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設圈套解決林彪

老奸巨滑的毛、周決定迫使林自己走上「自取滅亡」的道路,不給林的餘黨和其他老乾們留下話柄,給林的親信和死黨造成群龍無首的既成事實,使他們不敢公開站出來與毛、周對抗。

在一九七一年一月毛決定改組北京軍區領導班子之前,林還掌控著北京軍區,林本人和黃、吳、李、邱都還沒有被毛剝奪手中的權力,也沒有失去行動的自由。雖然毛通過中央軍委有決定:凡調動一個排以上的軍隊都要報經毛親自批准。但林和黃、吳、李、邱等在軍中,特別是四野系統中經營數十年,在其嫡系部隊中都有一批死黨,而改組前的北京軍區及其主力38軍都掌控在林系統手中,用這些部隊來解決毛的衛隊——中央警衛團那點人馬是綽綽有餘的。

此時如果林能當機立斷,拋開等著接毛的班的幻想,聯合黃、吳、李、邱調動北京軍區原四野林的嫡系部隊以“清君側”的名義發動一場軍事政變,將江、張、王(洪文)、姚、周(恩來)、紀(登奎)、李德生、陳錫聯、張才千等毛派成員抓起來,將毛處決或加以軟禁,奪取全國政權是完全有可能成功的。

然而在毛剛動手改組北京軍區時,葉群非常驚慌,要林早拿主意。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一向做事果斷、判斷精明的林,居然猶疑不決,遲遲未能採取行動,以致錯失良機。不知林是出於何種考慮,他仍在等待他兒子林立果的“聯合艦隊”對毛採取行動。

隨著北京軍區的改組,北京軍區領導換成了毛的親信,京畿要地的軍政大權已被毛掌控。毛通過對黃、吳、李、邱的批判,令他們作出檢討又“名正言順”地將他們手中的軍權剝奪,林與他們的聯繫也被監控。到一九七一年年中林和黃、吳、李、邱實際上已處於半軟禁狀態。

毛在對林進行致命一擊之前作了充分的準備,毛在這年多次乘專列到各大軍區和省市巡視,以他那被林和老乾們吹捧起來的巨大聲望和各大軍區的主要負責人及各省市的黨政要員打招呼,對他們進行拉攏、施壓、離間他們與林的關係,脅迫這些人與林一伙人劃請界線,以孤立林及其團伙。

毛在這些人面前居然顛倒黑白,指責林彪、陳伯達、葉、黃、吳、李、邱在廬山會議上發動突然襲擊,指責他們有計劃、有組織、有綱領反對“九大”路線。指責有人急於當國家主席,要分裂黨,急於奪權。毛在這些被他接見的人面前揚言:預計我23號(9月)回京,25號至29號召開九屆三中全會,會上要端出林的錯誤、要增選張春橋、李德生進政治局常委,張春橋增選為黨中央副主席。

一向對自己的行蹤秘而不宣、嚴格保密、對自己的打算事先從不告人的毛居然一反往常,對他召見的黨政軍要員把自己回京的時間、九屆三中全會的安排都說出來了。因為毛知道,在他接見的這些人中肯定有林的死黨,他們馬上會將這些情況報告林。

因為毛掌控的情治系統早已知道林立果的“聯合艦隊”計劃襲擊他的蛛絲馬跡,毛預計到對方可能會在他回京的路上動手;而且毛有意把要在九屆三中全會上解決林的問題及人事安排問題公開對他召見的人說,毛就是要通過這些人把毛回京日期及九屆三中全會解決林的問題、安排張春橋、李德生進政治局常委、張春橋任黨中央副主席這些信息透漏給林及“聯合艦隊”的成員,使他們誤判毛回京的時間,並逼使林不得不採取狗急跳牆挺而走險的行動來擺脫困境。

當林立果的“聯會艦隊”還在為9月23日在毛回京的路上襲擊毛作準備的時候。毛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神不知鬼不覺地於9月12日下午4時回到了北京。毛出林和“聯合艦隊”的意料迅速,安全返回北京,和林他們知道在即將召開的中共九屆三中全會上必將面臨的悲慘結局這兩件事,確如毛所料,已將林和“聯合艦隊”的成員逼到了絕境。

此時已被軟禁在北戴河的林,不得不決定於13日上午帶上黃、吳、葉、李、邱五位政治局成員乘飛機南下廣州另立中央,公布毛的罪行,與毛分庭抗禮。為此,林彪集團已準備好了八架飛機將在9月13號上午將林彪一家和黃、吳、李、邱以及“聯合艦隊”的主要成員一起運抵廣州,在那裡另立中央,公布毛的罪行,與毛公開對抗。

如果這一計劃能夠成功,那麼,毛、林二人之爭,最後究竟鹿死誰手還難以料定。若果真如此,則現代中國的歷史也許就要改寫。

歷史上上曾發生過一些重大的偶然事件改變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歷史進程的事。例如:在中共的蠱惑之下張學良、楊虎成於1936年12月12日發動的“西安事變”使已陷入絕境的中共及其紅軍絕處逢生,並通過抗日戰爭坐大,最後奪取大陸政權,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然而在“9.13林彪事件”中卻是一件不起眼的、發生幾率很小的小事,改變了中國的歷史進程。就在林彪準備南下廣州的前一天晚上,林彪嘗到了被自己吹捧起來的毛的巨大威望釀成的苦酒。他的女兒出於對毛的“崇拜和忠心”竟然連續兩次向當局舉報自己的父母、兄弟要乘飛機南逃廣州之事,引起毛、周的警覺。

林彪父子見事已敗露,黃、吳、李、邱已被控制,攜他們一起南飛廣州另立中央已不可能。為避免座以待斃,倉惶之中才決定於當晚強行駕車突破警衛,駛往山海關機場匆匆登上事先準備好的飛機,在沒有副駕駛員、沒有領航員、油都未加滿的情況下倉促起飛,準備飛往蘇聯。

結果該機於9月13日凌晨3時左右墜毀於蒙古溫都爾汗地區。機上九人全部遇難。

對於飛機墜毀的原因,目前有多種說法,至今尚無定論,其中主要的說法有:1、因油不夠,中途迫降失事起火燒毀;2、被毛、周指揮的對空導彈擊落起火燒毀;3、被毛、周事先派人在飛機上安裝的定時爆炸物爆炸後起火燒毀;4、被毛、周派人事先在飛機上製造延時的機械故障導致飛機起飛後失事墜毀。

其中第1條說法是毛、周和中共當局認可的說法,按這種說法毛、周都不會為林彪一家的死負任何責任,完全可以把林彪之死說成是咎由自取。但這種說法不太靠譜,因飛機墜毀的現場有非常大的一片植被和土地被燒成一片焦黑,機上的人員也都被燒焦變形,無法辯認。這說明飛機墜毀時油箱里的貯油還不少。

作為一個老飛行員的該機駕駛員潘景寅,應該知道要使飛機安全迫降,必定要先消耗掉油箱里的全部燃油之後,才有可能安全迫降。所以潘景寅是決不會在飛機還有那麼多燃油的情況之下實施迫降的。

此外,據在蘇聯技術專家指導下蒙古人民共和國撰寫的《關於一架中華人民共和國飛機在蒙古人民共和國境內墜毀原因的調查報告》中顯示該機墜毀時並未減速,而是正以500—600公里/小時的高速航行、飛機墜毀時起落架也未放下、著陸燈也未打開。這些都表明飛機不是在迫降時墜毀的,而是在正常飛行時墜毀的。

屬第2種情況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發射對空導彈的程序很複雜,涉及到發射程序的人員眾多,不利於事後的隱瞞,因涉及的人員眾多,事後要殺人滅口,又不讓別人知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此外,屬於第3種請況的可能性也不大,因為指使一個人往飛機上安放定時炸彈難度雖不大,涉及的也只有一個實施安放的人,事後也容易人不知鬼不覺地將他滅口,但事前很難確定飛機起飛的時間,因而無法準確確定定時爆炸物的起爆時間。

筆者認為屬第4種情況即製造延時發生的飛機機械故障的可能性最大。因為指使一個人去實施製造延時機械故障,技術上難度不大,又只涉及一個人,事後易於將其滅口,有利於事後的隱瞞與保密。這從“九·一三”事件發生後不久的一件事可以得到印證。

這年10月份,毛指派周陪同與毛臭味相投的衣索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一起乘飛機去中國南方訪問時,周抵達首都機場後,一向外表上溫文爾稚、從容不迫的周卻顯得心神不寧,而且十分緊張,不斷反覆詢問值勤地勤人員和駕駛員飛機安全檢查前後情況。當周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登機後,也一直心神不安、極度緊張,除一再繼續詢問駕駛員飛機機械檢查方面的情況外,還曾緊張地問道:怎麼沒有看見長江?這不是往國外飛吧?如果不是毛夥同周剛剛通過製造延時機械故障的辦法除掉了毛的心腹大患林,周是不會有如此失常的表現的。因為對毛有深切了解、且與毛一樣陰險精明的周深知林死後,下一個就該輪到他了。所以周十分害怕毛再如法泡製一場延時機械故障將自己置於死地,所以才有登機前後的那些極度緊張和反常的表現。

實際上林彪在出逃之前在北戴河就己經處於軟禁狀態。負責“保衛”林彪的中央警衛團的二大隊以及林的警衛參謀李文普都是毛、周派去監視林彪一家人的。林手下的黃、吳、李、邱自廬山會議批陳伯達之後便處於毛、周的嚴密監控之下。

在這種狀況之下,毛、周本隨時可動用中央警衛團和北京軍區的部隊把林彪一家人和黃、吳、李、邱以及聯合艦隊的主要成員抓起來,像對待劉少奇一樣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由於林彪一伙人的勢力在軍隊中盤根錯節,許多軍區、地方上軍管會的一把手都是林的親信或死黨,毛、周對此不能不有所顧忌。

老奸巨滑的毛、周決定迫使林自己走上“自取滅亡”的道路,不給林的餘黨和其他老乾們留下話柄,給林的親信和死黨造成群龍無首的既成事實,使他們不敢公開站出來與毛、周對抗。

在上述情況之下,按理在9月12日傍晚,也就是毛已回到北京之後(毛是當天下午4點回到北京的),在毛、周已有戒備,林一家和黃、吳、李、邱都處於毛、周的嚴密監控的情況下,林立果是不大可能輕易弄到一架三叉戟飛機從北京飛到山海關機場的。極大的可能是毛、周故意安排這架他們已在它上面做好了手腳的(已派人在該機上製造了延時的機誡故障)三叉戟飛機讓林立果乘它飛到山海關機場(也有可能是在山海關機場做的手腳),以供他們利用這架飛機出逃。

為了促使林一家“出逃”,周還故意在12日晚11時半左右親自打電活給林,查問256號飛機的去處,葉群接的電話,葉知道256號飛機在山海關機場的事瞞不了,就對周說是林因這裡(指北戴河)太冷,想去大連。周假意說:別飛了,不安全。

接著周又對葉說要到北戴河來看林彪。這一著讓林彪一家人慌了神,認為是周要帶人來抓他們,這促使林當即決定:當晚馬上走,否則就來不及了。這樣林一家人和林的幾位死黨便落入了毛、周精心為他們設計的圈套之中。

“九·一三”事件再次顯示了毛(當然還有他的幫凶周)的陰險狡詐、冷漠無情,即使是對一貫忠於自己、幫自己打下“天下”、屢次幫自己打倒對手度過難關、把自己的威望捧上神壇、利用他指揮的軍隊在“文化大革命”中做毛的堅強後盾、為毛穩住“文化大革命”的陣腳、將各級黨政軍的老乾們悉數打倒或制服的“親密戰友”林彪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手軟或憐憫之心,而是毫不留情地痛下殺手,讓緊跟了自己一生的林及其家人拋屍異國他鄉。

“九·一三”事件發生時,當汪東興向毛報告林所乘飛機將從張家口方向飛往內蒙,下面請示要不要派戰機攔截時,毛還假惺惺地對手下說:“林彪還是我們黨的副主席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要阻攔,讓他飛吧。”因為毛知道他和周已讓人在256號飛機上做了手腳,林已必死無疑,何必多此一舉,再下令派戰機攔截,給人留下話柄。

以毛一貫兇狠歹毒的秉性,毛如果沒有在飛機上做手腳,不知道林飛出去將必死無疑,毛是決不會輕易放過林及其家人的。他必定會派戰機攔截林,置林一家於死地而後快。毛的這一段話也從側面印證了他和周早已派人在飛機上做了手腳的判斷。

為了獎賞在“九·一三”事件中周對毛表現出來的忠心。在新成立的取代原林彪系統把持的軍委辦事組的“軍委辦公會議”上,毛對“軍委辦公會議”的成員說:“凡討論重大問題,要請總理參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