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震撼 華為要癱 谷歌中止合作 亞洲晶元商或跟進 被封殺後 華為最害怕什麼

在美國川普政府封殺華為後,華為產品的軟硬體供應商都出現斷供現象。19日知情人士透露,谷歌已中止與華為的業務往來。此舉將嚴重打擊華為智能手機在海外市場的運營。另有消息指,美國高通公司及科沃公司等主要的晶元供應商已於周五(17日)停止對華為的出貨,其它美國公司也將跟進。日媒指,華為擔心亞洲晶元供應商中止發貨,請這些業者繼續供貨。

谷歌

在美國川普政府封殺華為後,華為產品的軟硬體供應商都出現斷供現象。19日知情人士透露,谷歌已中止與華為的業務往來。此舉將嚴重打擊華為智能手機在海外市場的運營。另有消息指,美國高通公司及科沃公司等主要的晶元供應商已於周五(17日)停止對華為的出貨,其它美國公司也將跟進。日媒指,華為擔心亞洲晶元供應商中止發貨,請這些業者繼續供貨。

谷歌終止與華為的商業往來

川普政府把華為公司列入“實體名單”後,谷歌公司已經停止與華為公司的商業往來。

美國之音援引路透社19日報道說,這些商業往來包括需要硬體和軟體轉讓與提供技術服務的商業,但可以通過公開資源獲取的服務除外。

這會對華為在中國以外的智能手機業務產生影響,因為會無法獲得谷歌安卓操作系統的更新;華為使用安卓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也無法享受谷歌公司受歡迎的Google Play商店、 Gmail電郵、YouTube視頻以及Chrome瀏覽器服務。

路透社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話說,“華為只能使用公共類型的安卓操作系統,無法使用業主所有的應用軟體和谷歌提供的服務”。

谷歌還將停止向華為提供涉及業主所有應用軟體和未來服務的技術支持和合作。但能夠進入谷歌Play Store的華為手機的現有用戶依然可以下載谷歌提供的應用軟體更新。

谷歌行動的衝擊程度和範圍

報道說,谷歌的行動對中國境內的影響不大,因為大部分谷歌的無線應用都被禁止,由騰訊和百度等國內競爭商取代。但華為在歐洲的手機業務可能受到很大的衝擊。

數據資訊中心CCS Insight負責研發的副總裁布雷博說,“智能手機製造商如果要在歐洲等地保持競爭力,那些應用軟體就十分重要”。

川普總統5月15日簽署行政令,禁止美國電信商使用威脅國家安全的外國電信網路設備和服務,中共兩大電信企業華為和中興通訊將受到影響。

華為

直接或間接對華為的出口均受規範

知情人士透露,美國高通公司及科沃公司等主要的晶元供應商已於周五(17日)暫停對華為的出貨,其它美國公司也將跟進。

大紀元編譯報導,華盛頓Akin Gump Strauss Hauer&Feld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前美國助理商務部長凱文‧沃爾夫說,依照美國出口管制規定,在美國製造的任何東西,以及在外國製造、包含相當成分的美國管制物質的東西,都屬於管制範圍。

“簡而言之,凡是出口到華為的東西,都必須要有許可證。”沃爾夫說,“此外,出口管制範圍包括直接或間接對華為的出口,因此,如果通過某公司向華為出售包括美國管制物品的東西,也會被認為是違反規定。”

華為亞洲供應商未來或中斷髮貨

《日經新聞》引述知情人士的話報導說,在被美國列入出口黑名單後,華為擔心亞洲晶元供應商中止發貨,請該等業者繼續供貨。

華為生產移動和網路核心處理器最重要的晶元來源之一台灣積體電路公司表示,該公司目前暫時不會中斷對華為的供貨,但是將持續評估美國封殺華為可能帶來的影響。

“我們已經建立一個複雜的出口管制合規系統”,台積電發言人伊麗莎白‧孫說,“目前根據該系統的數據,我們暫時沒有改變(對華為的供貨)。”

不過,台積電暗示,如果未來該合規系統的評估得出不同的結論,它可能暫停銷售晶元給華為。

全球第二大NAND快閃晶元供應商“東芝記憶體公司”表示,正在研究美國監管細節,但拒絕透露其產品是否包含美國技術。

華為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和筆記本電腦等屏幕顯示器的供應商群創光電錶示,該公司目前對華為的出貨時間表暫時不變,不過高管已進行內部討論,也將與華為討論,目前尚難斷定華為被列入出口黑名單的影響範圍。“日本顯示器公司”亦稱,尚不確定該美國措施的影響程度。

知情人士透露,這些華為的亞洲供應商正在仔細審查他們的軟體、知識產權、工具,以及材料等,是否使用來自美國的技術,以避免違反美國對華為的限制規定。

美國為何防堵:華為與中共勾結

美國政府(特別是情報機構)十幾年來非常關注華為與中共勾結髮展技術,為中共從事間諜活動。

前國土安全部部長邁克爾‧切爾托夫指出,華為與中共之間建立合作關係,不顧傳統風險問題的原因有二:網路設備是美國基礎設施不可或缺的工具,以及該設備可以通過未來的補丁或更新進行更改。

“這就是主要的區別,不僅僅是檢查設備和軟體而已。”現任Chertoff Group諮詢公司負責人的切爾托夫說,“一旦在網路中安裝了一些東西,後續就會有更新、補丁,及修復,所有的這些步驟都是創造影響整個系統的機會。”

“這意味著它並非只是關於設備及其風險的問題,而是要考慮這個設備和製造它的國家的整體問題。”他說。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