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鄭義:看完《流浪地球》 告訴大家不吃蚯蚓活下去的唯一道路

當今之世,地球上僅存四處復歸於自然的美好環境:一處是4公裡寬,200多公裡長的三八線軍事禁區,一處是柬埔寨一千萬顆地雷造成的無人區,一處是柏林牆倒塌前160公裡長,不過100多米寬的無人區。還有一處,地球上最大的一塊無人區——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禁區。在這個1,800平方英裡面積橫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邊境的區域內,當人類退出之後,大自然欣欣向榮,已成為歐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和鳥類保護區,尤其令人吃驚的是,還發現了許多非原生物種,也就是說,這裡成了避難所。

最近正在上映的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不僅贏得了可觀的票房,也贏得了可觀的眼淚。網上影評很多,我想就此發表一點感想。

有一枚帖子認為,影片中限制人口的因素顯然不是食物,因為“可控核聚變足以提供工廠化農場的人工陽光需求。”然後進行了一番簡略計算,結論是“現在的工廠化農業研究的高效光源只產生葉綠體能使用的波段,大概1TW的高效人工紫外光就足夠養活70億人。收集一下行星發動機的廢熱再轉換一下估計就差不多了……而且各個地下城市之間相互還能支援,這種全球性的社會養活幾十億人輕輕鬆鬆。”

無獨有偶,一篇持相同觀點的跟帖說:“按片裡的背景,人類食用的熱量可以來自煤和石油生產出來的脂肪酸。……蛋白質可以來自於酵母菌蚯蚓和昆蟲。維生素和礦物質來自溫室農業培養出的草和蘑菰。當然了,合成肉太貴了,一般老百姓吃不起,只有過年居委會才發餃子……”

馬上就有更樂觀的人:“其實有草和蘑菰的話,養雞並不難,肉飼比1:2,多生產一倍的飼料就能吃上雞肉了。1個行星發動機的廢熱收集一下來發電再種草種蘑菰,幾十萬人只吃肉都養得起。”

這種“行星發動機廢熱溫室農業”的暢想馬上就遭到一位網友反駁:“去看看人類的生物圈2試驗吧,到最後都不知道失敗的問題究竟在哪兒。實驗最後結論是——除了地球,任何人造環境都不能供人類長期生存。”——這真是令人欣慰。我曾不止一次以“生物圈2號”實驗之失敗告誡那種在大自然面前的科學狂妄,這回遇見同道了。

“生物圈二號”(Biosphere2)實驗的主要任務是模擬地球,即“生物圈一號”的生態環境,實驗建築位於美國亞利桑那州,是一個由一系列鋼材、水泥和鋼化玻璃結構起來的封閉的生態系統。從科學思維和技術創造來講,這個實驗系統全面周到,無可挑剔。裡面有森林、草原、沼澤、海洋、沙漠,耕地和小村,還有進行實驗的4男4女共8名自願者,都是科學家。1991年,8位自願者像宇航員升空那樣向我們這些地球居民揮手告別,門關上,系統封閉了。初期傳出來的儘是好消息,糧食增產,身體健康。但情況漸漸惡化,動植物開始死亡,傳粉昆蟲全數消失,蟑螂等害蟲大量繁殖。隨著氧氣含量逐步降低,自願者們開始呼吸困難、舉步維艱。在這種情形下,1993年1月從外界注入氧氣,實驗宣告失敗。是有什麽細節沒考慮到嗎?是的,看上去微不足道的細節:玻璃阻擋了部分陽光,使得微生物的呼吸作用超過了植物的光合作用,氧氣便逐漸減少。但奇怪的是,二氧化碳卻沒有因此而逐步增加。原來,失蹤的那一部分二氧化碳,是被建築物中的水泥吸收,起了化學變化。

地球給人類上了重要的一課。“生物圈二號”的失敗,是對科學主義、人類中心主義的一個沉重打擊。它試圖以高科技建立一個人造的生態系統,這在前提上就是自相矛盾的。因為迄今以來的歷史證明,人類從來不是生態平衡中的積極因素,只有在那些人跡罕至的地方才能看到健康的生機勃勃的大自然。當今之世,地球上僅存四處復歸於自然的美好環境:一處是4公裡寬,200多公裡長的三八線軍事禁區,一處是柬埔寨一千萬顆地雷造成的無人區,一處是柏林牆倒塌前160公裡長,不過100多米寬的無人區。還有一處,地球上最大的一塊無人區——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禁區。在這個1,800平方英裡面積橫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邊境的區域內,當人類退出之後,大自然欣欣向榮,已成為歐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和鳥類保護區,尤其令人吃驚的是,還發現了許多非原生物種,也就是說,這裡成了避難所。

讓我們回到《流浪地球》的話題上。有人說:《流浪地球》成文的1999年適逢美國“生物圈II號”實驗失敗,這或許影響了劉慈欣對於人造生態系統的看法。可能這就是他為何選擇帶著地球去流浪的幻想依據。自然,這只是網友們的一個猜測,科幻片不是科學論文,不必頂真,不過也不能太離譜,有辱觀眾智商。在地球—太陽這個系統中,任何一個參數的微小變化對人類生存都是毀滅性的。如地球離太陽的距離,地軸的傾角、自轉的速度、磁場的方向和強度等等。現在出了問題的,不過是溫室氣體增多,地球增溫幾個攝氏度,就已經造成極大生存危機,把地球推離原有軌道,一瞬間人類就不復存在了。科學界公認,在人類出現之前,太陽已存在50億年,今後還會繼續存在50億年,人類歷史不過是太陽100億年歷史中短短的幾百萬年,差得幾個數量級。現在就去考慮50億年後的問題,或者為了劇情需要而假設太陽即將毀滅,就很有些無視常識的意味了。科幻片不是不可以這樣寫,但沒有必要,不挑戰科學常識與觀眾智商的路多得很。認為飛船太小,無法維持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因而要帶著地球去流浪,這就等於要避免一個小麻煩製造了一個大麻煩。這種不惜地球瞬間毀滅的超前的智慧和勇氣,就不是人類,甚至神類所能理解的了。古人所說的“杞人憂天”絕對是一個睿智的猜想:我們生活其中的這個宇宙是一超穩定巨系統。有人盛讚《流浪地球》表現了真正的中國優秀傳統思想,其實中國文明貢獻給世界的是“天人合一”。科學崇拜、“征服大自然”是西洋過來的泊來品。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