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做官與抄家

在王朝時代,做官的確可以富且貴,但你的家產,卻未必一定是你的。(網路圖片)

抄家這個事兒,在王朝時代,是經常發生的。一般老百姓犯了事兒,家產被抄,不算什麼。不過,被抄的,大抵是富家兒,如果一介貧民,官府肯定是懶得費事的。平民抄家,不算大事,除非自家人有心,別人連記錄都懶得動筆。抄家驚動了街坊鄰居的,一般都是官員,尤其是高級官員。

在王朝時代,做官不僅可以貴,而且可以富。富貴富貴,在官員身上,體現得最明顯。如果單純求富,可以經商,但就是發了財,也未必能貴,見了官員,甚至士紳,還是矮不止半頭,有的朝代,比如漢代,商人還屬於賤民,不能入仕做官,穿戴也受限制。

做官能弄到錢,是因為印把子經濟。在那個時代,只要有印把子,那玩意就可以生錢,就算掌印之人不貪,錢也會自己來的。所以,在中國做官,一般來說,是很滋潤的。不僅滋潤,還威風,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擺官架子,老百姓只能哈著,一點脾氣都沒有。這就是所謂的“貴”,尊貴的人,才有這樣的范兒。

所以,晚清有一任駐美代辦,在了解了美國政治運作狀況之後,非常感慨地對人說,寧可做中國的一個知府,也不做美國總統,實在太不爽了。要知道,所謂“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的說法,不是諷刺知府不清,而真的是清知府,也一樣可能拿到十萬兩額外的收入。

這樣的事兒,皇帝當然門清。儘管皇帝也喜歡錶彰清官,大清皇帝,尤其愛這口,表彰清官,是為了給大家樹榜樣,像他們看齊。但是,這種做法,充其量就是表現了皇帝的一種道德提倡而已,真正的作用有限。出來做官的,有哪個不是為了財呢?做官發不了財,連親戚朋友都看不起你。

所以,皇帝知道,下面的官員,大多很肥。他也只能讓他們肥,否則,這個體系就玩不轉了。晚清做過內務府大臣的文煜,家裡的錢莊破產,一下子損失了幾百萬兩白銀。按文煜的法定收入,無論如何,是弄不到這麼多銀子的。所以,少不經事的同治皇帝就問他,怎麼有這麼錢?文煜回答,說是先皇的賞賜,再加上臣下這麼多年的盡職。顯然,這不過是託詞。怎麼弄錢,貓有貓道,狗有狗路。問也白問,除非你想治他的罪。儘管如此,隔段時間,皇帝還是會抓幾個貪官出來,讓百姓看看,有點盼頭。當然,也有定期收割的用意——讓你撈,撈足了,我一總給你收了。

收不是收到國庫里,而是收到皇帝自家的小金庫。大清每次抄家,比如抄查和珅,查抄琦善,抄完了,錢財和東西,都歸到了內務府。和珅抄查之後,人給治死了。但琦善實際上沒過多久,又給開復了原官,可抄沒的家產,就沒法從內務府要回來了,想都別想。好在,他又做了官,財源是不愁的。在大清歷史上,但凡看上去家底比較厚的高官,被治罪之後,往往會被抄家,儘管日後潛伏一陣兒,還接著做官,但給皇帝定期交款,是必須的。

所以,在王朝時代,做官的確可以富且貴,但你的家產,卻未必一定是你的。能保住家產,而且傳給子孫的人,一般都是有福的。沒辦法,那個年代,人們眼界不開,不知道轉移家產到國外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