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吳侃:揭開五四的面紗露出猙獰

——五四到底是什麼

1919年的五四運動,主要是對外反對“列強不平等待遇”,對內則是表現在方方面面尋求“如何救中國”的愛國運動。但身為中共最高領導的陳獨秀就和秘書毛澤東聯名發出通告,要求各地黨團組織展開“五一”、“五四”、“五五(馬克思生日)”紀念和宣傳活動,強調恢復國權運動、新文化運動,目的在於傳播馬克思主義。(NTD TV)

“五四”在大陸人腦中不是一個新鮮詞,讀過書、上過學的人都知道“五四”,而且,“五四”還作為中國大陸的一個節日存在,這個節日不是中共建政後有的,早在1924年,身為中共最高領導的陳獨秀就和秘書毛澤東聯名發出通告,要求各地黨團組織展開“五一”、“五四”、“五五(馬克思生日)”紀念和宣傳活動,強調恢復國權運動、新文化運動,目的在於傳播馬克思主義。

在大陸,你在百度上搜有關“五四”的話題,就會出來一片類似‘為什麼說五四運動具有徹底的不妥協的反帝反封建的性質?’這樣自問自答的問題,這類問題是在考試題中常有的。那“五四”到底是什麼,它怎麼具有了“反帝反封建的性質”,還是“徹底的不妥協的”。

有個說法,看中國歷史,一定要看第一手材料,看原始材料,不能看近代被這些思想、主義所污染的書籍。中國近代史也是這樣,雖然近代歷史事件本身就帶有各種主義、思想的因素,但看中國近代這些事件,看近代這些歷史,一定要看第一手材料,看原始材料這個原則,你才能看出真實的歷史,看清作者的觀點;否則,你就看不到歷史真相,你會被各種各樣解答所迷惑,甚至是扭曲、虛假的說教,特別是大陸黨文化支撐的應試教育中使用的“中心思想”、“段多大意”,而且還要“領會精神”、“掌握內涵”之類的方法,讓人忘記了去尋找歷史真相,沒有注意事件帶來的影響。“五四”也是一樣。

在百度被標上關於“五四”的最佳答案,用一種循循善誘地解釋告訴你:“那麼五四運動為什麼是一次徹底地反對帝國主義和反對封建主義的愛國運動呢,千萬不要少了愛國兩字。先從五四運動的口號分析,反對帝國主義,口號外爭主權可以反映,反對封建主義,口號內除國賊可以反映,徹底性:從5月4號爆發,到被鎮壓被逮捕,再到成為全國工人商人學生三罷鬥爭,始終沒有放棄,也沒有妥協,一直進行鬥爭到底,你說徹底不!”

這種大陸五毛恬不知恥的功夫。“外爭國權、內懲國賊”,是反帝反封建。這個解釋就是胡扯八道,外爭國權這個口號跟反帝沒有必然關係,內懲國賊也不是反封建,當時的北洋政府,那也是民選的政府,跟封建有什麼關係。

真實的“五四”到底是什麼?怎麼看待“五四”。

“五四”被稱作“五四運動”,當時,北京大學的學生5月1日獲悉巴黎和會拒絕中國要求《廢除中日民四條約說帖》,提出廢除外國在華勢力範圍、撤退外國在華駐軍等七項希望,取消日本強加的“二十一條”及換文的陳述書,遭到拒絕。巴黎和會不顧中國也是戰勝國之一,根據《關於山東之條約》,將之前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學生代表就在北大西齋飯廳召開緊急會議,決定5月3日在北大法科大禮堂舉行全體學生臨時大會。5月3日晚,北京大學學生舉行大會,並決定第二天5月4日星期日在天安門舉行學界之大示威。4日上午,經各校學生代表商定了遊行路線,學生打的旗子,上書“誅賣國賊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還我青島”,“頭可斷青島不可失”,“民國應當判決國賊的運命”,“日本人之孝子孫四大金剛三上將”,“取消‘二十一條’”,“誓死不承認軍事協定”等等,(見《一周中北京的公民大活動》,載於《每日評論》1919年5月11日的第二十一期)從這個旗子上看,其內容並沒有反帝反封建的意思啊。從當時憲兵隊關於五四當日學生遊行路線的詳細記錄:“學生團於午後二時三十分整隊出天安門,折東進東交民巷西口,至美國使館門首,遂被阻止……代表等從事交涉,仍未允通行。後即轉北往富貴街,東行過御河橋,經東長安街南行,經米市大街進石大人衚衕,往南小街進大羊宜賓衚衕,出東口北行,向東至趙家樓曹宅門首。”

學生到東交民巷請求見美國公使芮恩施,但公使不在使館,在學生代表交涉後,給公使留下說帖。說帖內容有:“請求貴公使轉達此意於貴國政府,於和平會議予吾中國以同情之援助。謹祝大美國萬歲,貴公使萬歲,大中華民國萬歲,世界永久和平萬歲!北京專門以上學校學生一萬一千五百人謹具”

這樣看來,遊行目的之一是來請求美國幫助解決主權問題,這哪有反帝的意思,不止是說貼中提到“貴公使萬歲”,有文章講,當時學生“在美使署前連呼‘大美國萬歲!威大總統萬歲!大中華民國萬歲!世界永久和平萬歲!’”“貴公使萬歲”,“威大總統萬歲!”這都是極具封建色彩了,哪有什麼反封建的意思呢。這個說貼是事先商定好的,而且不只是代表這三千多遊行學生,是代表以上參加遊行學校一萬一千五百人。

那為什麼一個爭取主權問題的遊行,要被說成“反帝反封建”的運動了,有人說這個反帝反封建的調子是毛澤東定的,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提到:“五四運動的傑出的歷史意義,在於它帶著為辛亥革命還不曾有的姿態,這就是徹底地不妥協地反帝國主義和徹底地不妥協地反封建主義。”“‘五四’運動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始”。這個關於“五四”的說法不只是毛澤東提,毛澤東發揚了李大釗的“反帝”言論。李大釗在1924年“五四”紀念日就提到“這是中國全國學生膺懲中國賣國賊的紀念日,是中國全國學生對於帝國主義行總攻擊的紀念日,亦即是被壓迫的民眾向壓迫的國家抗爭自由的紀念日,這是國民的學生的日子。我們在今天應該把國際帝國主義侵略我們的痛史,細數從頭,把五四運動的精神,牢牢記住,誓要恢復國家的主權,洗清民族的恥辱。”(原載《北大經濟學會半月刊》,第24期,1924年5月1日)把一個本打算依靠美英法斡旋,爭取主權的事被共產黨編成“反帝反封建”了呢?

這個就要從立場和動機看,首先,中共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賣國組織,所以,其成員都是有這種思想的,主權問題根本不是他們考慮的問題,查一下五四時期,中共這些早期領導人陳獨秀、李大釗、毛澤東的言論,沒有怎麼關心這個主權問題的,都是借這個問題提出無政府主義,發泄對社會的仇恨。毛澤東在1920年9月在長沙《大公報》發表文章《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主張湖南獨立,主張各省獨立。毛澤東在當時發表多篇反對統一,要求各省獨立的文章,呼籲“湖南的事應由全體湖南人民自決之”。別說山東問題,就是國家主權也算不上什麼。

李大釗在自己供詞中就承認,自己是一個蘇俄間諜。一個充當外國間諜去談愛國,那不是笑話,他愛什麼國。共產黨人一直宣稱他們的祖國是蘇維埃,無產階級沒有祖國。所以談中國主權問題,他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好,因為沒有這個概念。

為什麼要扯上“反帝”呢?一方面掩蓋他們沒有國家主權概念。另一方面,共產黨的教義,反帝就是要消滅階級,同時維護蘇俄共產政權,這是中共的綱領。

還有些人為了維護“五四”,甚至辯稱廣義的“五四”和狹義的“五四”,稱廣義的“五四”是一個時期,而且出現了劃分時期不同的“五四”。無論是怎麼劃分的時期,就是北洋政府時期(或叫民國北京政府)。仔細分析現在宣傳的“五四”時期的那些人物,其見解、主張、認識都是南轅北轍,根本不可能成為共同目標。為什麼叫“五四”呢?

有人說“五四”,新文化運動高舉民主和科學兩面大旗。那就更是瞎說了。北洋政府時期跟今天中共不同,今天中共知道什麼是民主,但害怕民主,那時北洋政府想實行民主,但不知道什麼是民主。以至於在場警察看到學生打人、砸東西都沒有阻止,只在學生四處縱火時,才開始阻止。火燒趙家樓,打人、砸毀東西的暴力事件發生後,依法懲治的呼聲被那些說學生行為是愛國之聲給淹沒。雖然章宗祥仍處在危險期,但章宗祥的妻子出面代替章宗祥具呈保釋這些被抓學生,曹汝霖自家被燒還要為被抓學生求情,蔡元培以辭去校長來威脅,而且各方都在給政府施壓。以愛國的名義實行暴徒之事,把暴徒當成愛國,對暴行進行縱容。

新文化運動就是使用這種似是而非的、概念不清的辭彙來充斥文化,不僅從風格上讓人揚棄傳統古文,還大量使用外來詞來混淆、偷換概念,對那時的人來說,大家是從滿清過來的,即使推翻了滿清王朝到了民國,很多人也很難理解“封建”的危害,王朝滅了就滅了,五千年歷史上朝代更替早就有了,但這個社會沒有變,怎麼喊“反封建”,封建的毒害,人們還是很難看到,人們不知道那個社會有什麼不好,朝代變了,社會還是一樣,因為人還是那時的人,文化還在傳承,文化帶有道德的內涵,對文化的攻擊,就要改變人的道德觀念,人們很難接受。

那些新文化運動的人就想個辦法,標新立異,用外來的辭彙,這些舶來品,而且很多辭彙翻譯的也很粗糙,概念也不清晰,加上一知半解,組成的生硬的新辭彙來談。這不像傳統文化,接受過傳統教育的人長期接觸傳統文化,能分辨你講的東西好壞,而這些舶來的外來辭彙,加上生硬的、一知半解、半文半白的組詞,人們一下還很難理解這些詞的真正概念、內涵,傳統文人很難說清這些生硬的、概念不清晰的辭彙,就沒法辯論。加上那時外強內弱,這些新文化運動者又是以要強國的立場來推行這些舶來品,如告訴人:宗法家族制度是專制主義,封建等級制度的危害,人們不知道什麼是專制主義,對封建危害是什麼不知道,被這些攻擊的詞弄得不知所措,本來國家就被這些列強打得焦頭爛額,加上這種說法,人們不知道哪個好。所以,傳統文化只能受到這些人的攻擊,而沒有辦法反駁。魯迅甚至借瘋子的口來說,“仁義道德”就是吃人。又用這些來教授學生,所以,教出來都是這種喪失傳統文化的認識,人們就開始追逐這些東西。

典型例子就是裹小腳被說成是封建理解對婦女的束縛和摧殘,可是在中國幾千年歷史中,女人裹小腳只是裡面一段很短的時間,而且在今天看,用社會常識也知道,現在非洲有的部落還是穿鼻子,巴東族女子還在脖子上套上圈,把脖子箍得長長的,現在沒有人說是封建,沒有人說那是丑,而是說那是習慣,民族習俗。只說是習俗、審美。但在大陸今天在談到中國女性裹腳這個事,人要說那是愚昧、是吃人禮節對婦女的束縛和殘害。

新文化運動那些人為什麼要拿這個來說事呢,除了不知道用什麼攻擊傳統文化習俗,還在利用這個帶有挑撥是非的意思。說女人要解放,女人受壓迫,怎麼受壓迫了,有三從四德的約束,要放棄,放棄什麼,就是裹小腳,只要婦女放棄裹小腳嗎?當然不是,過去娶妾還得娶,可這連娶都不需要直接就同居。這叫婦女解放。從嚴復到魯迅,陳獨秀,大批新文化運動的人都是這樣,胡適都沒能逃脫。如果不以新文化的名義,在當時社會道德是不能接受的。

打著新文化運動,以思想解放的名義來做這一切,中共當然看見了,中共早期領導也看到了,陳獨秀曾說:“……那舊人物是不用說了,就是咕咕叫的青年學生,也把《新青年》看作一種邪說、怪物,離經叛道的異端,非聖非法的叛逆。”(陳獨秀《本志罪案之答辯書》,載《新青年》6卷1號,1919年1月15日)這也就是毛澤東為什麼在“反帝”同時,要扯上“反封建”,是為了達到砸爛一切舊的社會制度,那中國的社會幾千年的文化就是共產黨最大的敵人。

他們已經看到那時受到傳統文化熏陶的人對於打著“新文化運動”名目推行的東西的抵抗,傳統的倫理教育,使人不能接受這些異端邪說。所以,它們就要讓人跟傳統文化進行最徹底地決裂,這是為什麼一直到現在中共對傳統文化都進行毀滅。

到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大陸大學期刊還在很自豪的談,縱觀人類歷史,沒有哪個民族對自己的文化進行這樣徹底地批判。悲哀!把自己民族文化毀掉了還當作一件興奮、高興地事。在大陸,從“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受過近代教育的人對傳統文化的了解,就是這種扭曲的、編造的認識。

中國歷史上一直有儒生請願,西漢博士弟子為營救入獄的司隸校尉鮑宣,率千餘太學生伏闕。近代也有公車上書。另外,1905年民眾為聲援廢除《限禁來美華工保護寓美華人條約》要求,開始抵制美貨,1908年3月,因日本二辰丸事件,日方逼清政府賠禮,引發民眾抗議,廣州的粵商自治會組織進行抵制日貨行動。這些都是愛國行為,中共為什麼不提大力宣傳這些愛國行為呢?一方面,那些都是中共要批判的滿清王朝,打成封建、屬於反動的,絕不能用;而且,日本二辰丸本身就是給推翻滿清的革命黨運的武器。

在民國時期,“五四”並不是第一次學生愛國遊行,在之前還有,規模比較大的有1918年,各大城市學生舉行反對中日秘密軍事協定的遊行請願。中共為什麼不宣傳這些愛國學生遊行,而如此推崇“五四”呢?因為那些遊行、請願行為沒有出現暴力事件,沒有出現警察抓人。為什麼之前遊行警察沒有抓人,“五四”開始抓人呢?因為警察抓的不是遊行學生,是那些打人、砸毀物品、放火燒民宅的暴徒。

在當時,公開為暴徒唱讚歌,陳獨秀說五四特有的精神是(一)直接行動;(二)犧牲的精神。什麼事直接行動,就是暴徒去燒、去砸、去打人,什麼是犧牲的精神,就是不怕坐牢的暴徒。打著愛國的名義干暴徒的惡行,全社會還接受了,這就是共產黨發動暴民的需要。那些為首的放火打砸的人後來很多都成了漢奸和共產黨徒。

那時的媒體以言論自由的名義縱容這些,那時人們已經開始模糊了善惡的概念,沒有好壞之分了。試想,今天ISIS的恐怖行為,製造爆炸、殺人縱火時,如果也有人唱讚歌,那今天的社會是怎麼對待,一定是當恐怖分子一夥的。可面對五四如此凶殘的場面,當有人在唱讚歌,大家聽得還很興奮,激動,不停叫好,這是這個社會的悲哀。

顧炎武在《日知錄》中有:“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

中國淪陷到今天,“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罪孽之大不可不說。這也是一百年來中國的不幸,直到今天還在延續著這種不幸,痛苦。為什麼至今仍高調宣傳,因為這種暴力是共產黨需要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