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在廬山會議上的卑劣把戲

毛在“大躍進”期間的胡作非為召致黨內外諸多人土的不滿,面對這一狀況,毛不是反省自己、改弦易轍、痛改前非。而是採取諉過於人、轉移視線的方式來推卸責任。

在一九五九年七月二日至八月十六日中共為糾正一九五八年的極左路線而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和八屆八中全會上,毛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好大喜功、胡作非為給大陸社會和民眾造成的嚴重損失和巨大災難,已經危及他在黨內和民眾中的威望,以及他的絕對領導地位。

於是毛以彭德懷的“萬言書”為借口,轉移會議方向,把這次會議的方向由反左傾冒進轉變為反右傾。把矛頭對準以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為首的所謂“反黨集團”(其中還包括李銳、周惠…等人)。當毛把彭給他私人的意見書翻印分發給與會代表時,許多代表都認同並附和彭德懷的意見,這令毛大為不滿,毛通過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找彭談話,對彭施加壓力脅迫、誘騙彭在大會上作檢討。

毛在大會上大發淫威,作了語氣嚴厲、措詞尖銳的發言,指責彭給他的私人信件是“向黨(也就是毛,毛一向把自己當作黨、當作國家)挑戰的萬言書”。誣稱彭是漏網的高(崗)饒(漱石)反黨集團的成員、裡通外國、組織軍事俱樂部企圖篡黨奪權。

毛在彭違心地作檢討之後,對與會代表施壓說:彭自己都承認了,作了檢討,你們還不敢檢舉揭發批判?與會代表在毛的威壓之下,紛紛改變原來支持彭的意見書的態度,轉而不惜捏造事實對彭進行無端的攻擊,甚至辱罵以表示與彭劃清界線,以此來顯示自己對毛的忠誠以求自保。其中以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賀龍、林彪等最為積極,最為賣力。

毛在會上實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辦法,把凡是贊同彭的觀點的人都算作以彭為首的反黨集團的成員,組織代表進行打擊批判,結果政治局委員張聞天、總參謀長黃克誠、湖南省委書記周小舟、毛的前秘書李銳、湖南省委副書記周惠等均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北京軍區政委鍾偉因大聲為攻擊彭的一項罪名辯解,竟被毛命人當場將其逮捕,被關監獄廿年,直至彭平反後才被放出來。

由於毛牢牢地掌控了軍隊、情報(實為特務)、治安系統,對於一個共產極權政權而言,誰掌握了這些,就等於掌握了一切、掌握了他手下任何一個人生殺予奪的大權。廬山會議的與會代表對此都心知肚明,這些代表都是多年以來跟隨毛打江山的人,對毛的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翻臉不認人都多有耳聞,其中許多代表還親身領教過。毛在大會上措詞嚴厲的發言,和當場逮捕敢於大聲為彭申辯的北京軍區政委鍾偉,成功地震懾了與會的每一位代表,甚至也包括在毛的這場殺雞教猴的卑劣把戲中被當作“雞”的“彭黃張周反黨集團”的成員在內。他們都被迫違心地對自己根本不存在的“反黨、反毛罪行”無限上綱,作出深刻檢討(儘管如此他們還是難逃被罷官、被貶謫的厄運)。

就這樣,在廬山會議上毛依靠自己掌控的暴力工具(軍隊、公安、情報特務系統)和卑劣狡詐的無恥手段,以及在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賀龍、林彪、陳毅…等中央主要領導人的支持之下,不僅成功地度過了因自己的好大喜功,和胡作非為而帶來的信任危機。而且還強化了毛在國內、黨內、軍內的絕對領導地位(這為以後毛利用自己的絕對領導地位、自己掌控的暴力工具和被以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林彪、賀龍、陳毅、彭真…等為首的中共各級領導人吹捧起來的“絕對威望”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埋下了伏筆)。

本來以糾“左”,即糾正毛瘋狂的極左路線給國家、民眾造成的巨大災難為目標的中共八屆八中全會(世稱“廬山會議”),不僅沒有糾正一九五八年以來“大躍進”、“三面紅旗”的錯誤和所造成的巨大災難,會議公報反而還強調要繼續高舉“三面紅旗的偉大旗幟”在毛的“英明”領導下繼續向共產主義前進。公報還宣稱成績是巨大的,缺點和錯誤是暫時的、小小的;成績與錯誤相比是九個指頭與一個指頭之比。繼續高舉“三面紅旗”極左路線的結果是造成廬山會認後的一九五九年下半年、一九六〇年、一九六一年國民經濟情況進一步惡化、比例進一步失調、物資供應更加困難、因飢餓而死亡的人數劇增的主要原因。“廬山會議”也是造成一九五九、一九六〇、一九六一這三年餓死四千多萬人的重要原因之一。

對於“大躍進”、“三面紅旗”造成的惡果和巨大災難,毛自己也清楚,為便於推卸責任,把自己隱藏在幕後操控一切(此外,毛也不想把時間精力消耗在國家元首不可推卸的迎來送往等禮儀上),毛在“廬山會議”召開之前的一九五九年四月廿七日召開的全國第2屆人大第一次會議上辭去了國家主席的虛職。改“選”劉少奇為國家主席。毛仍保留黨主席和他更看重的中央軍委主席這兩個掌握黨政軍實權的職位。老奸巨滑的毛這樣一來就可把所取得的一切成績歸功於處在幕後的自己的英明領導,而把所有的缺點、錯誤都推給站在前台的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陳雲…這些人身上。

毛把它辭去國家主席一事在國內外大肆宣揚,以在國內外諸多不明真像的人士面前博取“不戀權”的虛名。毛在“廬山會議”上和會後就是玩的這一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