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大饑荒中死人最多的五個省 書記下場悲慘

除了中央的責任以外,餓死人最多的幾個省的省委第一書記應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是他們的個人責任使該省的死亡率大大高於全國的平均死亡率。這五個省委第一書記是:四川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聖、河南的吳芝圃、山東的舒同、甘肅的張仲良。這幾個人,都是在「廬山會議」上攻擊彭德懷的猛將。

從全中國範圍來說,大饑荒的責任除了中共中央以外,餓死人最多的幾個省的省委第一書記應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是他們的個人責任使該省的死亡率大大高於全國的平均死亡率。所以,他們理應受到更多的清算。這五個省委第一書記是:四川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聖、河南的吳芝圃、山東的舒同、甘肅的張仲良。

1958年大躍進中毛澤東在李井泉陪同下視察畝產4萬斤的郫縣(圖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造成了以後三年的“大饑荒”。在三年“大饑荒”里到底死了多少人,到現在為止仍然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各家眾說紛紜。現有的大都是根據官方的人口年鑒推算的,由於推算時使用的方法不同,結論也不同,從一千萬到四千萬都有。所謂官方數字,其實也不是官方正式公布的數字,而是官方認可的數字。就是有人作出了統計,在官方的報紙、刊物、文件上登出來。所以實際上只是“官方認可的數字”。丁抒的《人禍》和《從“大躍進”到大饑荒》對此有客觀的描述。

目前,有兩點是普遍公認的:一、從1958年到1961年的三年“大饑荒”里肯定餓死了不少人;二、不論總共餓死了多少人,四川、安徽、河南、山東、甘肅是餓死人最多的幾個省。

從全國範圍來說,餓死人的責任在中央、主要在老毛。中央其他負責人當然也有責任,但是,老毛的惡劣之處在於:當其他多數人都對錯誤有了認識的時候,老毛卻文過飾非。並且在以後的文化大革命中對糾正錯誤的人加以殘酷的打擊。

除了中央的責任以外,餓死人最多的幾個省的省委第一書記應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是他們的個人責任使該省的死亡率大大高於全國的平均死亡率。所以,他們理應受到更多的清算。

這五個省委第一書記是:四川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聖、河南的吳芝圃、山東的舒同、甘肅的張仲良。這幾個人,都是在“廬山會議”上攻擊彭德懷的猛將。我們來看一看他們對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甚至是罪行有些什麼樣的認識,又受到了什麼樣的懲處。

四川省委第一書記李井泉

李井泉比老毛本人還要左,其名言是:“中國這麼大,哪朝哪代沒有人餓死!”在中央已經開始糾正左的政策的時候,李井泉還扣住老毛的《黨內通信》不下發,致使四川的經濟復甦晚於全國其他省份。對此當時分管農業的四川省委副書記廖志高(1965年接任四川省委第一書記)後來承認:“在當時的情況下,四川省委包括我自己,在制定、執行有關政策或工作中失誤主要有三條:公共食堂解散得晚了,社員的自留地恢復得遲了,這兩條比全國其他各省市大約遲了半年到一年;特別是錯誤地搞反瞞產私分,雖然時間不長,但影響大、後果嚴重。這三條失誤給群眾帶來更大困難,對人口非正常死亡問題起了火上澆油的作用,是我們應當記取的沉痛教訓。”

李井泉則一直未見有任何認錯的表示。1961年,李井泉升任西南局第一書記。

文革中,李井泉被斗得家破人亡:本人遭到造反派的綁架;夫人肖里在揪斗中頭髮全部被扯光,最後含冤自殺;兒子李明清因為反對中央文革,被北京航空學院的紅衛兵毆打致死。實在是很慘。但是從文革至今,從未聽到任何人說過李井泉的好話。參見東夫的《麥苗兒青菜花黃-川西大躍進紀實》)。

安徽省委第一書記曾希聖

官方公布的安徽死亡人數是237萬,有人推算達800萬。曾希聖搞“大躍進”積極,後來搞“包產到戶”也積極。搞“大躍進”餓死幾百萬人,曾希聖沒有受處分,反而於1962年兼任山東省委第一書記。後來,曾希聖在安徽搞“包產到戶”救人於水火,卻為此受到批判。據說在一九六二年初的七千人大會後期,劉少奇主持批判曾希聖,曾希聖連個椅子都沒得坐,自己端把椅子參加會議。劉少奇還揚言要把曾希聖批倒、撤職、槍斃。不因為搞“大躍進”餓死幾百萬人,而是為搞“包產到戶”。

1965年,曾希聖調任西南局書記處書記。文革中安徽造反派將曾希聖從四川揪回安徽批鬥時,曾希聖曾說:“我在一九六二年是劉少奇斗下來的。”老毛後來也證實:“劉少奇在七千人大會上要開除曾希聖黨藉”、“要置他於死地”。

曾希聖死於文革中的1968年,至今安徽人對曾希聖仍是毀譽皆有,見徐恆足的《曾希聖和“包產到戶”》和茆家升的《“曾希聖和‘包產到戶’”讀後》。

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吳芝圃

吳芝圃先是河南省長,在“大躍進”開始後以“反右傾”為名,鬥倒了當時的省委第一書記潘復生,自己當了省委第一書記,成為第一把手。見徐明的《吳芝圃與河南大躍進運動》一文。

河南死人最厲害是信陽地區,河南全省死亡200萬人,信陽地區就佔了100萬。為此,有13萬幹部受到審查,983人被撤職,275人被判刑,其中縣級以上幹部50人。但是,吳芝圃卻得以從輕發落:1961年7月,中央任命劉建勛為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吳芝圃改任第二書記。1962年4月,吳芝圃調中南局任書記處書記。

他自己曾在檢討中說:“省委和我犯的錯誤嚴重得很,罪惡也很大。組織上無論如何嚴肅處理,我都沒話講的。處以極刑,我也應引頸受戮。”文革中吳芝圃遭揪斗,死於1967年。

山東省委第一書記舒同

有關山東的“大饑荒”,王兆軍的《皺紋里的聲音(之一)》中有如下描述:“大量的、大量的人被活活餓死!那時的山東,真可以說是餓殍遍野,屍橫村巷。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的舒同先生,那時任山東省委書記。當他在濟南修建毛、林、周、朱的豪華賓館時,三分之一皮包骨頭的農民正陸續走向墳墓。我的村子,黑墩屯,人口從五八年的一千五百多人降到不足一千人。死去了三分之一!這些死去的人,多是得了水腫和其他因飢餓而派生的疾病……我的妹妹也因為沒有吃的,而活活餓死了。”

1961年被撤銷山東省委第一書記,保留山東省委書記處書記職務,下放到章丘縣任縣委第一書記,1963年調任陝西省委書記處書記。

甘肅省委第一書記張仲良

有關甘肅的“大躍進”和張仲良的劣行,見甘為民的《一人說謊,全省遭殃》。

張仲良在“廬山會議”上駁斥彭德懷說:“你講得不對!就以我們甘肅省為例,一九五七年之前,我們甘肅不產一噸鋼鐵,去年我們搞了五萬噸!難道還不是大躍進?去年我們全省糧食也增產了百分之四十一我們破天荒不再從外省運進糧食!”事實上當時甘肅就有十幾個縣份嚴重缺糧,在餓死人。為此蘭州軍區出動大批軍車從外省緊急運糧。

據說,當中央開會時,陝西省委第一書記張德生曾對張仲良說:若甘肅缺糧,陝西願支援一些。但張仲良卻硬充胖子,反說若陝西缺糧,甘肅可支援他們。

後來甘肅全省餓死上百萬人的慘劇震動了中央,中央派監察部部長錢瑛率檢查團來到甘肅。1960年12月張仲良被免職,汪峰任第一書記,張仲良改任第三書記。1965年8月,張仲良調任江蘇省委書記處書記。文革中,江蘇的兩派群眾組織都認為他在江蘇沒有犯什麼的罪行,因此打算以他為“革命幹部”的身份參加革命委員會。甘肅造反派聞訊,立即派人到江蘇要將他揪回甘肅批鬥,說“張仲良欠了我們甘肅人民一百三十萬血債”。張仲良便沒能進入革委會,換成了彭沖。

最後,講一個曾希聖“大鍊鋼鐵”的龍門陣:

“大鍊鋼鐵”時曾希聖在安徽創造了世界上最大的“鍊鋼爐”:

將一條山溝的兩頭用土石封口堵死,將山上的樹砍一些,推下山溝,然後把鐵礦石、收來的鐵器推下山溝。再砍一些樹推下去,再堆一些鐵礦石、鐵器,這樣堆上三、四層,直到把山上的樹砍光。然後放火將樹木點燃,燒上幾天。等火熄了派人下去一看,到處是燒出來的鐵疙瘩、還有沒燒完的樹木,沒燒到的鐵礦石、鐵器。於是調動人馬,將鐵疙、鐵器選出來,敲鑼打鼓,運到縣委去報喜:煉出了多少多少噸“好鋼”。

消息傳到四川,不甘落後的李井泉連忙派人到安徽去考察、學習。考察的人回來把情況一彙報,連左得不能再左的李井泉都說:曾希聖真是胡搞,這個搞法四川不能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