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李銳:毛是個雙料流氓 茅於軾:姦汙婦女有千人之多

文章核心提示:北京木樨地這幢老舊的高幹樓,曾住不少名流,如蕭三、王光美等。肖三和李銳是好友,生前極為氣憤地說過毛澤東好淫胡搞,姦汙了不少婦女,稱其為“鐵雞×”。難怪茅於軾先生說,毛澤東姦汙的婦女有千人之多。應是當之無愧、貨真價實的淫棍。

中共元老李銳是原體制內最有良心的人,最敢講實話、真話。我對他十分敬愛和尊重,曾先後三次登門叩拜。他有句評毛名言“功勞蓋世,罪惡滔天”。我是個直率人,並不苟同此語,一次我們兩人在交換對毛的看法時,我說:毛澤東對國家和人民,只有罪惡而無仍何功勞可言。

如果硬要說他有功,只能是對共產黨奪取政權而言。但中共在奪得政權後,很快成為毛澤東壓迫人民、嗜殺生命、掠奪財富和反人道、反人性、反人權的封建法西斯專政工具。毛澤東的定語應是:罪惡滔天,馨竹難書,無任何功勞可言,縱到陰曹地應也要油炸火烹。

他不否定我的看法,似乎同意。

毛澤東是個整人狂、害人狂、殺人狂,一生整死害死的愛國志士、共產黨員、人民群眾,真是太多太多了!根據各種巳揭示出來的資料統計,至少有八千多萬人:三年人禍活餓死三千八百萬中國人,歷次政治運動槍殺的無辜群眾,不少於一千五百萬人,十年文革整死二千萬人,在井崗山、延安枉殺的革命者不少於一百萬人。這樣一個魔鬼,還有什麼功勞可言?

最近有朋友來電話告訴我,被中宣部封殺多年的《李銳文集》,在香港出版問世了。做為晚輩的我,前不久特去登門祝賀。時年95歲的李銳老人,仍和去年一樣,精神抖擻,身板硬朗、聲音洪亮、思維活躍、表達流暢,面如春風。他首先贈送我一部裝禎精美十大卷的《李銳文集》,然後侃侃而談。他說此書九十年代初,一家出版社就訂下刊印,因他向中央揭發了當時主管全國宣傳工作的丁根關,有隱瞞參加“三青團”不光彩的歷史,於是他的著作遭禁。他很是氣憤說,共產黨提倡叫人講真話,凡是講真話的人沒有一個不挨整,他一生的命運就是如此。接著我們談到毛澤東。他說毛澤東這個人太壞,是個雙料流氓——政治流氓和生活流氓。

接著他補充一句:這個定義不是他下的,是毛澤東第一個妻子楊開慧留下的親筆證詞。楊開慧生前,將一些手稿藏在住宅牆壁里,八十年代修故居時發現了,湖南黨內刊物上曾予以刊出。前幾年湖南來人告訴我,有些要害話被刪去,如說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因為她的哥哥楊開智,一九二九年去過井岡山,楊開慧知道毛澤東娶了賀子珍。當時她帶著三個孩子住在長沙東鄉六十里的板倉,生話十分窮困,生命危在旦夕,毛澤東兩次打長沙都經過此處,就那麽一點路也不去看一看,或帶回井崗山。省長何鍵(何健不是省長,是當時長沙市警備司令。筆者注)為報仇才將楊開慧逮捕,逼她登報同毛離婚,她不應允,於是將她殺害。

他說,他最近寫了三首評毛的打油詩。我求一讀,他當即念給我聽。

第一首:

生活流氓政治氓,

賢妻早識太心傷;

莫予毒也殺成性,

培養奴才大黑幫。

第二首:

蕭三一語三字誇,

道破其人品太差;

其樂無窮拚命斗,

家亡國破竟由他。

第三首:

運動頻頻無限哀,

人才不要要奴才;

殃民禍國何時了?

文革嗚呼曉色開。

我不解“蕭三一語三字誇”,誇的什麼?原來北京木樨地這幢老舊的高幹樓,曾住不少名流,如蕭三、王光美等。肖三和李銳是好友,生前極為氣憤地說過毛澤東好淫胡搞,姦汙了不少婦女,稱其為“鐵雞×”。難怪茅於軾先生說,毛澤東姦汙的婦女有千人之多。應是當之無愧、貨真價實的滛棍。

李老說,這最後一字真難出口,只能隱其諱,大家想去。

這麼一個罪行累累,品質惡劣,殺人如狂,害人民、害國家、害民族的罪魁禍首毛澤東,其頭像竟然還掛在天安門城樓,其腐屍竟然還長期躺在廣場,真是中國人民的奇恥大辱,真是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為此,我呼籲,在中華民族走到歷史轉折的時刻,應該讓人們面對歷史,應該公布毛澤東滔天的罪惡,使國家走上民主憲政之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