派之結局

農工黨中最著名的十大右派是韓兆鄂、張申府、章伯鈞、黃琪翔、黃現璠、李士豪、李伯球、張雲川、鄧昊明、李述中。其中的章伯鈞,後又任民盟中央副主席,在此前的民盟高官篇章中已經介紹過其悲慘的遭遇,他是迄今為止中共未給予〝平反〞的頭號〝大右派〞。這裡說說其他人。

韓兆鄂,中共建政後,曾任陝西省政府副主席(副省長)。1957年,他受中共指派,成立了農工黨省籌委會,發展黨員。數月之內就將黨員從幾十人發展到144人。其後,因反右擴大化,包括韓兆鄂在內的籌委會主要負責人和多數委員均被劃為右派份子。文革時,韓兆鄂再遭迫害,1970年離世。

張申府,北大哲學系知名教授張岱年的大哥,早年留法時經周恩來介紹加入中共,回國後,曾任國民黨黃埔軍校政治部副主任。1925年,因在中共與國民黨合作問題上,與張太雷發生衝撞而退出中共。其後在暨南大學、北大、清華等學校教書。抗戰期間參與創建民盟,1948年秋天,因發表《呼籲和平》一文,公開承認國民政府的憲政,擁護蔣介石的戡亂政策,被民盟開除。妻子劉清揚也登報宣布跟他離婚。

中共建政後,張申府在北京圖書館做研究員,娶滿族關女士為妻,後加入農工黨。1957年被打成右派份子。文革後才〝平反〞。其晚年不問政事。

黃琪翔,曾任國民黨陸軍中將加上將,抗戰時先後任國民革命軍集團軍司令、中國遠征軍副總司令。抗戰結束後,加入農工黨,擔任秘書長、副主席。中共建政後,任國防委員會委員、中南區司法部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委員、農工黨中央執行委員、農工黨副主席等。

1957年鳴放時公開批評蘇聯,稱其缺乏民主,乃一獨裁政權,其後被劃為〝右派〞,受到迫害。文革爆發後,精神和肉體再度受到攻擊和迫害。1966年8月底,紅衛兵闖入其家中,將黃琪翔夫婦打傷並抄家,又將二人驅趕到農工民主黨宿舍居住。之後,黃琪翔遭到連番批鬥,並被強迫勞動。不堪精神和肉體折磨的黃琪翔,於1970年猝然離世。

黃現璠,二十世紀中國的歷史學家、民族學家。其生前在在教學和研究方面,涉及頗廣,內容涵蓋中國通史、先秦史、中古史、社會生活史、民族學等,他的《壯族簡史》等一系列有關少數民族的開拓性研究成果,使其被視為壯學開山祖師。其為農工黨廣西分部委員。

1957年鳴放時,他積極回應中共號召,暢所欲言。結果在反右運動中,以〝挑拔黨群關係〞、兩黃(黃紹竑、黃現璠)唱雙簧,同反統購統銷〞、〝頻繁深入基層號召農民和群眾起來向党進攻〞、〝以‘欽差大臣’自居,將地方黨委領導視為‘土皇帝’,將社會主義制度等同於封建專制主義〞等等罪名,被打成中國歷史學界和壯族頭號大右派,遭受迫害20年。文革時不僅被抄家、批鬥,還兩次遭到紅衛兵毒打,還被人一腳踢昏,所幸他活過了文革,1982年離世。

李士豪,早年加入國民黨,但與劉少奇、吳玉章、方誌敏等中共黨員一起從事工人運動,受其影響,始終堅持國民黨左派的立場。1931年參加了農工黨的前身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追隨鄧演達進行反蔣活動。其後該委員會與中共合作,以〝抗日、聯共、反蔣〞作為其總方針,李士豪當選為中央臨時執行委員會委員。抗戰期間,他在上海還參加了民盟、九三學社,積極為中共開展統戰工作。中共建政後,受農工黨中央委派前往浙江,擔任農工黨浙江省委主任委員,同時擔任浙江省農林廳副廳長。

反右期間,李士豪被指執行了章伯鈞的〝大發展路線〞而被打成右派。文革期間,再遭迫害。1972年離世。

李伯球,早年畢業於黃埔軍校,並參加國民革命軍,隨軍東征、北伐。受共產主義思想影響,李伯球利用自己在國民政府任職的身份,在輿論和實際行動上多方支持中共,進行統戰。1945年,〝中國民主同盟東南總支部〞成立,李伯球當選為委員兼組委會主任委員。因其支持中共的所為,遭到了國民黨政府的追捕,其逃亡香港。1947年任農工黨中央常委兼宣傳部長。因其在統戰方面卓有成績,中共建政後先後任中央財經委員會委員、北京市工商局局長、農工黨中央委員、執行局委員兼副秘書長等。

1957年,李伯球被劃為右派;文革期間,亦遭遇抄家、批鬥、毒打等厄運。1986年離世。

張雲川,農工黨創始人之一,早年即為左傾激進份子,從事反蔣活動。1930年加入農工黨的前身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開始了其與中共的合作以及為中共的統戰工作。其還是更名後的農工黨的中委、常委,並參與了策動負責北平最高防務的國民黨將軍傅作義的投共工作。中共建政後,任國務院參事室參事、人大常委會法案委員會委員等,併兼任民盟中央副秘書長、農工黨中央執行局委員。

1957年大鳴大放時期,張雲川說出了一些所謂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真話而被打成右派,並被批鬥,撤銷一切職務。其子女亦受其牽連,無法上大學,兒子去了新疆,大女兒去了北大荒,小女兒去了遼寧。焦急痛心的張雲川很快得了肝癌,死在了文革前的1965年。

然而,他的死亡並沒有中止中共對其家庭的迫害。文革爆發後,張雲川的家被抄,其妻子和岳母被遣返原籍河南,而其去了北大荒的女兒張遜,還遭到了大字報的圍攻,連擔任小學教師的資格也被取消,被發回連隊勞動改造。

又一個為了中共而貢獻了自己一生的人,被中共幾乎趕盡殺絕。

鄧昊明,早期同樣加入了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協助中共統戰。1949年後歷任中央政府政務院參事,南京市建設局局長,江蘇省交通廳廳長,農工黨江蘇省委主任委員、中央常委等。

1957年反右運動期間,鄧昊明被指一開始便同大右派章伯鈞南北呼應,發展反共分子來擴大他的〝鄧家店〞,並挑撥醫藥衛生界同政府對立。他也因此被打成右派。文革期間亦遭到批鬥。所幸他活過了文革,1998年離世。

李述中,早年受馬克思主義影響,參加反蔣運動。後亦加入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後協助中共在福建從事統戰工作。1949年後,李述中被推選為農工民主黨福建省第一屆委員會主任委員,其後又任政協福建省委員會常委、副主席等職。

1957年,李述中因所謂〝反黨言論〞被打成右派,撤銷本兼各職。文革爆發後的1969年,他被遣送到建寧縣農村插隊勞動,1974年5月病故。

農工黨中央委員周谷城被批鬥

除了上述〝十大右派〞,深得毛澤東賞識的著名歷史學家、上海復旦大學教授周谷城的經歷也值得說一說。

據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編寫的《毛澤東在上海》一書,早在1921年,周谷城在湖南第一師範學校教書時,就與毛認識了,二人是同事,周谷城教英文兼倫理學,而毛則在小學部任主任,兼教國文。其後受毛影響,參加中共發起的農民運動,並在農民講習所工作。此後一直從事反國民政府工作,還上了國民黨上海警備司令部的黑名單。

中共建政後,已在復旦大學任教的周谷城,當上了校務委員會常委和教務長,亦是農工黨中央委員,而毛則成為中共最高黨魁。心情激動的周谷城遂給毛寫了一封信,毛亦寫了回信。自此,兩人見面次數增多。

1956年大鳴大放時期,周谷城寫的表達對蘇聯的一些有關邏輯的著作不滿的《形式邏輯與辯證法》一文,得到了毛的讚賞。毛還讓其繼續放言。

1961年〝五一〞,毛在上海與各界人士過節。當時同座的除周谷城外,還有陳望道、沈體蘭、沈克非、周信芳、金仲華、曹荻秋等。當周回到家中已是很晚,突然接到《解放日報》社的記者打來的電話,要其就今天就與毛見面之事寫一首詩或一首詞。推辭不掉的周谷城只好寫了一首,首句即是〝是此身多幸,早沐春風〞,詞作中逢迎之意盡顯。

文革爆發後,周谷城被作為反動學術權威揪出來批鬥,關進〝牛棚〞。對於周谷城在文革期間的經歷,他的學生吳歡章曾寫道:〝‘文革’初起時,周先生被當作反動學術權威遭到了嚴厲的批判。一次他被批鬥後,走出校門才被允許摘下掛在胸前的黑牌。他手裡拎著牌子,擠上校門口的有軌電車……。〞

後來,因為與毛的關係,周谷城才沒有遭到更為嚴重的迫害。然而,與許多家庭一樣,周谷城的家人亦受到牽連,大女兒在北京一所中學教書,因為父親的原因,被造反派活活打死,另一個女兒也被迫害致死.而周谷城的母親去世時,造反派竟不准他佩戴黑紗。

結語

與其他民主黨派一樣,農工黨成員遭到中共迫害乃至迫害致死的也不止羅列的這些人,還有農工福建省委副主委、福建農學院教授黃震,農工長沙市委委員、組織處長徐君虎,農工廣東省委副主委、省監察廳副廳長雲應霖……他們遭到中共卸磨殺驢的經歷,是否可以讓更多人清醒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