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彪成為接班人後謹慎處理與毛關係 心機卻被毛一眼看穿

第一,毛對任何人都不信任,他在提拔林彪時,對林彪還是有頗深的懷疑的。第二,毛也是坦率的,他就是以此告戒林彪,要擺正關係,這就是毛和他的關係是君臣關係。他以范曄為例,直言不諱地警告林彪,皇帝多疑,汝要謹慎從事,否則下場不好,還要禍延子孫!這兩點,是理解文革期間毛、林關係的關鍵。

早在60年代初,林彪就提醒自己,對毛要奉行“三不”和“三要”:“1,不干擾人之決心(免己負責),2,不批評(免爭領導之嫌),3,不報壞消息(去影射之嫌)”;“要響應,要表揚,要報好消息”,“明知不是理,事急且相隨”。葉群記錄的林彪的一次談話說道:“萬般皆下品,唯有利益高”,“離開利益,一切看不清,是千條萬條中的第一條”。“要把大擁、大順作為總訣,要仿恩(格斯)之於馬(克思),斯(大林)之於列(寧),蔣(介石)之於孫(中山),跟著轉,乃大竅門所在。要亦步亦趨,得一人而得天下”。林彪的筆記還寫道:“何為當代偉大人物?一號利益的代表者(應聲蟲)”,“誰不講假話,誰就得垮台,不講假話辦不成大事。”林彪還告戒自己:勿忘“古策”——“主先臣後,切勿臣先搶先”,也就是決不先出頭,“毛主席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1966年召開八屆十一中全會,林彪在大連休養,是毛澤東讓秘書打電話並由空軍司令員吳法憲陪同,才在8月6日回到北京。從表面看,林不願出山,是毛一再要求,林才出山的。但是毛看得很清楚,林彪幾年來的行為並不是“老僧入定,四大皆空”。林彪住人民大會堂浙江廳,見毛澤東就作揖,托稱身體有病,不願接任新職。毛澤東大怒,罵林彪:“你想當明世宗!”(明世宗即明朝嘉靖帝,虔信道教,不問政事。)嚴斥林彪:“你不想介入運動是假的!”應該說,毛的眼力是準確的。

在毛為發動文革的先期準備中,爭取林彪的支持是極為重要的。毛為了滿足林彪的要求,在1965年12月打倒了長期忠於他的羅瑞卿,但是,毛拋棄羅瑞卿不單是為了林彪,其中也有他個人的考慮,這就是羅瑞卿在1962年後和劉少奇、鄧小平及中央一線走得很近。1965年1月,羅瑞卿被劉少奇主持的三屆人大增補為國防委員會副主席,劉少奇並向羅許諾,如林彪身體不好,還是羅來接林的班,在毛看來,這些都是劉少奇在挖自己的牆角。所以從1965年4月起,毛、林就開始削羅的權。1965年12月1日,毛、林在杭州密談,很有可能就是對林進行“路線交底”,幾天後,12月8日,毛突然下令在上海臨時舉行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迅速解決了羅的問題。在這之後,毛馬上要林彪作出回報,命江青“請尊神”找林彪,召開部隊文藝座談會,在〈江青同志主持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會紀要〉上親筆加上“林彪同志委託”,拉林彪上船。

對於毛髮動文革的意圖,林彪不僅心領神會,而且給予了積極的配合。為了震懾中央一線,1966年5月18日,林彪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發表講話,這是在“七千人大會”的四年後,林彪又一次面對全黨作大報告。林彪在講話中發展了毛的“修正主義要搞政變”的看法,使全黨大受驚嚇,達到了“丘八嚇秀才”的目的,卻未料到毛對他的講話竟然還有一些保留,毛通過周恩來把給江青的信轉給林彪看。為毛說話卻被批評,林彪的一片“忠心”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才有婉拒出山的反應,但最後還是接受了毛的命令。

可是,毛對林彪還是不完全放心,1966年9月,在人民大會堂叫林彪讀《三國志》中的〈郭嘉傳〉和《宋書》中〈范曄傳〉,以古史對林彪加以告戒。郭嘉為曹操的謀臣,助曹操破袁紹有大功,隨曹操征戰多年,英年早逝,年僅三十八歲。范曄,南朝宋國人,《後漢書》作者。420年,劉裕代晉稱帝,國號為宋。范曄先後擔任過尚書外兵郎等職,由於性格驕慢,經常被貶官。由於劉裕弟彭城王劉義康長期執政而受到宋文帝猜忌。元嘉十七年(440年),宋文帝以“合黨連群,陰謀潛計”的罪名誅殺、流放劉義康的親信十餘人,並貶劉義康為江州刺史。劉義康不甘失敗,多方拉攏范曄,使其最終入伙。是年十一月,造反事發,有人告密宋文帝,稱范曄是政變主謀,於是,范曄於元嘉二十二年(466年)以謀反罪名被滿門抄斬,時年四十八歲。

毛要林彪學郭嘉,一心事主,又用范曄最後參與謀反,被滿門抄斬的歷史來警告林彪。從這可以看到兩點:第一,毛對任何人都不信任,他在提拔林彪時,對林彪還是有頗深的懷疑的。第二,毛也是坦率的,他就是以此告戒林彪,要擺正關係,這就是毛和他的關係是君臣關係。他以范曄為例,直言不諱地警告林彪,皇帝多疑,汝要謹慎從事,否則下場不好,還要禍延子孫!這兩點,是理解文革期間毛、林關係的關鍵。

二、林彪在1966至1969年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林彪被毛欽定為接班人,在中央核心層沒有遇到任何阻力。

周恩來:60年代初,當劉、鄧一致抵制林彪對毛的過份宣傳時,周站在了劉、鄧的一邊。1960年3月24日,在天津召開的中央常委擴大會議上,劉少奇首先提出:不能把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搞成兩個東西。鄧小平第二個發言:一定要使我們報刊的宣傳不要把“馬列主義”這幾個字丟掉了,最近的偏向就是只講毛澤東思想。周恩來第三個發言,對劉、鄧加以呼應,批評當時報刊對毛思想的宣傳:一個(是把馬列和毛思想)對立起來,還有一個(是把毛思想)庸俗起來了,(把)什麼都說成是毛澤東思想。但是到了1965年,中央的情勢已發生重大變化,周已看出林彪正在上升的政治前景,在該年下半年代表毛和王稼祥打招呼,接班人可能是林元帥和鄧總書記。在1966年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周發言,讚頌林彪“對毛澤東思想提得最早,舉得最高,發揮最多,用的最活,做得最力”。又稱讚:“1962年七千人大會,林彪的講話是最有分量的講話。”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周對林的接班人地位表示積極擁戴。

鄧小平:對林彪一向抱有看法,他看得很清楚,真正淡泊的人絕不會像林彪這樣工於心計(狂熱捧毛),出手狠辣(對彭德懷,對羅瑞卿),所以對林並無好感。鄧也不贊成對林彪戰功的過份宣傳,但是到了1966年上半年,鄧也注意調整和林的關係。彭真倒台後,鄧向中央推薦陶鑄擔任書記處常務書記,其中考量之一,就是陶鑄曾是林彪在東北四野的部下。

劉少奇:長久就知道林彪在毛心目中的重量,在林彪升任副主席後,很少得罪林,在1959年9月9日軍委擴大會議上,劉說他“要搞林彪的個人崇拜”。60年代初,鑒於林彪對毛的過份吹捧,曾一度領頭壓抑林彪對毛的個人崇拜,但是到了1963至1966年初,劉少奇對林已無可奈何。在1966年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劉少奇一面做自我批評,一面捧林,以後又批彭真、羅瑞卿反林彪,以此向毛、林示好,殊不知這一切都不能挽回自己即將倒台的命運.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劉少奇從黨內第二號人物降為第八號,在發言中表態擁護林彪做毛的接班人。

朱德:長期受林彪羞辱,在1966年5月23日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再次受到批判,已完全沒有發言權。

陶鑄:在5月政治局擴大會議後,取代了彭真成為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以自己和林彪的歷史上的淵源,捧林,來北京後,受到林彪接見,這對林彪是極罕見的。

陳伯達、康生、江青:直接從毛處領命,全力捧林。

林彪一出山就出手打人:劉少奇已倒台,最大的對手就是鄧小平,八屆十一中全會上鄧以全票當選政治局常委,排名第四,仍然分工主管和各國共產黨聯絡等工作,江青和林彪聯手,向毛進言重排座次,把鄧排在第六名。在八屆十一中全會後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林還以“接班人”的身份,講了一番話,打擊鄧的威信,鄧小平只能在會議期間把工作移交給康生後下台。

林彪上台後最初的幾次講話,8月9日接見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講話,8月10日和13日關於“罷官”問題的講話,其性質都是支持文革的動員令。八屆十一中全會後,毛直接主事,原意“中央工作由林彪主持”,林彪在主持過幾次會議後,從8月24日,就改由周恩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林彪又做了“甩手掌柜”,除了身體不好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他看到毛早做了制約:葉劍英年初就做了軍委秘書長,毛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提拔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等進入政治局;林彪的毛家灣住地原先是由軍委辦公廳警衛處警衛,但是在十一中全會後,加派由汪東興直接指揮的8341部隊,由中央警衛團的一位副參謀長親自坐鎮,由兩個單位共同警衛林彪的住所。於是,林彪萬事沒有自己意見,主動交權,一切都聽毛的。

毛完全回到一線,他又是怎麼駕駛文革這艘大船,領導國家的呢?

(一)大權獨攬,是最高或唯一的決策者,林彪、周恩來、江青等都是執行者。

(二)逐漸凍結中央日常領導機構,成立兩個班子:1966年5月成立由江青為核心的中央文革小組,陳伯達擔任組長只是給江青打掩護,大權都在江青手中,這是為日後取代中央書記處預做準備。八屆十一中全會後,書記處已名存實亡,陶鑄作為常務書記,只是名義,書記處已不開會。由江青為核心的中央文革小組從毛處領旨,具體出面指導全國文革;由周恩來領導中央日常工作班子,包括暫未打倒的政治局委員和副總理,由周具體遵旨辦事,管理國家經濟運轉.以後毛又命由周主持國務院和中央文革的“碰頭會議”,葉群代表林彪參加,處理重要的軍國大事。

(三)由林彪領導的軍隊保駕護航,但一切重大行動都由毛安排,或由毛委託周恩來居間協調。

(四)由毛本人親自,並通過江青獨掌意識形態宣傳系統,對全國人民進行意識形態鼓動和對全國形勢進行調控。

在這一階段的文革過程中,林彪的名聲極大,對林彪的宣傳鋪天蓋地,軍隊系統尤甚,在還沒有公開八屆十一中全會中央人事機構改組的8月12日,《解放軍報》就發表社論,宣稱:確定林彪同志為毛主席的接班人,是全黨全軍和全國人民的最大幸福。9月初,全軍又就林彪發表《人民戰爭勝利萬歲》一周年,開展學習宣傳活動,如此等等,既是林彪為自己造勢,也是毛、江青的一個策略,這就是拉住林彪,為文革添柴加火,引導全國軍民相信林彪大權在握,其實林彪雖有“副統帥”的名義,但他的角色並不突出。

林彪擁護毛的一切決策,“大事不干擾,小事不麻煩”,“毛主席劃圈我劃圈”,對江青也不時示好。林彪從外地回京,甚至有過先不回自己的住地毛家灣,而是前去釣魚台看望江青的事例。林彪對葉群捧江青也不加制止,1967年夏,林彪甚至降尊紓貴,給毛的信也先給江青的親信戚本禹看,徵求他的意見。但是,林彪還是利用文革的機會報復仇人和清除異己,他的方法是利用毛的疑心,借毛和江青的手清除異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愛思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